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山海經之三子傳說 >第7章擊殺術分云刺
  那巖峰乃是由無數倒塌的巨巖堆成,高有數百丈,橫亙幾十里地,群巖灰白縱橫交錯,洞穴壘壘隨處可見,時而有猿猱凄厲的叫聲從云松霧柏之中傳來,叫人聽見,渾身打顫,毛發盡豎。
  燕靈站在一座巨巖上,仰望那一片云蒸霧繞的巖峰,心中不寒而栗道:“師父……這是什么地方啊?”
  “這里乃是西山巖峰。”圣母淡然道,“師父早就應該帶你來這里了,但你體賦一般,所以才拖至今日。”
  “師父:為什么要帶徒兒來這里?”燕靈一片迷茫。
  “師父今日帶你來,便是要教授你擊殺之術。”圣母說過,右掌一展,便現出一部兵器來,“這兵器名叫‘分云刺’,鞘長三尺五寸,猶如綠細竹;刺長三尺三寸,似劍而細如縫針,乃是昆吾赤銅打造,鞘和刺皆可當劍使用,雙手分握鞘與刺,鞘可撥!可擋!可擊!刺可扎!可挑!可刺……鞘刺同用,輕巧靈便,攻守自如,實是為師早年的一部奇兵。”
  圣母一邊開口解說,一邊騰挪演示。
  燕靈一旁觀看得心醉神迷,滿心歡喜。
  不一刻,圣母便將黎山分云刺的十二路招式和四路步法傳授給了燕靈,復將分云刺授于燕靈,令她練習。
  燕靈筑基已久,神清目明,思想清純,早就將那些招數和步法的變化熟記心中,不叫半日已經演練得八九不離十。
  圣母頷首不已,甚是欣慰道:“靈兒,這些招式不過是練習所用,任你如何嫻熟,也都當不得真。如果真要對敵,還需以實戰為要,這西山巖峰洞穴之中多有猿猱,狡猾兇殘,喜吃人腦,連虎豹都怕,你就拿它們練習實戰吧。”
  “啊?那些猿猱喜歡吃人/腦/子,連虎豹都怕?師父……我…我……”燕靈一聽此話,頓生膽怯,畢竟她才有八九歲哩。
  “難道你不想為你的父母報仇了嗎?”圣母沉色問道。
  “想……徒兒每天都想。”燕靈弱弱地回答道。
  “那——還不快去!”圣母目光一掃,充滿嚴厲。
  “是!師父。”燕靈渾身打個激靈,應諾一聲,雙足一蹬,幾個躥躍便躥到對面巖石間去了。
  那西山巖峰本是山體斷裂,巨巖倒塌形成,巖石俱裸露在外頭,層層疊疊,碩大無朋。
  在巖石與巖石之間,不僅生長著無數松柏,歪干偃枝,老藤纏繞,并且也長滿了青苔地蘚,青光滑溜,難以攀爬。一眼望去,崢嶸險峻,荒莽無際,便知是個人跡罕至的所在。
  燕靈才躥落在一處巖石之上,腳下便是一滑,踩到青苔上去了哩!整個小身軀失控,直載倒下去。
  落有三丈多時,恰有一棵老松橫偃在身下,燕靈遂一翻身,小腳尖就輕輕地點在了松枝之上,迎風搖晃,輕盈如蝶。
  燕靈輕拍小胸脯,暗稱僥幸僥幸。
  卻就在此時,一陣碎石紛紛滾落下來,震動山谷,從頭頂一丈來高處的巖穴中、驟然竄出七八頭怪獸來,大小不一,一個個孤拐臉,骨突嘴,長臂及地,渾身披毛,正是猴族中最為狡猾兇殘的族類,圣母口中所說的――猿猱!
  只見那些猿猱伏趴在巖畔上,露出鋒利的前爪,抖身咨牙,口涎滴滴,發出凄厲的叫聲。
  燕靈抬眼覷見,驚恐不已,頭皮啪啪發炸。
  還未思考如何對付,就見一頭巨大的灰猱,儼然頭領,突然從那巖畔上縱撲下來,風聲呼嘯,氣勢洶洶。
  燕靈一點足尖,飛起空中,躲將過去。
  那灰猱撲空,掛在老松下,長臂攫枝,身影一悠,復又飛在空中,撲向燕靈。
  燕靈二點足尖,身影如風,斜刺里落在了巖畔之上。
  殊不料正落在猿猱窩旁來了哩。
  突然間,那些大小猿猱伸長臂,探厲爪,咨牙攪舌,兇相無比,紛紛縱撲過來,速度之疾快似閃電。
  嗤!
  嗤嗤嗤……
  一陣撕破扯裂的聲響,燕靈猝不及防,臂上、腿上、背上早已被進攻的猿猱抓了幾爪,流出血來。幸虧她少小鍛煉,身形敏捷,這才閃躲過去了。
  在一陣驚恐慌亂之后,燕靈漸漸鎮定下來,一邊在巖壁與松柏之間躥躍躲閃,一邊抽出分云刺,鞘刺同用,與猿猱展開了廝殺。新首發 .x81zw. m.x81zw.
