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第55章可愛的狗狗女孩、樂高和上元節+1
    片刻之后,被胡亂套了一身衣服的獸耳少女坐在高黎面前,啃著眼前的羊腿,一臉幸福。
    加魯魯獸超進化!
    獸耳萌妹!
    “真的變人了啊。”高黎湊過去左看右看。
    “是啊,汪。”女孩說。
    “這耳朵是真的呀。”高黎捏了捏。
    “當然是真的,汪。”女孩動了動耳朵。
    “尾巴也是真的呀。”高黎捏了捏尾巴。
    “必須是真的,汪。”女孩的尾巴搖啊搖。
    “干嘛說話總是加上一個汪字?”高黎不解。
    “畢竟狼被馴服了就成了狗,加個汪,表明一下身份。咳咳,汪!”女孩笑著說。
    原來如此,還以為是什么特別的萌點口癖,原來是故意加上的。
    “那還等什么!來報恩吧!以身相許吧!”高黎雙眼放光,這一刻無數好心的書生靈魂附體。
    “可我才十四歲,按律當閹哦汪。”女孩咧嘴一笑,笑容狡黠。
    “我靠,分明是老狼!冒充什么少女!”高黎撇嘴道。
    凌瓏雖然一貫恬淡,可面對突然化身為人的白狼,也充滿好奇,眼睛上看下看,寫滿了疑問。
    “原來,動物真的能變成人啊。”高黎感嘆道。
    “喂,身為猴妖的你們說這話就是不是太狂妄了點?嗯,汪。”白狼女孩說。
    “可狼妖不應該是狼首人身的嗎?北方草原的狼妖都這樣。”凌瓏問道。
    “大約是因為我輸送的真氣太多,把她傳染了?”高黎說。
    “有可能!”凌瓏和白狼同時點頭。
    在經脈視野之中,女孩全身經脈一片空白,只有些許的游離真氣,儼然一個新手村小號。
    “所以,白板轉生的?沒繼承點狼形時期的修為?”高黎問道。
    “有呀。”女孩咧開嘴,指了指自己的犬牙,“我的牙齒非常堅固,最難啃的骨頭也能咬碎!哼哼,老狼也是有幾顆牙的汪!”
    看來,修為這事兒,得從長計議了。不過幸好,高黎對此事非常擅長。
    然而,凌瓏卻提出了一個全新課題。
    “她應該叫什么好呢?”
    這個問題頓時變成了難題。
    高黎沉吟起來:
    “白狼?”
    “雙花紅棍?”
    “難道叫張安……不行不行,搞不好會被砍的。”
    “狼,白狼,閃電狼?狼王?難道叫咖妹?”
    高黎在一旁哼唧了半天,也沒弄出一個合適的名字來。
    “小白?”凌瓏提議。
    “這也太簡單了吧汪。”白狼妹子說。
    “她得跟我姓。”高黎立刻宣布占有權。
    “白?素?潔?雪?雅?”凌瓏想了一堆跟‘白’有關的詞。
    “叫雅雅吧!還帶有‘牙’字的諧音!”高黎絕對不能讓‘白’和‘潔’這兩個字湊在一起。
    “這個好!我喜歡這個!”白狼妹子立刻舉起手來,忘了汪。
    于是,作為黎莊新的一員,雅雅這個名字就這樣簡單而且愉快的決定了下來。
    沒有任何修為的雅雅得重新開始修煉。幸好,高黎不久之前剛剛把傳功系統玩得爐火純青。
    給雅雅筑基不難,對著她胸口的中氣海,打入一顆真氣炮彈,隨后引爆,轉眼之間便能夠讓真氣在雅雅全身循環一個周天。雅雅本身就曾經修煉過,重新修煉并不難。引入真氣之后,雅雅立刻借助高黎的真氣凝結出一個并不如何大,卻十分凝實的氣海。
    可惜的是,高黎一天只能傳功一次,否則高黎還真想一口氣通關。他就想看看,自己的那點真氣究竟能提升多少。
