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178章“有匪君子”3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有匪君子”(3更)
    薛小苒借了客棧小廚房的一個灶臺煎藥。
    這十天分量的藥,分兩種,一種是正常煎熬著喝,一種是煎好用來敷。
    用來敷的藥包,費時少,所以先把這包藥給煎出來,然后換上另一副藥。
    薛小磊跟在她身后幫忙,第一副藥煎好,薛小苒又把第二副藥的煎藥鍋放上灶臺,請他幫忙看著火,她則端著熱乎乎的藥去了連房里。
    用干凈的白布浸入藥汁,給躺著的連敷在眼睛上。
    薛小苒怕太燙,晾了晾才慢慢把浸了藥汁的白布給他敷上。
    “燙么?”
    “還好。”
    連平躺在床上,沒有枕枕頭,但墊了條布巾,防止藥汁滴落,弄臟客棧的床。
    “會疼么?”
    薛小苒輕輕壓了壓藥條,小聲問道。
    “些許。”
    刺痛感如針扎般尖銳,可他面不改色。
    “會疼大概就是有效果吧,忍忍啊。”
    想到十天后,他的眼睛就能痊愈,薛小苒的喜悅遮都遮不住。
    連聽著她帶著歡喜的語氣,冷硬的線條也柔和了下來。
    薛小苒搬了個紅木圓凳坐在床邊,喜滋滋地和連說著話。
    包包縫制什么的暫時放過一邊,讓烏蘭花自己先折騰一下,現下沒有什么比治療連的眼睛更重要的事情了。
    原本她搗鼓包包想和孟丞澤合作,就是為了掙錢給連抓藥治病,如今藥抓好了,合作的事情就不用太著急了。
    當然,錢還是要掙的,后面要用錢的地方還多著呢。
    “那個蘇記少東家眼光真好,一眼認出了拐杖的大用處。”
    “嗯,這種拐杖確實有大用處。”連微微點頭,他親身體會過,知道拐杖的好處。
    回去以后,他讓人做上幾百副,給那些因腿傷退役的士兵送去,有了這種腋下拐杖,斷腿瘸腿的士兵也可以自如走動,給他們下半輩子的生活帶來極大的便利,讓這種拐杖發揮它最大的作用。
    傷筋動骨一百天,腿上受傷,一養就是兩三個月,躺在屋里哪也不方便去,有了拐杖就不同了,只要小心些,拄著拐杖哪里都能去。
    作為藥鋪的少東家,那個蘇記少東家自然也是看中了這一點。
    “這個少東家為人真不錯,還高價把靈芝收購去了。”
    薛小苒聽連說過,那五株靈芝,只有那株黑靈芝比較值錢,全部加起來大約直一百多兩銀子,沒想到總共賣了二百兩,太讓薛小苒驚喜了。
    “那是因為他們店里的掌柜掌眼出錯,加上他們得了拐杖,補償了一個比較高的價位。”
    連接了銀子,也沒說什么,蘇記的業界好口碑果然不是白得的。
    “太好了,出門一趟,花錢如流水,就這么十來天時間,錢袋子都癟了一半,賣了靈芝不僅填補回來,還更多了。”
    薛小苒想到多了那么多銀子,就眉開眼笑,“這些錢,夠你把身上的毒素解掉么?”
    她惦記著更重要的問題。
    “不能。”可惜,她期盼的眼神落了空。
    “解藥所需的藥材非常珍稀。”連今日就問了蘇記少東家,解毒所需的幾味藥,蘇記藥鋪只有其中最常見的兩味。
    而且,就算湊齊藥材,連也沒有把握能把毒都解掉,解藥配方他雖然記得,可他體內的毒中得太久,想要把毒素全部排除,還需找他師兄幫忙。
    “啊,那怎么辦呢?難道毒解不了么?”薛小苒原本高興飛揚的心情,轉眼又落了下來。
    “也不是,只是要找到一個人。”連不忍她失望,低聲說了一句。
    “誰?”薛小苒心急問道。
    “說了你也不認得。”連笑笑。
    “你不說,怎么知道我不認得?”薛小苒氣惱。
    連嘴角微翹,“哦,你有可能認得?”
    他的語氣淡淡的,卻讓薛小苒有種心虛的感覺。
    她當然,額,不會認得,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大概和一個三歲小孩差不多。
    “你說出來,我可以幫你去打聽呀。”薛小苒又從另一方面著手。
    “不用了,他現在大約還在那個深山老林里待著呢,打聽也打聽不到消息的。”連并不想她操心這些事情。
    “那是個大夫么?”薛小苒追問。
    “嗯,是個大夫。”藥王嶺出來的,大概只有自己不是大夫了,連扯了扯嘴角。
    “叫什么名字呢?”她如果不一直追問,這木頭根本不可能與她說實話。
    “……”
    說了她不可能打探到什么消息,她怎么還是那么執著,連無奈,“濮陽輕瀾。”
    “濮陽輕瀾,四個字的名字呢,真稀奇。”薛小苒把名字念了好幾遍。
    四個字的名字很稀奇么?連眉頭習慣性一挑,針扎似的疼痛感加重幾分。
    “不過,這名字,光聽就有一種高風亮節,高潔雅致的感覺。”薛小苒默默把“濮陽輕瀾”的名字又念了幾遍。
    “……”
    連的嘴角卻是一抽,如果光看外表的話,確實有很多不知情的人被其蠱惑,贊其“有匪君子”。
    可惜,卻徒有其表,實際的性情,相熟的人提及他都忍不住牙根癢癢。
    “他是不是很有名氣?”薛小苒又問。
    “小有名氣。”相對于師父而言,師兄低調很多,寧愿在鄉間游走行醫,也不愿進京為權貴折腰,他這師兄最是受不了束縛管制。
    連也從不強求他。
    “有名的話就好找呀,籍籍無名才不好尋吧。”薛小苒腦子轉動起來。
    “他平常喜歡入山采藥,在大城鎮行走的時候不多,找他不容易,等回了祁國再尋吧。”連心知急不來。
    “啊,咱們離祁國還很遠呢,我聽吳州說,從蒼鄲城往祁國邊界,還得走個十來天,祁國國土遼闊,再往你說的京城,又得走二三十天,我滴天呀,屁股要被顛成四瓣了。”
    薛小苒一想到還要在馬車上坐上一個月,感覺頭頂一片陰沉沉。
    “咳,姑娘家家的,說話文雅些。”連低聲訓斥。
    “……”
    她哪里不文雅了?屁股被顛成四瓣都不能說么?
    薛小苒瞅那張大胡子臉,不以為意地朝他做了個鬼臉。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北京赛车2期计划 老11选5开奖软件 天天赚钱软件闪退 进球彩合买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湖北体彩网 广东26选5开奖时间 中国体彩惠州大奖 13127七星彩走势图 机械加工什么最赚钱 现在到底是做什么赚钱 与十个人合作赚钱吗 金沙棋牌游戏平台 全天北京pk赛车两期计划 中国双色球开奖结果 西麓商城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