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269章離別如此突然

    第二百六十九章離別如此突然(月票加更)
    薛小苒瞧著連駕著踏雪而來,長腿一轉,縱跳一跳姿態瀟灑的從馬背上躍下。
    只見他一揮手,趕車的護衛立即下了馬車。
    車門處裝上了竹簾后,趕車時,她們的車門就半敞開著,保持車廂內的通風。
    “烏蘭花,你先下去,我有話與你們小姐說。”低沉的嗓音透著不容置喙的威嚴。
    烏蘭花轉頭看了薛小苒一眼。
    薛小苒隱約瞧見了前面的情形,雖然沒聽清楚他們說什么,但她估摸著是有事發生了。
    知道連確實有話要說,要不然,他的臉色不會這般陰沉。
    “你先去紅姑那里待著。”薛小苒示意。
    烏蘭花點點頭,掀起竹簾下了馬車。
    連翻身而入。
    身上帶著一股焦灼躁動的氣息。
    “怎么啦?”
    瞧他心緒不佳,薛小苒也顧不上,一早立下的要疏離他的遠大志向。
    “小苒,我得先行一步,啟程回京。”連盯著她的雙眸。
    薛小苒一愣,眼眸里有一瞬間的慌亂,沒想到離別來得如此突然。
    “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她眼底那抹慌亂,映在連眼里,突然有些心疼。
    “沒出什么事情,是父皇要求我即日進京,參加皇貴妃的壽辰。”
    他毫不隱瞞告訴了她。
    薛小苒雙唇微張,聽他說著“父皇、皇貴妃”這些陌生又耳熟的詞匯,她一時覺著有些奇幻。
    “壽辰的日子是六月十日,離現在只有不到四天時間,所以,必須快馬日夜兼程,還能趕回京城。”
    連耐心解釋。
    “哦。”薛小苒不知該作何反應,只得愣愣應了一聲。
    連瞧著她有些傻呆呆的樣子,就覺著一陣心軟。
    “你跟著永嘉和師兄一道進京,不要擔心別的事情,永嘉是我姑姑的女兒,和我比較親近,你可以與她多接觸些。”
    他牽過她的手,她微微掙扎,他卻堅持不放。
    “小苒,我知道,你顧忌著我身份的問題。”
    薛小苒有些心虛地移開眼。
    “可是,那些并不是最重要的。”
    時間不多,連伸手捏著她纖細的下巴,把她的臉扭正。
    薛小苒頓時對他翻了白眼,“啪”的一下拍開了他的手。
    “不許像個登徒子一樣。”
    連啞然失笑,“怎么就像登徒子了?”
    “不顧別人的意愿,對人動手動腳的。”薛小苒皺著鼻子,斜睨著他。
    連突然不語,用他深邃如潭的黑眸深深凝望著她。
    生生把薛小苒看得有些手足無措。
    “小苒,你不愿相信我嗎?”
    “自然是相信的。”薛小苒抬眸看他認真的臉,有些嚅嚅。
    “那你記得,只要你愿意做那采花的姑娘,那花就會干凈整齊沒有毛刺地送到你懷里。”連很認真地說道。
    薛小苒輕咬下唇,心里有些動容。
    “別咬。”連的大掌撫上她精致的下顎,拇指輕輕劃過她微潤的粉唇,眼神頓時暗了暗。
    心隨所動,他俯身輕輕在那粉潤的唇瓣上用力吻了一下,然后在薛小苒沒回過神的時候,快速把她攬在了懷里。
    “我去和永嘉交代幾句,你記住我的話,不許胡思亂想的,過幾天,我們在京城見。”
    說完,他放開了懷里柔軟的少女。
    深深看了她一眼后,掀開竹簾下了馬車。
    “……”
    她,又被他親了。
    薛小苒看著還在微微晃動的竹簾,一張臉只覺著火熱熱的灼人。
    這人,真是太霸道了,怎么能不經過她的同意,隨便親人呢。
    她捂著唇,一雙大眼睛用力瞪著車外,即使,他早已沒了蹤影。
    他剛剛說什么來著,薛小苒腦袋熱得有些轟轟響。
    想到他隱喻的承諾,薛小苒心里又有些亂糟糟的。
    那邊,連大步朝永嘉的馬車走去。
    “七哥,左傾怎么來了?”永嘉郡主沒有下車,但外面的情形自有人回稟她。
    她表情有些激動,“他是不是跟著我的車隊來的?”
    如果是她泄露了七哥的行蹤,那她就太對不起七哥的信任了。
    “不是。”連搖頭,“他帶著父皇的口諭趕來的,應該是有人把我的行蹤報了上去。”
    “那,現在如何是好?舅舅遣了左傾過來干嘛?”永嘉郡主忙問。
    連把事情告訴了她。
    “我先一步回京,你和師兄還有小苒他們慢一步走,師兄那里,我會叮囑他的,你也別怕他跑了,他還有重要的藥材在我手里呢,他不會舍得放棄的。”
    連笑著拍拍她的肩膀。
    永嘉郡主眼眶微紅,輕輕點了點頭,“謝謝七哥了。”
    “和我客氣什么。”連輕笑一聲,“這一路,你仔細些,小苒小磊他們從前在小地方生活,外面很多事情他們都不大清楚,你多擔待著點,師兄做事,不夠細心,還是得靠你了。”
    永嘉郡主看他的眼神就帶上了幾分古怪。
    她這七哥,那么清冷疏漠的一個人,居然會這般事無巨細地交代這些瑣碎的事情,那兩姐弟在他心里的份量,她得重新估算了。
    “七哥,你……”
    她斟酌著語氣想問一問。
    連卻沒給她機會,“好了,我去交代師兄幾句,你們按著行程慢慢走,不用太趕了。”
    說完,他轉身離開,快速掩飾住微紅的耳垂。
    濮陽輕瀾還在和左傾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瞧他走來,就上前迎了幾步。
    “都交代清楚了?”他臉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欠揍樣。
    連橫掃了他一眼。
    “師兄,你惦記著的東西,我帶回京城去了,你要想要,就把她們安全帶回京城再說。”
    “啊――”濮陽輕瀾怪叫一聲,飛起一腳朝他踢去。
    連運功一握,抓住他惱羞成怒的一踢,然后用力一推。
    濮陽輕瀾往后退了兩步,氣得指著他破口大罵。
    “你這混賬小子,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師兄了,你這么坑我,是想讓我跟你斷絕關系么?”
    連瞥了他一眼,“逃避是懦夫的行為,師兄,你這樣會讓師父很失望的。”
    “……”
    濮陽輕瀾一噎,憤恨地瞪著他,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到天邊去。
    ###
    3900月票加更,謝謝大家的投票,記得去大神對決給屋里珍珠也投一票哦。6月5日前,每人每天都可以投一條,么么。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棋牌通比牛牛 南粤36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彩乐乐 网上百家樂赌博 财神捕鱼app官方下载 万能棋牌娱乐老版本 幸运赛车群 杏彩娱乐群 浙江十一选五结果 2018在银川跑出租车赚钱吗百度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彩宝网 凡购商城是怎样赚钱 淘宝卖渔具赚钱吗 网上什么职业赚钱快 甘肃11选5软件下载 11选5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