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151章姓薛好不好3更
    第一百五十一章姓薛好不好?(3更)
    昨晚來幫忙的二十個青壯村民,都是奚姓族人。
    薛小苒讓烏蘭花買了兩桌酒席的食材。
    烏蘭花背著沉甸甸的背簍,左右手還拎著兩只雞、兩只鴨、兩條大草魚,還有兩刀五花肉。
    她從村口招搖地穿過,吸引了一大堆人的注意力。
    “蘭花呀,買這么多東西,這是連家又要請客呢?”很多村民都知道,烏蘭花在連家干活的事情。
    “哎,對的,昨天奚族長帶人去幫忙,大娘子今天請幫忙的人吃頓飯,表示感謝。”烏蘭花樂得給大娘子和郎君宣傳。
    “這連家兩口子就是大方。”
    “可不是么,奚族長和他們家關系好著呢。”
    聽到大部分村民都對大娘子一家稱贊,烏蘭花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死丫頭,你過來。”
    烏蘭花走到村子中段時,大方嬸帶著大兒子堵住了她的去路。
    “干嘛?”烏蘭花臉色一沉,眼眸不善地瞪著他們。
    大方嬸被瞪得心里一緊,勉強換了副溫和點的表情,“蘭花呀,瞧你去了連家干活才幾天,人都胖了一圈了,嘖嘖,你這是掉進了福窩了,你說說,是不是多虧了我們,你才有了現在的好去處。”
    瞧瞧,什么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說得大概就是這種人吧。
    烏蘭花冷笑一聲,“有話就說,有屁快放,耽擱了我干活,你賠我工錢么?”
    她開頭幾句話,讓大方嬸黑了臉,可最后一句,又點亮了某些人的心思。
    “蘭花,連家每天給你多少工錢?”他們向烏七婆打聽,烏七婆理都懶得理他們。
    “關你們屁事。”
    烏蘭花一句話堵得大方嬸他們臉黑如墨。
    她自己心里卻爽開了花。
    “蘭花,有你這么和長輩說話的嗎?”她那所謂的堂哥跳了出來。
    “我烏蘭花沒爹沒娘沒長輩,誰想當我的長輩,就先把賣了我的銀子吐出來再說。”烏蘭花話雖然說得含糊,可理卻一點不讓。
    對面兩母子氣得直跳腳。
    烏蘭花大獲全勝,抬腳想要離開。
    “站著,你手里那么多食材,分一只雞或者鴨過來,我們養了你那么多年,這點要求不過分吧。”大方嬸貪婪地看著她手里的雞鴨魚肉。
    烏蘭花盯著她,突然露出森森白牙笑了。
    “昨天晚上,我敲斷了八個人的手和腳。”
    大方嬸愕然,轉頭看了眼臉色發白的兒子,昨晚村尾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那些混子的手腳居然是烏蘭花敲斷的!
    兩人頓時噤若寒蟬。
    烏蘭花陰戾的眼神往他們的手腕和腳腕瞟去。
    大方嬸只覺得手腕腳腕處一陣涼颼颼的,她頭皮一麻,嚇得尖叫一聲,拉著兒子一溜煙跑了。
    他們一跑,烏蘭花臉上那種陰沉沉的神情立時消失無蹤。
    她朝那兩母子的背影咧嘴一笑,神清氣爽地回了村尾。
    食材多,提前準備的工作也多。
    殺雞、殺鴨、殺魚,拔毛去鱗,擇菜洗菜。
    奚木香也跑過來幫忙,三個人忙活了一早上,等到午飯的時候,奚大強一群人扛著桌椅板凳,碗筷瓢盆這些東西過來了。
    自帶家什參加酒席在鄉下,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很少人家里會備著那么多鍋碗瓢盆和桌椅板凳。
    奚大強還準備了兩大壇酒。
    飯菜陸續擺上鍋,薛小苒想起,那個小石頭還沒來。
    就讓烏蘭花去尋他過來。
    等烏蘭花牽著瘦小謹慎的石頭過來時,滿院子里坐著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蘭花,你帶石頭去洗洗手,然后和我們在屋里一道吃飯,他還小,就不和喝酒的大人一起吃飯了。”
    薛小苒鎮定自若,笑著招呼石頭。
    石頭垂著腦袋從人群旁穿過,跟著烏蘭花去了廚房,洗好了手就進了西廂房里。
    等他一進屋,人群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族長,連大娘子怎么對那個小崽子這么好,那孩子可是個命硬的。”有人問奚大強。
    “昨天是那孩子給連家報的信,你們知道就成了,別往外傳,免得給那孩子招來禍患。”奚大強小聲叮囑一句。
    一眾人等恍然。
    原來是這樣,難怪連家不計較那孩子命硬的身份。
    等連從房里過來落座后,還是有人忍不住把石頭的事情,告訴了他。
    連淡淡一笑,這事他當然知道。
    給那孩子套上命硬克親這種流言,也不過是種不入流的手段而已。
    如果不是有心人為之,怎么可能每一戶收養他的人家都會聽到這樣一種流言。
    那孩子的身世怕是有問題。
    瞧他的態度毫不在意,別人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行了,他一個小孩子長這么大也不容易,你們就別瞎咧咧了。”奚大強發話。
    “族長,也不是我們計較,還不是烏氏那邊不許他進村,我們奚氏可沒那么嚴苛。”有村民就說了。
    “誰讓烏老頭想把他養到烏氏的名下呢,烏族長自然是不會同意的,要是咱們奚氏要養這么一個命硬克親的孩子,估計也不會同意的。”
    眾人各抒己見。
    “說什么命硬克親,都是流言蜚語,誰知道是真是假。”
    “那烏老頭不就被克死了么?”
    “混說,烏老頭本來身體就不好,而且他都六十多了,村里能活到七十的老頭有幾個?”
    “說的也是,烏老頭年紀到了,身體又不怎么好,應該不是那孩子克的。”
    “……”
    一群人邊吃飯邊討論,說話的聲音未免就大了。
    屋里的人,都能聽到他們討論的話語。
    石頭的腦袋越垂越低,神色也有些哀傷起來。
    “石頭呀,別難過,我們都知道,烏老頭是年歲到了,與你沒有關系。”奚木香嘆了口氣。
    “就是,石頭,你別聽烏族那群碎嘴的人亂說,你的名字都是烏老頭取的,他們是不想讓你姓烏,才會胡亂給你安罪名。”烏蘭花雖然姓烏,可她也沒覺得烏姓有啥了不起的。
    都是泥腿子一個,誰還瞧不起誰。
    “石頭的名字是烏老頭取的?那是叫烏石頭么?”薛小苒看著石頭低落的情緒,有些心軟。
    “哪能呀,烏族長不讓他姓烏,石頭就是小名,意思是讓他活得像石頭般堅硬。”奚木香解釋。
    沒有姓,薛小苒眼睛亮了亮。
    她已經仔細觀察了這孩子一段時間了,“石頭啊,你跟姐姐姓薛好不好?”
    ###
    一本三四百萬的大長文,連載期至少一年半左右,現在文才三十多萬,進度的問題,本文部分種田文,節奏基本不會太快,(_)。今天第三更,應該還有一章900月票加更。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摩尔快乐飞艇 白小姐玄机图点解天几b 棋牌协会 2019年摆什么地摊赚钱 浙江快乐12选5杀号 福彩微信群 陕西快乐十分钟任三统计走势图 2018年基金定投怎样才赚钱 gta5dlc赚钱 山西11选5预测论坛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奔驰宝马娱乐在线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软件 波克捕鱼打美人鱼好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