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216章不早不晚恰巧遇上3更

    第二百一十六章不早不晚,恰巧遇上(3更)
    五月節一過,開始進入盛夏時節。
    陽光炙熱,空氣燥悶,在太陽下趕路的行人,大多滿頭大汗。
    風從敞開的車窗徐徐吹入,帶走車廂內的燥熱的暑氣。
    薛小苒懶洋洋地撐著下巴,有些心不在焉地在宣紙上寫寫算算。
    車廂很大,此時卻只有她一人乘坐,當然,角落還有一個正啃著米錐的阿雷。
    洋漆小幾上擺著青瓷冰紋的茶具,放在小幾上專門防震防滑的凹槽里,即便路況顛簸,茶具也不會傾倒滑落。
    墊坐的蒲團也換成了繡著花開富貴緙絲坐墊。
    雪白的宣紙已經被柳炭條涂鴉的一片黑黑灰灰。
    這是薛小苒讓烏蘭花特地尋了柳條燒制成炭條的。
    她還是不大習慣用毛筆,而且,在車上用毛筆還得倒水研墨,太過費勁,還是用柳炭條寫字方便。
    宣紙旁放著一小摞整齊的蓋著紅印的票子,薛小苒一張一張翻動后,小臉有些茫然。
    這是銀票,整整五千兩。
    昨個兒夜里,連把她叫了過去。
    “這是什么?”
    薛小苒瞧著他推過來的一摞帶著紅印的薄票子,有些迷糊。
    “……不認識?”連盯著她。
    薛小苒眨眨眼,朝那堆票子又看了看,頓時眼睛瞪得溜圓。
    “銀票?”
    她伸手拿過上面一張,匯通票號的銀票子,面值一百兩。
    薛小苒還是第一次見到銀票,她好奇地翻來覆去看了兩遍,這才想起正事。
    “給我銀票干嘛呀?”
    她知道他有錢,能養活得起那么多護衛和下人的大戶人家,怎么可能會窮。
    可是,他有錢是他的事情,莫名給她錢算怎么回事?
    “進京以后,需要花銷的地方很多,這五千兩銀票你先拿著。”
    前些天,她一直帶著烏蘭花他們往外跑,盡買些便宜實惠的小吃食當飯吃,在客棧點餐時,也都挑一些偏素的菜式,連知道,她定然是在憂愁生活費用的問題。
    她手頭還有多少銀子,他不用算都清楚。
    五千兩呀,我去,好多錢呀,薛小苒吃驚地看著那摞銀票。
    “我不要。”薛小苒感嘆過后,把銀票推了回去,“我自己有銀子,不用你的。”
    從前在苦嶺屯的時候,她雖然用了他不少銀子,可后來賣了靈芝,他也算用了她的銀子。
    兩廂一抵過,薛小苒覺著他們不存在誰欠了誰的。
    她當然也不能拿他的銀子了。
    連看著她白皙纖瘦的指頭,把銀票從桌面上推回,微垂著的眼眸就閃了閃。
    果然不出他所料。
    這是要準備跟他劃清界限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帶著些許高深莫測看向她。
    “小苒,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嗯,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薛小苒盯著他,突然發現他臉上的傷痕好像又淺了一些,不注意看都瞧不大出來了,疤痕一淺,他深邃的輪廓就顯得立體起來,這讓他那一臉胡茬看起來,粗獷中帶上了一種隨性的魅力。
    特別是那雙幽深如墨染的黑眸,定定看著她的時候,薛小苒覺著,他眼里似有個浩瀚的大旋渦般,把她整個人都快要卷進去吞沒掉了。
    一時,她不由就迷了眼。
    客房昏黃的油燈隨著夜風輕輕擺動。
    眼前的人兒,眸色帶上了幾分迷蒙的霧氣,粉潤的紅唇因迷茫微微輕啟,細細的碎發沾在細白如玉的肌膚上,雙眸盈盈,水汽潤澤,在昏暗的燈火映照下,嬌弱柔美的女子,讓連的心猛地漏跳了一下。
    安靜的房間里,一股似有若無的曖昧氣息悄然蕩漾。
    “咦?”薛小苒是被對面炙熱如火的視線給燙醒的,她用力眨眨眼,一股熱氣直沖臉頰,讓她感覺頭頂都快冒煙了。
    “你、你不是說什么來著?怎么突然又不說話了。”
    薛小苒強忍著捂臉的沖動,想用氣勢洶洶的語氣掩蓋住自己盯著他看得入迷的事實。
    連緊抿著唇,才沒讓唇角放肆飛揚,他瞧著她粉似朝霞的臉頰,眼眸中漾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嗯,我是說,你把回心菇的事情忘記了。”
    靜謐的空間里,低醇暗啞的聲音帶著一種慵懶的性感。
    薛小苒的耳朵被這聲音電得一身酥麻,臉上的紅霞不禁又深了幾分。
    “回、回心菇干嘛了?”
    她的腦子暫時處于短路中,接收不到他要傳達的意思。
    連淺笑,眼角的愉悅遮都遮不住,“回心菇珍貴稀少,在市面上有市無價,那七朵回心菇,放到市面上,就算出價十萬,也多的是人搶著要。”
    薛小苒驚得嘴巴半張,那幾朵紅得發紫的蘑菇竟然這般值錢?
    “所以,這五千兩銀票只是一部分,回了京城后,我再給你都補上剩下的。”
    連慢悠悠地把話放出。
    薛小苒聞言,驚得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你,你說什么?為什么要給我銀票,回心菇又不是我的。”
    “哦,回心菇不是你發現的?”連好整以暇。
    “額,好像是。”薛小苒撓撓額頭,趕那條大蟒蛇的時候發現的。
    “回心菇不是你采的?”連一句一句拋出。
    “雖然是我采的,可是,那蛇是你打死的呀。”薛小苒喃喃道。
    “如果不是你發現,我當時一個瞎子能看到什么。”連挑眉,“所以,這些回心菇是你的,我花錢跟你買,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么?”
    “……”
    薛小苒有一種走進坑的感覺,她開始負隅頑抗,“可是,如果不是你,我也不認識回心菇呀。”
    “嗯,確實,所以,你在河邊救了我,大概就是天定的緣分吧,茫茫林海,不早不晚,恰巧遇上。”
    連安靜地看著她,眼眸中的光芒如同清晨那道冉冉升起晨光,溫柔中帶著無限期許。
    “……”
    薛小苒不記得自己是怎么從他房間里出來的。
    她暈暈乎乎地回到房里,蒙頭就睡,結果早上起來發現,床頭邊上的那一摞銀票。
    然后,她就想起了他昨夜的話,再然后,她就暈乎地上了馬車,一直到現在。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北京快中彩走势 捕鱼达人3官方正版 在深圳卖水果赚钱吗 福建人的赚钱模式 北京快3_中奖助手 永远只赌二式缆 广州代驾司机赚钱吗 捕鱼大师安卓老版本 赚钱宝一万挣80 梦幻星辉石合成赚钱吗 篮球4×4矩阵图 7号商城怎么赚钱 葡萄浏览器赚钱吗 外汇日内短线赚钱吗 竞价按点击付费怎么赚钱 ewin棋牌app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