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第126章共生上架求首訂


  高黎原本十分擔心自己可能會在上京停留太長時間,不過楚妙音十分爭氣,竟然在第二天就醒了過來。
  一早晨,高黎立刻便被召喚進宮。
  不過奇怪的是,高黎沒有看到想象之中的熱鬧場景。不但如此,公主所居住的仙音齋周圍竟然還出現了眾多強者防守。走進仙音齋,迎面高黎首先看到的便是兩名至尊強者。一男一女,看似是夫妻。看到高黎出現,那兩人點點頭,道:“高公子?”
  高黎點頭,行禮道:“兩位前輩好。”
  兩人還禮,隨后拉著高黎來到門前,低聲道“高公子等下若是看到什么驚異之事,切莫驚呼出聲。”
  高黎心里頓時咯噔一下,難不成,那公主到底還是變異了?張觸手了?嗓子也變成破鑼了?那么好聽的聲音,多可惜啊!
  高黎心懷忐忑,在兩人引領之下走進房間。來到房內,看到正眉頭緊皺走出來的皇帝。看到高黎,皇帝低聲道:“高公子,你快去看看吧,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高黎走快兩步,來到房內。
  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然后,他看到了正坐在桌前的楚妙音,以及,一只在她桌前爬來爬去的邪異。楚妙音晃動著手指,那邪異便在桌上左右搖擺,竟似是在跳舞。
  所以,這是收做寵物小精靈了?
  呼,還好,不是變異了。
  “公主殿下。”高黎走過去行禮。
  然而楚妙音沒有動靜。
  “殿下?”高黎又提高了嗓音。
  還是沒回應。
  高黎回頭看一眼皇帝,皇帝低聲道:“妙音其實昨夜便已經醒來,醒來之后,便好似丟了魂魄一般,誰叫也不回應。而那邪異也在同時剪斷了籠子跑了出來,格物司博士們一路追過來,才發現妙音與那邪異竟然和諧共處,竟如同寵物一般。”
  竟有此事?
  真氣視覺之下,高黎仔細分析了一撥楚妙音當前的狀態,他發現了一件不同尋常之事。
  楚妙音其實還沒有醒來,冰封她頭腦的寒冰真氣雖然已經松動,可她頭腦之中依然沒有活動活動跡象。而此時代替楚妙音活動的,竟然那是她胸口氣海一旁那個邪異留下的氣旋!
  高黎本以為,邪異離體,那個氣旋也會消失,可沒想到,那氣旋竟依然存在,不但存在,竟還能通過楚妙音的身體來控制邪異!而且從皇帝的描述看來,這種控制,還是遠程遙控!
  “高公子,你看明白了嗎?”皇帝低聲問道。
  “明白一些,不過沒全明白。”
  高黎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皇帝聽后,轉頭看向那一對老夫婦,那對老夫婦又看不到高黎能夠看到的,也不敢有任何表示。
  “不如這樣。”高黎繼續說道,“我想辦法喚醒公主的意識,再來判斷,如何?”
  皇帝問道:“你能喚醒妙音?”
  高黎道:“原本讓公主殿下自己醒來是最好的,可眼前情勢有變,我只能想辦法融化公主頭腦的寒冰真氣了。”
  皇帝目光謹慎,沉聲道:“這樣,不會傷到妙音嗎?”
  高黎笑道:“請陛下放心,我的真氣就在外圍引導一下,不會進入其頭腦內部。”
  陛下看了一眼那老至尊夫婦,又沉思片刻,終于深吸一口氣,道:“就拜托高公子了。”
  高黎道:“陛下放心。”
  楚妙音此時對外圍一切活動都沒有反應,無論對她說話,還是碰她的腦袋都是如此,如同夢游。高黎將手指按在她頭上,以最稀薄的真氣注入她頭部經脈。
  溶解寒冰真氣,高黎做不到,可高黎的真氣卻能如同一艘破冰船一樣,將她自身冰封的頭腦打開一道小小的縫隙。不用多,只要一絲絲縫隙,她的意識便會逐步醒來。
  果然!僅僅只是眨眼之間,楚妙音的動作停頓了。而那原本還在舞蹈的邪異也突然將八條細長的腿蜷縮起來,匍匐在桌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女孩子常用的白色的脂粉盒一樣。
  又過了片刻,楚妙音的身體軟軟倒下。正在旁邊的高黎趕忙將她抱住,以一個十分標準的公主抱方式將其放在床上。
  公主,公主抱,沒毛病。
  在高黎眼前,冰封的腦海出現了一絲絲縫隙,寒冰真氣迅速褪去,融化,這意味著楚妙音的意識也正在恢復。
  僅僅過了不到一刻鐘,楚妙音突然驚叫一聲:“你這淫賊!”隨后她呼的一聲起身,抓起枕頭直奔高黎就砸了過來。可憐的高黎沒有任何防備,直接被那枕頭砸在了肚子上。
  幸好,高黎的肚子十分堅固。
  枕頭落地,高黎也沒有受傷。
  再看楚妙音,滿臉通紅,紅得發紫。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里噙著淚水,雙手死死抓住被子,潔白的牙齒搖著嘴唇,都快要出血絲了。
  “公主殿下,你做惡夢了?”高黎滿臉納悶地問道。
  “你!你!你你你!”楚妙音指著高黎,語無倫次,‘你’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個所以然。
  突然,高黎意識到一件事。他向前半步,以極低的聲音問道:“公主殿下,我幫你治療的時候,你莫非還有意識?”
