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第284章高黎10分擔心凌瓏將來會不會脫發的問題

第284章高黎10分擔心凌瓏將來會不會脫發的問題


,!
    “早上好。”高黎湊過來,此時在他的AR視覺之中,將這人掃了個遍。看上去如同之前在凌瓏家人陵墓前見到的白孩兒,不過眼前這個似乎是活的。他修為一般,渾身粉白,光頭腦袋大,身子細弱,肚子很大,看上去似乎營養不良。此時這人正坐在一張特別的椅子上,他左右手各有一個球體,微弱的真氣通過球體傳導,用來控制腕足。然而,此時用來從金球中汲取真氣的腕足已經被斬斷,他自身那還不如高黎的真氣根本無法驅動腕足活動。
    “你們,你們算計我!”那人喊道,“我要讓你們所有人,全部葬身于此!”
    說著,那人自身真氣流出,想要通過背后的腕足來控制金球如同剛才那般自爆。可結果,背后沒有任何回應。
    “兄弟,幫個忙。”高黎對一旁一個不死士說道。
    “好嘞!”那不死士僅剩下一條破破爛爛的褲子,因為他的衣服剛剛被腕足連同身體一起撕碎了,現在他已然恢復,看到那小白孩兒,登時獰笑起來,一把將他從椅子里掏出來,伴隨著一連串的慘叫,高黎看到那椅子背后竟然有一排尖刺,尖刺竟然是刺入那白孩兒的脊椎之中的!
    這么狠的嗎?
    將尖刺硬生生從脊椎里拔出來有多疼,高黎不知道,反正當那不死士把白孩兒丟出來之后,那白孩兒便失去了行動能力,只能軟趴趴地趴在地上。
    “好啦,章魚哥,告訴我,你們蟹堡王的秘密配方究竟是什么。”高黎問道。
    “你在胡扯什么!凡人!”那白孩兒吼道。
    “沒事,我只是隨口說說,既然你不懂我說什么,說明你跟我不是一類人,那么無論我選擇多么殘酷的方式折磨你,我都不會感到愧疚的。”高黎笑道。
    “你們這些可悲的凡人,果然不愧是從野獸變化而來……”白孩兒吼道。
    “能說出這番話,說明你不是邪異就是天人。既然你如此憎惡邪異,難道說你是天人?”高黎蹲在他眼前問道。
    “不錯!我正是天人!”那白孩兒吼道。
    “怪不得呢。”高黎懂了,怪不得為什么凌瓏那么白,原來天人都這么白呀。
    隨后,高黎站起來,對一旁的不死士說道:“交給你了,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別打死就行。”
    那不死士當即笑起來,對著高黎一拱手:“多謝東家!”
    呦?竟然叫東家了?
    折磨的過程因為太過于血腥,太過于殘忍,所以高黎一共就看了半個小時就不再看了,畢竟那天人已經連喊救命的力氣都沒了,再折磨下去,怕是要出人命。
    “如何,章魚哥,好歹臨死前,說點有用的東西唄。”高黎笑道。
    “我……我不想死,別殺我,求求你,千萬別殺我。”白孩兒喘息道。
    “好說,先說說,你是誰,你來這里做什么?”
