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238章等等

    第二百三十八章等等(月票加更)
    夏日的雨,來得迅猛。
    一陣大風吹過,掃盡燥悶的空氣,烏壓壓的黑云轉眼遮蔽了天空。
    樹葉被風吹得沙沙直響,閃電從陰沉的天空劃過,接著雷聲轟鳴。
    大雨頃刻間“嘩啦啦”從天而降。
    屋頂的瓦片被大雨打得“噼啪”作響。
    一隊急駛的隊伍從城門外冒雨進城,大雨傾盆,街上的行人都忙著避雨,空出偌大的街道,正好給縱馬急奔的隊伍提供了充足的空間。
    “踏踏踏”馬蹄濺起的水花四下散開,雨滴打在隊伍身上形成了一片迷蒙的雨霧。
    “這么大雨,趕著去投胎呢。”
    拐角處,一個避之不及的行人被急駛而過的馬匹濺了一身水印,不由暗罵一聲。
    天空陰沉沉的,屋內的光線也變得昏暗。
    烏蘭花把青玉蓮紋燭臺點上,視線頓時明亮許多。
    “小姐,最近隔壁的狐貍好像都沒有動靜。”烏蘭花想起這事。
    “大概是我們最近都沒出門的原因吧。”薛小苒也很是無奈,到了乾酆城十來天,他們出了兩趟門,每次都碰到那個宋景曦。
    為了避免麻煩,后來幾天,他們干脆就不出門了。
    “說起來,都怪他們,我聽小紅她們說,乾酆城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呢,咱們都沒能去看看。”
    小紅是府里的丫鬟,對乾酆城內外都熟悉。
    烏蘭花性格開朗,這些日子與府里的幾個丫鬟聊得挺開心的。
    “哦,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薛小苒來了興致。
    “城西的城隍廟,城北的瓦舍,城南的集市,哪都熱鬧。”烏蘭花掰著手指數道。
    “那,要不咱們選一處去瞅瞅,應該不會再遇到那只狐貍了吧。”薛小苒摩挲著下巴。
    “方魁說的,遇到了也不怕,誰敢攔著您,保準打得他滿臉開花。”烏蘭花對方魁的話還是挺信服的。
    她最近練了棍法,一手棍子舞得虎虎生威,可在方魁手里,連三招都沒走過。
    “那好,明兒天氣好的話,咱們……”
    她話還沒說完,外面“嘩嘩”的大雨聲中,就夾雜了幾分喧嘩聲。
    薛小苒和烏蘭花互看了一眼,默契地朝房門處走去。
    拉開房門,前院的喧雜聲更為明顯了些。
    “小姐,我去看看。”烏蘭花有些興奮,拿起屋角的油紙傘,也顧不上鞋子會被打濕,一溜煙朝前院跑去了。
    喧鬧聲中夾雜著馬匹的嘶鳴聲。
    薛小苒似有所動,抬眸看著滿天飄灑的雨滴。
    不會吧,這么大雨呢。
    半刻鐘后,烏蘭花“啪啪啪”跑回來,半條裙子都濕透了,但她臉上卻是一臉興奮。
    “小姐,他們回來啦!”
    真是他們回來了,薛小苒面露喜色。
    “我過去看看,蘭花,你換身衣裳吧。”
    薛小苒接過她手里的油紙傘。
    “公子他們在沐浴呢,特地交代了讓您別過去。”
    烏蘭花卻沒把傘給她。
    “啊?他還交代了這事,管得還真夠寬的。”薛小苒嘀咕一聲,不過,看著“嘩啦啦”的大雨,也沒再堅持。
    “他病好了么?”她比較關心這個。
    “看不出來,公子臉上的疤痕倒是都消了。”烏蘭花搖搖頭,她也只和公子說了幾句話而已。
    臉上的疤痕都消除了?薛小苒聞言,感覺有些心眼難耐。
    大雨卻一直沒有停歇的痕跡。
    烏蘭花換了身衣裳后,湊到了她跟前,小聲道:“濮陽公子的臉色很不好,板著一張臉陰惻惻的。”
    薛小苒啞然。
    等她見到濮陽輕瀾的時候,他的臉色果然很是不好看。
    他換了干爽的長衫,半干的長發披散在肩背后,陰沉著一臉英俊的臉坐在太師椅上。
    郁風揚也是濕噠噠著半個腦袋立在他身后。
    薛小磊坐在一旁,不時緊張地看著他們。
    雨勢變小一點后,薛小苒就和烏蘭花過來了。
    沒想到,客廳里只有他們師徒和薛小磊。
    連跑哪去了?薛小苒心里嘀咕。
    “薛姑娘。”倒是客廳里的濮陽輕瀾起身相迎,難得的是一張臭臉也露出了笑容。
    “濮陽公子,郁小哥。”薛小苒笑著走了進去,“怎么冒著這么大雨回來了,看把你們淋得,都濕透了吧。”
    濮陽輕瀾聞言,一張臉頓時又耷拉下來了,“還不是因為那臭小子。”
    他們還沒進城門,就開始刮大風了,他說要避雨,那小子非說就幾步路程。
    結果,個個都變落湯雞了。
    要不是他的藥材都有防雨的油紙包著,他非讓那臭小子賠不可。
    說起藥材,濮陽輕瀾眼睛發亮地看向薛小苒,“薛姑娘,聽小七說,那些回心菇都是你采的?”
    薛小苒微愣,想了想后,點點頭。
    濮陽輕瀾立即和她商量買回心菇的事情。
    “這,你該問連吧。”回心菇雖說是她采的,可薛小苒總覺著,那東西,如果不是連認識,誰會吃飽沒事干去挖它呢。
    所以,她一直沒覺著回心菇是自己的。
    “小七讓我跟你買,薛姑娘,這次小七一共用了三朵回心菇,剩下的,你想怎么賣?”
    濮陽輕瀾還不清楚連手里剩幾朵,所以,他先試探著問了一句。
    “這樣啊,我也不清楚行情呀,要不剩下四朵,您看著給吧,回心菇雖然是好東西,可也要在懂得發揮它的作用的人手里,才有用處。”
    既然連讓她賣,那她就賣了好了,藥材這東西也得到了大夫手里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
    濮陽輕瀾一雙眼眸頓時亮得像燈泡,居然還有四朵回心菇,那臭小子藏得可真深呀。
    “那行,那我就出……”
    “等等。”低沉醇厚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語。
    薛小苒面露驚喜,轉頭看向門外。
    一身淡雅緗色長衫的連緩緩邁過了門檻。
    他一頭鴉青色的烏發隨意束起,從前淺淡交錯的疤痕,如今一絲印記皆無,光潔飽滿的肌膚透著隱隱光澤,深邃的眼眸里似有異彩流動。
    以往略長的胡茬也精細修剪了一番,一張臉更顯輪廓分明,他就這么站在那里,都透著一股優雅適意的風范。。
    “連,你回來啦!”
    看到他熟悉的身影,薛小苒起身朝前走了兩步,笑得眉眼彎彎。
    ###
    2700月票加更,下次加更在3000月票,謝謝親們的投票。么么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如何开发网游赚钱 天天2棋牌下载安装 卖自己纳的鞋垫赚钱吗 36棋牌最新版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三张牌作弊器 昆山紫燕百味鸡赚钱吗 视频点赞多为什么能赚钱 幸运赛车玩法 数字大转盘游戏能赚钱码 重庆幸运农场破解技巧 日照市体育彩票官网 手机不用下载软件赚钱 欢乐捕鱼人辅助 3d胆拖中奖计算器 历史开奖胜负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