  剎那間,楚妙音突然從床下摸出一把細劍,先一指高黎,高黎正要跑,結果楚妙音竟然吧劍尖對準自己,喊道:“我不要活了!”
  高黎哪里見過那陣仗,情急之下,一把抓起桌子上那白色的邪異,喊道:“劍下留人!”
  當啷一聲,高黎發揮了莫名的準確度,竟直接把楚妙音手中的細劍給砸開了!
  細劍脫手,邪異迅速張開八條腿落在楚妙音肩膀上,隨后伸出兩條腿,對著高黎張牙舞爪,超兇。
  而楚妙音竟然一把將那邪異捧起,大哭起來!
  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怎么還有這種玩法?
  高黎迅速整理這里了一下思路。
  捫心自問,高黎沒做任何虧心事,這一點太后身邊的老嬤嬤可以證明。心中無愧,臉上自然就不尷尬。
  不,楚妙音絕對不可能還有意識。冰封頭腦這種事,高黎親眼所見,雖然他的視覺看不到腦電圖,可那寒冰真氣卻是實打實的,她沒有任何理由還有意識。那么她究竟是通過什么手段看到自己所作所為的?
  高黎隨即將視線轉向那只似乎還在安慰楚妙音的邪異。
  “公主殿下,我有一個問題。你與這只邪異,目前,是什么關系?”高黎指著那只邪異問道。
  頓時,那只邪異立刻用四只腿支撐起身體,同時抬起前面四條細長的腿,發出嘶嘶的聲音,似乎在示威。
  “我……”
  這個問題,頓時讓楚妙音瞪大了眼睛。她轉頭看著邪異,邪異那個小腦袋也轉頭看著她。雙方大眼瞪小眼看了一分鐘,楚妙音兩眼一翻,直挺挺地躺了下去。而那邪異也收攏八條腿,再次變成了一只小胭脂盒。
  “妙音!”皇帝趕忙跑過去,抬手試探,有鼻息,有脈搏。
  “高公子這是怎么回事?”皇帝皺眉問道。
  “回陛下,草民有個推測。”
  “什么推測?”
  “邪異一旦與人結合,便會將精神與肉體融為一體,從未有過分離。而如今草民讓這邪異脫離公主,可邪異的精神與公主殿下的融合并未消失。草民在給公主殿下診療之時,公主殿下并無神智。唯一看到我的只有這只邪異,所以我懷疑,目前這邪異可能與公主殿下共生了。”
  “共生?”皇帝咀嚼著這個雖然陌生,但是一聽就懂的名詞。
  高黎點點頭,道:“正是。剛剛公主殿下醒來,卻并未完全清醒,思維混亂,直接將邪異看到的內容當作她自己看到的。這次她失去意識,便是整理思維的時刻。當她再次醒來,一切便有分曉。”
  此時皇帝身邊唯有那對至尊夫婦,皇帝看看那對夫婦,那對夫婦微微點頭。畢竟此時此刻,誰都沒有辦法。
  唯有等待。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腾讯qq捕鱼达人3d漏洞 梦幻西游单号175级能赚钱吗 109级怎么赚钱攻略 很有钱但没本事赚钱的男人 大神掌上棋牌游戏app 给大家介绍一个赚钱软件 西安托管班怎么赚钱 靠预存款赚钱 龙王捕鱼只打龙王炮 内蒙古快3跨度走势图 湖北11选5走势图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在线通比牛牛 中央五台节目表 3d彩票网上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