    白孩兒叫薛文,是個天人。薛文不記得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他只記得自己被一對普通的夫婦收養。從小薛文就非常聰明,論學識論才華都遠超尋常人,是遠近聞名的神童。可是隨著年齡增長,他的身體卻停止生長,頭發脫落,變得越來越大,身體卻日漸消瘦。他和父母都以為他病了,求醫問藥也不見好轉,最終因為被身邊人嘲笑,薛文不得不躲在家中,再也不敢出門。然而,就在某一天,憋悶之中的他突然記起了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原本不屬于他的記憶涌入他的腦海,不,這些記憶本來就屬于他,屬于前世的他!他可不是這些低賤的妖族,而是高貴的天人!如今天人消失,天人的技藝也已經失落。可薛文的記憶力卻有很多這種天人技藝!憑借這能力,薛文制造了一種特別的裝置,通過這種裝置,他能夠找到被掩埋或者被藏起來的天人造物。他開始在江湖之中穿梭,尋找天人的遺產,并且利用這些遺產武裝自己。這些遺產能夠賦予幾乎沒有多少修為的薛文強大的力量,他越發開始癡迷于尋找天人遺產。
    沒多久,他便找到了這里。這里空空如也,根本沒人發現。于是它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安靜地生活,利用能夠尋找到的一切可用之物,創造了這臺章魚一樣的傀儡。隨后,他更是利用金球之中那些蓄能的白沙,創造出很多很多如同他一樣的小薛文,替他出去尋找天人遺產。而他自己,則將這里當做他的秘密巢穴。
    然而沒多久,這里便被發現,隨后軍隊將這里徹底包圍。為了不驚動軍隊,薛文藏在這最深處,并且將自己偽裝成傀儡,他甚至制造了很多機關來阻止別人進入。
    說到這里,高黎也就明白了為什么這里的這些機關違和感如此之強,畢竟誰會在自己家里裝上這些東西啊?
    今天,高黎的出現讓薛文以為是第二個天人出現,他本來想要從一個秘密出口逃走,結果,沒想到,那個入口剛剛打開,一個倒霉蛋就沖了進來――這便是剛剛高黎看到的那人短腿穿胸者。
    然后的一切,就都是眼前的事情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突然覺醒了上輩子作為天人的記憶?”高黎問道。
    “是……”薛文有氣無力地答道。
    “那就麻煩了。”高黎盯著薛文,沉吟道。
    “有什么麻煩?”楚妙音低聲問道。
    “凌瓏將來會不會脫發啊?”高黎說。
    楚妙音:“……”
    高黎沒有發現楚妙音的無言,他蹲在薛文面前,道:“關于天人,你還記得什么?尤其是,那個所謂的湮滅。”
    薛文搖搖頭,道:“恐懼,關于湮滅,我只記得恐懼。我的上輩子,就是死于湮滅,我這輩子不想再回憶起那種絕望感了。”
    “也就是說,其實你會修理機核,對吧。”高黎道。
    “我……會。”薛文道。
    “這機核,其實就是你拆的,對吧?”高黎又問道。
    “是。”薛文道。
    “那好,告訴我,薛文同學,你折騰了這么多事情,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你想要做什么?”高黎問道。
    “我?”當高黎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薛文明顯沒有準備。
    “對啊,你折騰了這么長時間,做了這么多事情,你總要有個目的吧?”高黎說道。
    “我……我不知道……”薛文的眼中出現茫然,這茫然不是偽裝出來的,他竟然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做這一切,似乎只是本能!
    “我換個問題,這個遺跡,真的是鐵傀儡嗎?”
    “是!必然是!這雖然是萬機門造物,卻是偷自天人的技藝!”薛文立刻說道。
    “既然如此,你還能將其復原嗎?”高黎問道。
    “如果我能復原,你能放過我嗎?”薛文道。
    “能,請加油。”高黎笑道。
    有了薛文的配合,修復過程立刻快了很多。
    高黎站在楚妙意身邊,看著整叉著腰,滿臉寫滿了:‘快來表揚我!’的小公主,開口問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楚妙音嘿嘿一笑,道:“嘿嘿,我早就知道那家伙有問題,又擔心你們不知道,可急死我了。我看你滿臉通紅找三姐,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是去商量那事兒了。畢竟王爺您這人別的不行,臉皮可是一等一的厚,無論你說什么都不可能臉紅的嘛。所以我就暗中告訴妃妃,讓她配合我。怎么樣?厲害吧?”
    “你們當著薛文的面說的?”高黎驚訝。
    “對呀,我們用的拜火語,最近跟妃妃學了兩句,還蠻好用的呢!”楚妙意說道。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