    雅雅的進步速度十分驚人,幾乎每天都有新突破。這丫頭還特別饞,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葷素不嫌,見到什么吃什么。高黎不得不給她限制食量,以免撐壞了。
    黎莊生意想要擴大規模,首先產量一定要跟上。高黎在蛛妖和牛妖中找了幾個機靈的,讓他們去周圍走走,探訪一番其他妖族的動向,要等到他們傳回消息再說。
    不過在那之前,首先就是要改變人力效率低下的問題。
    黎莊旁有一條大河,落差大,水流急,水力資源豐富。高黎決定在這里修幾個水車,進一步解放勞動力。牛妖們雖然力量大,可畢竟不是無窮的。必須要將他們的力量解放出來,用到價值更高的勞動之中去。
    這世界沒有大規模的水車應用,至少高黎所知道的范圍內沒有,所以大約他這又是世界第一個發明。
    一般水車有兩種用途,一種是運水,灌溉農田,另外一種則是純粹的提供動力。
    高黎想要做的,正是這后者。
    水車可以為熔爐鼓風,可以提起鍛錘打鐵,不眠不休。這便是古代的‘水排’和‘水鍛機’。不同的是,水排是中國古代的發明,而水鍛機,則是歐洲的發明。
    現在剛剛過年,雨季還沒來,趁著現在將水車架起,就能直接使用,等到了豐水期,必然動力澎湃。
    堅固耐磨的白口鐵作為水車的主軸;單根十五米長,基部足有三十公分粗的巨龍竹作為條幅;用大塊木板作為槳片。搭一臺大型水車就好像拼一個大型樂高一樣令人快樂。
    轉眼,已經是正月十五。
    上元節,莊子繼續放假。
    平陽城里舉行熱熱鬧鬧的花燈會,閑來無事。高黎領著凌瓏和速度去城里逛燈會。往年這就是高黎的主場,幾個書院的燈謎最文雅,也最有意境,不過高黎從來都不去。彩頭少,而且還特難,只有哪些想要爭取老師青睞的才子們才有興趣。高黎往年都是奔著哪些秦樓楚館的的,每個大坊中的頭牌都會出一道極難的燈謎,若是有人能答出,便可與那人共度一夜。
    高黎年年去,年年也只有看的份。
    當然,頭牌嘛,賣藝不mài shēn的,所以也沒啥好看的——往年的高黎都是這樣安慰自己。
    今年皮囊還是這副皮囊,不過換了一個靈魂。今年的高黎對這類事情都沒啥興趣,就算是走在路上,他腦子里面還都在想著賺錢的道道。倒是雅雅,一路上嘰嘰喳喳個不停,便成人之后,她便成了整個黎莊上下最活潑的一位,現在也是如此。
    “快來猜猜這是什么意思!猜對給糖球吃!啊!這還有一串林檎果的!”雅雅拉著高黎他們來到一串燈籠前面。
    “秋后梧桐半凋零?這是什么?”雅雅看著凌瓏,凌瓏搖頭。雅雅看向高黎,高黎聳肩。
    “哼!誰猜出來我就報恩!汪!”雅雅噘嘴說道。
    “焚!秋字的后半部分為火;梧桐二字各凋零一半,余下林!”高黎幾乎立刻說道。
    “看你那一肚子淫賊樣!當閹!”雅雅從店家手里接過林檎果子的糖葫蘆,狠狠地白了高黎一眼。
    高黎則嘿嘿一笑,十分純潔。
    : :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跑滴滴拼单赚钱吗 四川金7乐软件 11选五开奖结果安徽 上海快三和值预测 陕西快乐10分多少期 吉林时时彩开奖 老一辈会赚钱太节俭 23岁了才赚钱 19赚钱 极速时时彩开奖接口 天津十一选五共多少期 彩票31选7规则 体彩6+1开奖查询 冒险2钓鱼怎么赚钱 开冲货店赚钱吗 网络捕鱼有人赢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