  一時間,只見燕靈小小的身影在巖峰之間躥來跳去,左手鞘,右手刺,碧光閃,赤光耀,來去無蹤,上下翻飛,猶兩道彩虹在天空飄舞。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
  斗有多時,忽聽一聲凄厲的慘叫,一頭黃猱便從空中翻落下巖峰去了,鮮血灑空,觸目驚心。
  原來燕靈趁那黃猱飛撲而來之際,在松枝上將身體往后一仰,使個“鐵板橋”,舉分云刺劃開了它的腹部。
  其余的猿猱聞聽慘叫,剎時都停止了進攻,往那巖峰下觀看。片刻那只灰猱仰天厲嘯,好似在發泄心中的痛苦,另幾頭猿猱也同時發出一陣陣悲和。
  厲嘯過后,那頭灰猱忽從巖石上撲將下來,目光兇殘,端的唬人。
  另幾頭猿猱也緊跟著前赴后繼,發起了強硬的攻擊。
  若說燕靈還有恐懼的話,那也只在起初,但這時她已有了殺猱的經驗,心中自多了幾分信心,因此她一手握鞘,一手執刺,公然不懼迎戰那些兇殘的猿猱。
  一陣激烈的搏殺之后,又有三頭猿猱死于分云刺下,鮮血飛濺,濺紅了巖石、松柏、以及那些青苔地蘚。
  那頭灰猱也負了傷,前臂滴血,不敢再斗,灰溜溜地領著活命的伙伴躥巖逃去。
  燕靈業已筋疲力盡,氣喘吁吁,收了分云刺,抹了臉上的血跡,在巖石和松柏之間,幾個縱跳就飛落在巖峰之下,來見圣母,稟報了戰績。
  圣母早已心中有數,見燕靈渾身血跡斑斑,頗為心疼,乃吩咐:今日到此為止,且先回去休息,明日繼續來西山巖峰,練習實戰。
  燕靈俯首應諾,乃隨圣母御空離了西山巖峰。
  自此,燕靈每日都去西山巖峰擊殺猿猱,練習實戰。
  ******
  俗話道:海島無甲子,山中無歲月,轉眼之間又過去了六個年頭。
  燕靈不僅在西山巖峰斬殺了無數兇猛的猿猱,武藝漸臻化境,而且也早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黃花大閨女了。
  這日,正值夏至,天氣漸熱。
  燕靈早早起來,盥洗完畢,便準備再去西山巖峰練習實戰,卻被圣母召喚,領著她進入一座地下宮殿中來了。
  只見那宮殿上僅供奉著一位圣人,高有丈余,峨冠博帶,五柳長髯,威儀十足。法座右旁下,半臥著一頭鐵青奎牛,雙角崢嶸,身板精壯。
  整座地下宮殿精致,靜雅,凈潔,燈燭搖曳之中,透露出一種神圣**的氣息。
  圣母領著燕靈緩緩走至供案之下,一前一后恭敬地上了香火,行了膜拜之禮。燕靈欲起身時,卻被圣母喝令繼續跪在殿下。燕靈不知何故,依言而行,心中甚是忐忑。
  圣母開口道:“靈兒,可知這殿上供奉的是何圣人?”
  “師父……徒兒不知。”燕靈一臉迷惑。
  “這位圣人便是紫霄宮老祖門下第三大弟子,我截教師祖――通天教主,今日乃是夏至之日,正是他老人家的圣誕。”圣母徐徐解釋過,又問道,“可知師父為何帶你來此?”
  “徒兒不知。”燕靈依舊懵懂。
  “你來黎山也有十二年了,如今正到了‘及笄’的年紀,身心已然具全,諸元也已大開,可惜你先天資質、后天資質都很平庸,因此在短時間之內,師父不能傳授你飛行變化等道術,只能傳授你另外一門道術。”
  “是,師父。”燕靈恭敬應道。
  “自今日起,師父便準備開始傳授你這門道術,此術乃是紫霄宮所受,我截教嫡傳,所以選在此日,帶你來拜過師祖,但此術非同一般,不知你可愿意學否?”圣母嚴肅道。
  “愿意愿意……徒兒愿意。”燕靈見師父如此隆重其事,暗料傳授的道術一定非常厲害,因此迫不及待地點頭答應。
  “你不要急著答應,先聽師父給你說清楚……”圣母繼續道,“我截教本是你師祖通天教主所立,教旨乃是:截天地一線之生機,取萬世立身之大道。簡而言之,就是逆天改命。既然要逆天意,改命數,自然就要遭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這痛苦,有時猶如扒皮抽筋,有時猶如剜肉割心,有時猶如敲骨吸髓……叫你身心不堪,生不如死,如此——你可還忍受得下來?”
  “師父:只要能替父母報仇,徒兒什么痛苦都能忍受得下來。”燕靈目露堅毅之光。
  “好……是師父的好徒兒。師父已經叫人在‘聽濤軒’給你備下了藥湯,你且先回去浸泡浸泡,等到了夜間亥時,師父便來為你開刀。”圣母淡然道。
  “開刀?!”燕靈悚然一驚,渾身玉肌收緊。
  “不錯!拿你開刀。去吧……”
  “是,師父。”燕靈冷津津應一聲。
  先向宮殿上的師祖通天教主拜了三拜,然后又給圣母拜了三拜,燕靈這才忐忑不安地走離了地下宮殿。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