筆趣閣 > 抗戰之英雄血 >第99章誠意十足的‘年貨’

    跟胡彪接觸過的人都知道,若有急事想聯絡到胡彪,只能通過發送電報的方式。至于私下會晤,很多時候都是胡彪邀請。想掌握胡彪的行蹤,除非是跟在他身邊的人。
    視察過位于北方也是最后的棗莊根據地,胡彪跟八路軍方面徹夜交談。第二天一早,送走前來會晤的相關人員,自己也帶著隨行的警衛排,很快離開了棗莊境內。
    這種情況下,即便有人向日軍通風報信,只怕小鬼子還沒來的及派兵做出相應的部署,胡彪早就走的沒影。再想追蹤到胡彪的去向,其難度可想而知。
    雖然胡彪也想去北方走一走轉一轉,看看那座未來的首府之城。可胡彪非常清楚,如今的首府之城,也在小鬼子的掌控之中。去那邊,也存在一定的風險。
    相比之下,此時沿途視察各游擊區,雖然也處于日軍占領的地盤內。可真碰到什么意外,僅憑隨行的部隊無法解決,胡彪也能在短時間內,調集周邊的部隊來援。
    至少在胡彪看來,他漸漸理解職位越高,責任越大的道理。換做以前,他想去那里都不怕。現在雖然也不怕,可部下會擔心。真出點什么意外,后果難以想象。
    誰都清楚,狼軍少了誰都能繼續運轉,唯有不能少了胡彪這位狼頭。狼無頭,又如何縱橫山野,笑傲叢林呢?不怕,也不意味什么事情都能由著自己性子來!
    就在胡彪離開棗莊根據地的三天后,同在棗莊的八路軍游擊區,也來了一支精銳的八路軍主力部隊。這支部隊抵達后,很快在聯絡員的帶領下,抵達附近一座山谷。
    看著正在山谷內執勤的部隊,奉命而來的八路軍官兵,多少覺得有些好奇。原因很簡單,這些穿著百姓服飾的戰士,看上去都應該是精銳,卻又跟他們不一樣。
    進山谷前,負責帶隊的林定遠表情也很嚴肅道:“跟戰士們交待清楚,不要隨意跟對方接觸,更不要隨意打聽對方是誰。執行好此次的護送任務,你們就算立功了!”
    “是,團長!”
    想起前番跟胡彪的私下會面,再想到部隊首長的囑咐,林定遠心里非常清楚,他一個作戰參謀能晉升為現在的主力團長,應該跟他是胡彪的二舅子有很大關系。
    雖然不想承認,可林定遠心里清楚,胡彪很給他這位二舅子面子。那怕此次接收物資的任務,也是胡彪主動給他攬下,希望由其押送前往總部那邊的。
    看著堆放在山谷的木箱,還有一眼便能看到的數門火炮,跟著過來接收物資的軍官,也很欣喜的道:“團長,這些火炮都是咱們的?”
    “少做夢!這些火炮,都要移交給總部。不過,咱們縱隊也能分到一些。至于咱們團,應該能組織一個炮兵連了。這其中的迫擊炮跟步兵炮,我們也能分幾門!”
    “真的!那也行啊!有了炮兵連,往后咱們跟小鬼子打起來,也有炮火支援了!”
    做為一線作戰部隊的軍官,他們比誰都清楚火炮的重要性。可惜的是,八路軍的很多裝備,都只能通過戰場繳獲。偶爾繳獲到火炮,大多也需要上交。
    至少很多團級作戰部隊,都無法組建直屬的炮兵部隊。唯有旅一級的作戰單位,才有直屬的炮兵。越是缺少,軍官們越是渴望。現在看到這么多火炮,又豈能不動心!
    正如很多跟胡彪接觸過的將領而言,胡彪是個很大方的人。原本這次,胡彪只想跟林定遠見一面,結果徐姓首長不請自來,代表八路軍跟胡彪進行會晤。
    等會晤結束,胡彪也很直接的道:“這次行程有些緊,送你們離開后,我也會離開棗莊。馬上過年了,為感謝這段時間以來的友好合作,我也給你們準備了一份年貨。
    過兩天,你們派人過來接收就行。至于那些年貨如何分配,那我可管不了。只是有些年貨,希望你們能代為轉交給朱老總以及延安那邊的幾位首長。
    我知道,你們八路軍講究艱苦樸素,可馬上要過年,總要置辦身新衣服,吃頓好的吧?那些年貨跟物資,就勞煩你們代為送過去,也算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
    “謝謝!雖然老是白拿你的東西,多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我們八路軍的情況,相信胡先生也知道。這份心意,我代老總跟延安的首長們,先跟你說聲謝了!”
