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種我自己 >第55章死地
    行至半路,許知峰卻又接到陳希的通訊請求。
    他走到旁邊,卻沒說自己,先問道:“你那邊現在什么狀況?”
    陳希身周很安靜,似乎沒有旁人。
    她聲調有些哽咽,“已經結束了。”
    許知峰再問:“鼠群被打退了?鼠王死了?”
    “不,沒有。先不聊我們這邊,聽說你當眾殺了秦思源和沈一存?他們先將胡定興打死?”
    陳希似乎不愿多談自己的事,反而又問許知峰。
    “對。”
    陳希長嘆一聲,“你唐突了,他們畢竟是學院學生,即便要審判,也該甘院長親自出手。這事對你可能會有一些不好的影響。”
    許知峰豪氣干云,“男子漢大丈夫做事,但求無愧于心。我真不關心秦思源二人與胡定興到底私下有什么溝通,但秦思源的確故意先要分兵,然后引來石灰鼠伏擊我們。這事很多人都能作證。所以,我知道他們該死,那便殺了。至于胡元朗,他怕是還要感謝我替他兒報仇。畢竟胡定興是被他倆當眾打死。”
    陳希琢磨半晌,卻是反而被他說動,“那院長那邊,我會去幫你解釋一番。”
    許知峰哈哈直笑,“不必,到時候我自己說。”
    他有沒說透的潛臺詞。
    如果甘德夫真因此事選擇不信任他,就此克扣他的待遇,降低他在學院內的地位,他也不在乎。
    無非只需要在心中重新評估一番這個新靠山靠不靠得住,將來要不要對他們好而已。
    至于逐出學院?
    不可能的。
    沒人舍得把到嘴里的肥肉吐出去,況且這還是個在一天之內成為e級中階,并且能以一敵五力劈石灰鼠的超級肥肉。
    “你以前不是這種人。”陳希突然有些沒頭腦的說道。
    “哦?我以前是哪種人?”
    “你以前挺慫的,沒什么男子氣概。”
    “今時不同往日了。”
    “成玄士了?膨脹了?”
    “我有你想的這樣浮于表面嗎?坦白告訴你,這,才是我真正的性格。我要活著,所以我在弱小到毫無反抗之力時,才會活得謹慎小心,因為我不想死得毫無意義。但你覺得,我真的很慫嗎?”
    許知峰意味深長的反問。
    陳希想了想,再又聯想起他以凡人白身硬生生算死嚴英健之事。
    “倒不是,你挺狠的,像毒蛇。所以你不動則已,一動就要人老命,不留余地。只是你過去做事喜歡提前謀定而后動,所以才表現得很慫。這是我的錯覺,我從未真正的了解過你。”
    許知峰咧嘴笑笑,“人的性格不會一成不變。更何況,我其實也不曾了解過你。”
    “彼此彼此。路上小心。”
    “好。”
    掛斷電話,許知峰突然對身邊的唐小運說道。
    “你們慢慢走,我要先走一步。”
    唐小運不解,“許哥,怎么了?”
    “沒什么,你們畢竟是老生,總不至于還必須我來護送你們吧?”
    唐小運連連擺手,“沒有沒有。”
    “那就好,我走了。”
    說完,許知峰便在肖南戈、馬玥寶等眾多新生崇拜的目光中喚出玄甲,以無限接近敏捷型玄士的機動力撲向大坳山鄉。
    你問我為何先走?
    因為,某個我名義上的女人,她正在哭泣。
    陳希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
    以為等許知峰趕來時,自己已經抹干了淚水,又能恢復成平時那種若無其事的樣子面對所有人。
    亦不會被他察覺,自己心中某種珍貴的東西已被憑空抹去。
    但她小瞧了許哥三年酒店經理的職業履歷。
    她那點微末道行,騙得了誰呢?
