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帶著仙門混北歐 >498藝術節

  正文卷498.藝術節雖然說教徒們對死亡很看得開,兩位逝者也都是八九十歲的高齡老人,但參加過葬禮后人的情緒總歸會低沉一些,送葬結束后大家紛紛迅速離開。
  陳松跟家屬們挨個擁抱了一下,然后也趕緊走了。
  葬禮的氛圍讓他心里很不舒服,回到莊園后他只想去舒服的泡溫泉,其他什么心思也沒有,甚至波哥飛下來找他求愛撫都無法吸引他的注意力,讓他一下子又給放飛了。
  波哥再度落了下來,它努力回頭想用嘴巴啄擊后背,但可惜夠不著,然后就看陳松。
  陳松恍然,波哥這是后背癢癢了找他撓癢癢呢。
  這樣他就抱著波哥給它后背一陣撓,波哥被撓舒服了,張開嘴哇哇的叫了兩聲,聲音清脆。
  溫泉池水比以前豐沛了許多,這是積雪融化流入的結果,溫度倒是大差不差。
  冰雪天沒什么活動,冰島人就喜歡泡溫泉,哥布爾等人都跑來泡了起來,溫泉池里倒是熱鬧,要是在水面上放一張泡沫板他們都可以打麻將了。
  無所事事了一天,第二天就是塞爾福斯的拍賣會。
  哥布爾說到做到,他狐朋狗友最多,然后早上就跟陳松說道:“拉到我隨便找了一個,你跟他聯系好了,他肯定聽你的話。”
  陳松盯著他問道:“隨便找了一個?”
  哥布爾立馬改口道:“不不,當然不是,我只是隨口那么說說,實際上我找的是我最信得過的一個老伙計,我們兩個相識已經很多年了,他從不掉鏈子。”
  陳松懷疑的看著他,哥布爾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后掏出手機想打電話。
  手機遲遲沒有解鎖屏幕,這讓他氣得不行:“法克,該死的破手機、該死的破功能,面部識別就這么難嗎?”
  陳松哈哈大笑:“是不是又提示你沒有掃描到人臉信息?”
  哥布爾個頭大腦袋也大,他是頭大脖子粗,手機的前置攝像頭一般沒法照到他的全貌。
  開機后他聯系上了他的朋友,這次他倒是沒有找錯人,他的朋友確實很靠譜,已經到了塞爾福斯的商業大樓等待著進去參加拍賣會了。
  陳松不在現場,沒法使用韞櫝蛛去判斷其他拍品的價值,他只能拍下這高壓水炮。
  哥布爾聯系上的朋友叫做肖科-布爾特松,是一名看起來很沉穩老實的青年,肖科跟他打了招呼,自我介紹說是一名詩人。
  陳松挺奇怪的,哥布爾這貨就是個莽夫,竟然能跟詩人做成朋友?
  不過想想也正常,冰島詩人太多了,這點跟當地人愛好讀書的習慣有關,冰島人文化水準普遍高,知識面比較廣,喜歡讀詩也喜歡寫詩。
  陳松記得他看過一個節目介紹,說冰島三十幾萬人口里能寫詩的就有接近一萬人,在這個國家能見到世界各國的詩作,國外最早的***詩詞翻譯作品就出自冰島。
  兩人簡單的聊了聊做了自我介紹,然后等待著拍賣會開始。
  不能參加其他拍品的競爭,這樣陳松的火力便空前集中,等到高壓水炮被擺上臺后那不管誰來競價,他立馬就會往上提一個價位檔。
  一切順利,整套高壓水炮以三百五十萬的價格給拍了下來。
  陳松將錢轉給了肖科-布爾特松,并且多給了五萬克朗,就當是代勞費了。
  他的出手足夠大方,因為這時候他代表的是哥布爾,要是表現吝嗇是讓哥布爾在朋友面前丟臉。
  冰島人很注重顏面,哥布爾這種莽夫更是注重。
  接下來陳松等著肖科雇車把高壓水炮送過來就行了,當然他可以親自去取,但小鎮組織的雪地藝術節開幕了,他被拽去湊熱鬧。
  說是藝術節,其實就是小鎮居民們自己組織活動打發時間罷了。
  不過因為前兩個月小鎮上剛把驛站改建成展覽休閑館,所以這次就把活動搞的大一些,當做來慶祝休閑館開業。
  雖然這館子已經開業好些日子了。
  陳松從格陵蘭島帶回來不少因紐特人的骨雕、牙雕之類的藝術品,這確實算是藝術品了,在冰島是相當少見的。
  對他來說這些東西沒什么用,除了少數幾樣精品他留在莊園里掛到了墻壁上,其他的他捐獻給了休閑館。
  為此,休閑館特意給設立了個因紐特人藝術展區,里面不光有陳松捐獻的雕像,還有鎮上其他人家捐獻的其他物品,比如有一張狼皮就說是因紐特人獵的北極狼皮,然后它們放在一個展區被展示出來。
  這樣,陳松就是此次雪地藝術節的重要嘉賓了,他肯定不能缺席。
  作為嘉賓,在藝術節開始之前他和另外一些嘉賓被胖鎮長領著去重新參觀休閑館,盡管他之前已經參觀過了。
  這次就是來走個過場,胖鎮長挺遺憾的:“這次給咱們捐獻了展覽品的還有大球星魯納爾松先生呢,可惜他在丹麥踢球,沒法回來參加咱們的活動。”
  頓時,眾人跟著感嘆起來:“好遺憾。”“唉,他在冰島就好了。”“我很喜歡那小伙子,真是出色的家伙。”
  但有人頭鐵或者說直性子,竟然愣頭愣腦的問道:“你們確定魯納爾松會愿意來咱們鄉下參加個野雞活動嗎?他可是國家隊的大明星呀。”
  胖鎮長用威脅的語氣對質疑者說道:“佩爾森先生,你不想繼續在鎮上待下去了,是吧?”
  佩爾森只是頭鐵而不是腦抽,他反應過來后訕笑道:“我開個玩笑,真是太遺憾了,唉,如果魯納爾松來該多好,我挺想跟他一起聊聊球的。”
  參加雪地藝術節的人還挺多,半個小鎮的人都來了,可能是因為鎮上宣傳活動的時候說現場會免費提供餐點和飲料的緣故吧。
  胖鎮長舉著個喇叭挺著大肚子站在人群前面,他意氣風發的揮著手說道:“今天,是值得銘記的一天,因為從此之后我們流螢鎮又多了個節日,雪地藝術節!”
  作為嘉賓站在鎮長身后的陳松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這節日成立的有點草率吧?還不如過倆月一起跟我過春節呢,那內容更豐富更有意思。”
  結果胖鎮長聽到了他的話,當場回頭問道:“文斯你說什么?春節,你說的是中國春節對吧?”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