    只是令林定遠沒想到的是,所謂的年貨竟然會有一批八路軍最欠缺的火炮。除了適合團級作戰部隊的輕型火炮外,連七五口徑的山炮,胡彪也準備了十門。
    雖然轉移這些火炮比較費時費力,可前來接收物資的官兵已經決定,就算人抬肩扛,也要把這些山炮搬回部隊。這些山炮,想來都會留在縱隊這邊。
    畢竟,要將相對笨重的山炮,轉移到幾百里之外的總部那邊,沿途被日軍發覺的機率很高。一旦被日軍發現,肯定會展開攔截。到時這些山炮,想保住都難。
    相比之下,那些迫擊炮跟步兵炮,大多都能拆分組裝。只要有足夠的人手,小心避開有日軍盤查的地方,想來都能安全送抵總部。這一點,總部應該也知道。
    除了火炮外,日軍裝備的輕重機槍也有不少,外加三百支湯姆遜沖鋒槍。開箱查看這些武器的軍官們,看到這些武器時,大多都覺得要是全歸自己團所有,那就太好了!
    拋開這些給部隊的武器彈藥,其余幾個木箱中裝的東西,則是真正的年貨。煙酒自不用說,那都是胡彪給總部那些首長準備的,還有一些生活用品。
    最令林定遠意外的,還是在這批所謂的年貨當中,竟然還有十部嶄新的電臺。雖說八路軍一直有跟胡彪合作采購電臺,可每部電臺的價格,確實不便宜。
    加上如今八路軍擴充部隊的速度很高,即便早前有人覺得,可以把電臺裝備團一級的作戰部隊。結果采購電臺的數量,依舊無法滿足所有主力團的電臺需求。
    現在有了十部新的電臺,相信又有十個新編主力團,都能配備電臺。做為主力團長,林定遠非常清楚,一部電臺對于團級作戰部隊而言確實很重要。
    尤其那些距離旅部或縱隊較遠的團級作戰部隊,有什么作戰任務,都只能依靠騎馬通知。這種通信方式,無疑會給作戰帶來重大損失。有電臺,就能及時聯絡溝通了!
    “好東西!這十部電臺,一定要妥善保管!”
    “是,團長!”
    清點完清單上移交的物資,負責跟林定遠接觸的游擊隊長也笑著道:“林團長,這清單上的東西,我可一件沒少。你簽個字,到時我好跟支隊長匯報!”
    “謝謝!麻煩你們了!”
    “沒事!雖然這些武器裝備,我看的也有些眼紅。可我知道,你們八路軍比我們更需要這些武器彈藥。只希望,往后我們有什么難處,你們能及時伸出援手啊!”
    “這是自然!咱們都是抗日的部隊,真有需要時,我們一定全力相助!”
    對很多身處敵后的八路軍而言,在跟其它友軍配合作戰時,往往都需要格外小心謹慎一些。而在齊魯這邊,八路軍卻樂意跟胡彪麾下的部隊合作。
    一來分配戰利品的時候,雙方都能提前商量好。二來配合時,彼此都真誠合作。相比其它的所謂友軍,合作起來總覺得很別扭,甚至還要多長幾個心眼。
    拿著這份清單,通知部隊開始將物資運走的林定遠,也很清楚這批物資的重要性。即便沒親自過來的徐姓首長,看到這份清單也直言道:“這家伙,真大氣啊!”
    拋開這批物資的價值不說,單單胡彪的這份心意,就足以令很多人為之欽佩。先不管胡彪究竟有何企圖,至少合作至今,八路軍也沒發現胡彪提過什么無理的要求。
    總之,接到齊魯縱隊這邊發來的電報,遠在晉西北的老總們,以及身在延安的幾位首長,都覺得胡彪是個好人,而且是個非常大氣的好人。
    唯一覺得有些可惜的,或許就是八路軍釋放過善意,希望胡彪加入,結果胡彪卻委婉推辭。事實上,在很多了解胡彪的人看來,胡彪不加入也沒什么不對。
    如今的胡彪,已經是國民政府任命的少將。到了八路軍這邊,又應該給他什么職務呢?就算胡彪愿意加入,他手下那些大多國軍戰俘出身的部下,又是否愿意加入呢?
    總之,以胡彪目前擁有的實力,確實不好談加入的事。能保持現在這種合作,也未嘗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至于將來,那也只能留待將來再說!
    關于這些議論,幾乎每天都在趕路的胡彪,自然也是不太清楚。對胡彪而言,做為后世的軍人,他很敬重這些抗日元勛,也希望盡自己的一份力。
    八路軍若能多一些實力,未來應對小鬼子圍剿時,便能多一分反擊跟自衛的能力。只要這些武器裝備,都能用到抗日的事情上,那胡彪就覺得值。
    現階段,北方淪陷區的敵后抗日戰場,幾乎隨處可見八路軍的身影。無暇顧及北方的胡彪,也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希望八路軍能替北方的老百姓,多消滅一些小鬼子了!
    :。: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