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帶著仙門混北歐 >497新式喪葬
    陳松的話說出來后,周圍的人紛紛哈哈大笑,連沉穩的布魯斯老爺子都忍俊不禁。
    但這終究是葬禮,笑一笑不要緊,這么肆無忌憚的笑可就不合適了。
    陳松趕緊跟眾人拉開距離,萬一待會主人家看他們不爽要來揍他們,那他可不愿意跟著倒霉。
    本來他就是在心里這么吐槽,結果主人家還真有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不過走來后沒發火,而是對布魯斯說道:“托佛先生,麻煩你去幫個忙行嗎我們遇到了麻煩。文斯,你也一起來一趟好嗎”
    布魯斯摘掉皮手套說道:“樂意效勞,小德,怎么了”
    名叫小德的漢子一點不小,是一條身高一米九的壯漢,他陰沉著臉說道:“還不是那些奸商,這狗娘養的,他們不愿意全額賠付喪葬險。”
    北歐保險業很發達,事實上保險最初就是誕生于歐洲的船運行業,冰島靠海吃飯,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引進了這項業務。
    所以必須得說,冰島的保險業發展的很規范,它屬于金融行業的一種,保險從業者跟股票經紀人之類工作性質很接近。
    喪葬險是冰島眾多保險中的一種,它很常見,當地人從二十來歲開始交保險,然后就會繳納這份保險,持續數十年,最終保險人去世,公司會進行理賠,差不多要負責葬禮花費。
    但世界奸商是一家,保險公司遇到漏洞后肯定不會放過,這次前來處理喪葬險的保險理賠員就抓住了漏洞。
    根據保險規定,投保人自然死亡后家屬要第一時間通知保險公司進行備案,同時保險公司會聯系當地警察去核實信息。
    這次雪災影響了冰島脆弱的通訊,兩位逝者的家屬都沒能第一時間通知保險公司,保險公司沒有拿到第一手消息。
    為什么這個第一手消息如此重要呢因為這又牽扯到一個花費問題。
    冰島的殯儀館和喪葬業幾乎全被保險公司給控制著,接到投保人去世信息后他們要合理安排喪葬工作,如果不能提前安排而是臨時安排,會多出不少不必要的開支。
    沒辦法,冰島人少,人工費很貴。
    現在保險理賠員就用這點來跟他們扯皮,兩家人很生氣,圍住了理賠員在那里嚷嚷。
    理賠員不怕,他長得人高馬大,陳松看他不像是個金融從業者倒像是個運動員。
    實際上陳松還真猜對了,這漢子是退役的拳擊手,作風很粗魯,他不怕家屬們打他,因為他自信家屬們打不過他。
    小德把陳松叫來就是讓他來做武力依靠的,全流螢鎮都知道陳松是東方武術高手。
    面對憤怒的指責,理賠員保持冷靜:“各位請隔著我遠點,別侮辱我,我建議你們說話聲音小點。你們最好別動手,否則我發誓我會自衛,那時候事情可能就比較麻煩了。”
    “你會自衛來啊,那我們來干啊,不過你給自己買了喪葬險嗎是你們這個奸商公司的產品嗎可別死了以后沒人給你家賠錢。”一名青年家屬怒道。
    理賠員死死的盯著他說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伙計,但你說話應該注意點,否則你的嘴巴會讓你成為悲劇。”
    布魯斯走來說道:“這位先生,我想我們有什么事應該協商解決,而不是用語言暴力來恐嚇我們弱勢群體。”
    理賠員說道:“我愿意協商解決,是你們不愿意”
    “你說只賠付保額的一半,這讓我們怎么愿意”小德說道。
    亞歷克斯牧師搖頭道:“難怪你們公司名聲那么差,原來外界流傳的信息沒錯,你們是一家流氓公司。”
    陳松忍不住問道:“既然這樣,那你們干嘛還買他家的產品”
    亞歷克斯無奈的低聲說道:“因為他們家的保費最低,文斯,我們沒錢,我們跟你不一樣。”
    陳松又問道:“那能不能先辦理葬禮這在葬禮上為了錢吵架,影響不太好吧”
    “我們就是要把這件事的影響擴大化,可惜沒有媒體。”小德說道。
    陳松服了,他理解不了冰島人的腦回路。
    當然他不用動腦,待會一旦起了沖突他負責動手就行。
    看現場雙方的情緒越激動,他就伸手摁住了理賠員肩膀把他摁坐下,說道:“你們都冷靜點,好好談談。”
    理賠員想甩開他,結果肩膀跟被山壓住一樣,動彈不得。
    這讓他大為駭然,陳松展示出來的力量讓他難以置信。
    作為曾經的專業運動員他意識到了陳松的厲害,坐下后態度倒是緩和了許多。
    見此陳松就先掏出支票寫了個數字遞給理賠員,這讓所有人都滿頭霧水,理賠員更是直言道:“抱歉先生,賄賂我可沒用。”
    陳松搖頭道:“這錢不是賄賂你的,這是給你的醫藥費,提前先給你準備好。”
    理賠員嚇尿了。
    沖突沒那么容易出現,布魯斯的手腕很圓滑,他將這件事里的矛盾轉移到了冰島電信公司,當場以律師的名義給電信公司打電話投訴他們并且聲稱會起訴他們。
    布魯斯的起訴可不是耽誤打通報電話那么簡單,他將兩位老人的死亡責任推給了救援不及時,而救護車為什么遲遲不到因為小鎮通訊信號當時有問題,導致聯系不上救護車和醫院。
    電信公司幫他們處理了這件事,十幾分鐘后理賠員收到了公司的電話,公司安排他按照合同規定來賠償金額。
    理賠員很詫異,電信公司這么好說話了
    老爺子笑而不語,他是用陳松的第一皇家俱樂部會員身份打的電話,這俱樂部跟北歐多數大公司有業務活動。
    事情圓滿解決,理賠員將支票交給他們后帶著合同離開,恰好這時候葬禮也差不多該舉行了。
    前來參加葬禮的人依次進入教堂坐下,亞歷克斯牧師肅穆的開始主持葬禮,他先誦讀追思文,家屬代表隨后上去致以追思詞,還有唱詩班頌唱哀詩,最后全體默哀,送走棺材。
    陳松在參加亞歷克斯牧師家的party時候看過鎮上的墓地,這次兩位老人卻不是埋葬在這墓地中,他們兩人生前都加入了生態墓地項目,這次會埋進生態墓地中。
    生態墓地在北歐比較流行,是一種環保的喪葬模式,死者軀體不再穿衣服,而是用自然纖維包裹。
    當然,他們身軀肯定不能用化學香料防腐劑之類的東西,所用棺槨也是采用未加工過的木材制作,墓室就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大坑,位置隱秘,不特意去尋找很難發現。
    這種喪葬模式自然是為了保護環境,陳松覺得挺好的,清雅的環境也方便家人前去憑吊寄哀思。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十一运夺金常中技巧 河北快3开奖统计 新浪股票 江西快3稳赚技巧 长期投资的股票 七星彩历史开奖号码 云南省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爱股票平台的会员靠谱吗 吉林快3大小怎么预测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还是利空 安徽快三计划 股票下跌的原因 平特一肖资料免费管家婆 股票趋势分析k线下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