    只是聽她的聲音,許知峰就能隱約看見她的眼淚。
    當許知峰趕到大坳山鄉城外時,卻剎那明白了陳希的悲痛從何而來。
    鄉城并不高大堅固的城墻破了個巨大的豁口。
    豁口處是密密麻麻的牙印與爪印,豁口前方還有斑斑血跡、滿地白骨與諸多破損的衣物。
    大坳山鄉鄉員,那位d級強者,與他身后近百護衛盡數戰死此地。
    在文興學院精銳趕到之前,這城已破了。
    龐虎導師正帶著數名精英學員在城外巡視,遠遠便瞧見一身黑甲飛奔而至的許知峰。
    他先是有些緊張,“誰!”
    許知峰收了玄甲,“龐老師,是我。”
    龐虎眼珠瞪圓,久久不能平靜。
    片刻后他才從嘴里憋出一句,“我日!你就e級中階了?巔峰者這么霸道嗎?向姐當初沒你猛啊!”
    許知峰靠攏過去,隨口解釋道:“有些機緣巧合的情況在里面。當初老板,哦不,向師姐在喚醒玄甲的當天應該也不曾如我這樣遭遇連番惡戰。”
    龐虎點頭,“倒也是。”
    “鄉城里現在是什么情況?”
    “你先看吧。”
    無須回答了,許知峰站在缺口處往里面打望,入目所見已是有些觸目驚心。
    作為漢國最底層的行政區劃,大坳山鄉城里總人口數萬。
    在獸亂之中破城的下場只有一個。
    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百姓只有被屠戮的結局。
    大火依然在燒,沿街都是。
    街頭巷尾滿是殘肢斷臂,殷紅鮮血幾乎在街心匯成溪流。
    房屋倒塌,宅門崩碎。
    爛磚裂瓦灑滿地,白骨漿肉堆如山。
    這,大約是大坳山鄉城此時最為真實的寫照。
    即便以龐虎的英雄氣概,在回頭望見此情此景時也有些不忍直視。
    “許哥你都看到了。一個字,慘。我們到時城已破,石灰鼠群正在城里大肆殺戮,見我們來了才迅速撤退。起初我們還想追擊,但是……唉,算了。反正鼠群早跑遠了。”
    許知峰微微點頭,忍著鼻息里令人不適的血腥味,問道:“那城里還有多少人活著?”
    龐虎鼻頭又酸,深吸口氣仰頭看著視野里仿佛被染成紅色的月亮,“不足五千。”
    饒是素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許知峰,聞言也忍不住長嘆一聲,“唉。”
    “我們倒是還好,雖然慘痛,但其實已見得多了。說來倒是許哥你家女人,她……”
    許知峰瞳孔一縮,“陳希怎么了?”
    龐虎略感詫異,“她沒告訴你大坳山鄉是她的家鄉嗎?她生長在此,如今供養她成年的孤兒院,從上到下近千口人無一幸免。我們都不知怎么勸她,只得讓她獨自呆在孤兒院里。韓小雅在院子外面看著她的情況,怕她想不開。”
    許知峰目瞪口呆。
    “什么!這……這……”
    難怪以她這男人婆的定力與大大咧咧,竟也會悲痛成那樣。
    可即便如此,她在電話里卻只字未提,反倒只關心自己的事。
    “我這就進去看看我女人,龐老師你自忙你的。”
    說完許知峰就往里沖,幾十秒后他卻頓住了。
    自己沒來過大坳山鄉,壓根不知道孤兒院的位置。
    救星來了,他在街口處看見個佝僂的身影正蹲在那里。
    竟是平時看起來仙風道骨的甘老頭。
    但他此時蹲在那邊披頭散發衣衫襤褸的模樣,再配上他那落寞的表情,倒更像個流浪漢。
    他正神游天外,兩指里夾了根煙,哆嗦著手遞過去,用身旁燃燒著的立柱來點煙。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玩黄金赚钱吗知乎 没钱了 怎样才能快速赚钱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 黄金城棋牌app 亿客隆彩票官网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号码 做鸡怎么赚钱 杰克棋牌gf官方安卓版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手机版 国家单位最不能赚钱的 威尼斯崛起赚钱论坛 花呗赚钱骗局 捕鱼棋牌下载 超级大乐透 捕鱼来了光凌炮怎么样 side project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