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275章冷硬如石3更

    第二百七十五章冷硬如石(3更)
    “六哥,還沒恭喜你新婚大喜呢。”連淡然說道。
    嘴里說著恭喜,臉上卻一絲笑容皆無,皇浦連礫臉皮一抽,“多謝七弟,你能平安歸來,才是最大的喜事。”
    皇浦連礫臉上帶著一種看似溫和賢良又友善的笑容。
    連多看一眼,都嫌膩味。
    每天把自己偽裝成一副溫良恭儉的樣子,就能掩飾住狼子野心么?
    有些帳,是遲早要算的。
    他冷下了臉,一股氣壓無聲無息散開了去。
    皇浦連礫的笑臉就是一僵。
    武軒帝好武,皇子們從小也習武,可是,都是嬌生慣養長大的皇子,能有幾個吃得了習武的苦。
    所以,一群皇子里,除了天生好武的厲王皇浦連鵬武藝不錯外,其余的皇子于武藝上都是半吊子水平。
    當然,皇浦連不同。
    他因為特殊原因,七八歲就拜了神醫裴志遠為師,此后一直跟著他師父習武游歷,偶爾也會回京,他習武天賦好,又有名師教導,十四五歲后,一身超高的武藝簡直打遍京城無敵手。
    后來,他師父去世,他自請去鎮守邊境,在戰場歷練幾年后,再次回歸京城,一身煞氣沖天的強大氣場,簡直讓人心驚。
    如若不是身份上的問題,他肯定是武軒帝最為中意的皇位繼承人。
    皇浦連礫牙根暗咬。
    他雖然沒有繼承大統的資格,可他的態度卻對武軒帝有著很大的影響。
    大皇子性格溫厚規矩,行事做派不得武軒帝喜歡,所以,就算他是王皇后嫡出的長子,這么多年了,武軒帝依舊沒有立他為太子的意思。
    可是,大皇子與七皇子私交好,只要他站在大皇子那邊,武軒帝就會考慮他的意思。
    大皇子的籌碼自然就加重了。
    皇浦連礫不是沒試過拉攏這個他,可惜,那是個油鹽不進,冷漠孤傲的性子,和他多說幾句話,他都不耐煩,想要拉攏他,簡直比登天還困難。
    “七哥、七哥,你是從哪回來的?路上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沒有?”皇浦連轅一直往連身旁湊。
    因是最小的皇子,又頗得武軒帝的喜歡,所以大多數人都會讓著他一點,于是養成了他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動個性。
    即便對上連的冰山臉,他也不怎么害怕。
    “我,不是去玩的。”連淡淡瞥了他一眼。
    “那你是去干嘛的?”皇浦連轅一問,四周的人都看向了他。
    連摩挲著桌面上的白玉酒杯沒有回答。
    皇浦連轅頓時有些忿忿,“七哥也變得不利爽了。”
    “九弟,不許瞎說,你七哥有他自己的考慮。”酆王輕斥皇浦連轅。
    皇浦連轅撇撇嘴,不以為然。
    宴席依舊繼續,不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突然回歸的七皇子身上。
    皇貴妃那里反而沒幾個人注意了。
    “妹妹,你這次的生辰當真是風光無限,就連失蹤許久的七皇子都趕回來給你祝壽了,可真是雙喜臨門的大喜事呀。”
    一身水紅如意五彩祥云朝服的德妃搖著精致的綾絹扇,笑吟吟湊到了皇貴妃身旁。
    德妃只比皇貴妃早兩年入宮,當年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美人遲暮,眼角唇邊都有了淺淺的歲月痕跡。
    與保養得如同花信年華般,貌美依舊的皇貴妃實在沒法比。
    所以,平日她們這些有了年紀的妃子都不樂意,與她站得太近,生怕被她襯得老了一輩。
    可今日不同,七皇子回來了。
    在這后宮里一同生活了二十年,德妃可清楚得很,這個當年的西岐第一美人,壓根就不喜歡她這個兒子。
    每次見了,雖然也會笑著問話,但眼底沒有一點笑意,有時候,還會被她捕捉到一種詭異的恨意,只要當過母親的人就知道,那絕對不是一個喜歡孩子的母親會有的態度。
    也就是圣上色迷心竅,覺著皇貴妃假惺惺地哭兩聲,就是為七皇子擔憂。
    德妃心里冷笑一聲。
    “多謝姐姐的關心,不過,聽聞厲王上個月在京郊調戲了一個良家女子,害得那女子投了湖,你是不是該多關心一下他的事情呢。”
    皇貴妃一張艷色魄人的臉一絲笑意皆無,這個皇宮內,能讓她受委屈的人不多,眼前這女人當然不在其中。
    “……”德妃被噎得臉色一變,“妹妹別聽人瞎說,那女子好生生的活著呢。”
    “哦,活著就成了么?毀掉的名節能找回來么?”
    皇貴妃語氣冷然,一雙瑩瑩黑眸帶上了絲絲怨恨,她最恨這種仗著身份暴力禍害女子的行為。
    所以,蠻橫粗暴的厲王是她最不喜歡的皇子之一。
    像足了他那專橫野蠻的老子。
    “連鵬說了要抬她進府,她不識抬舉怪誰。”
    德妃也不高興了,一個小小的農家女子,能讓她進府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居然還不知好歹。
    “人家也許有了未婚夫婿或者心上人,厲王這樣,與強搶民女有什么區別。”皇貴妃譏諷道。
    “妹妹這么在意那個女子干嘛?”德妃有些狐疑,“皇上都沒說什么,妹妹倒是很在意呀。”
    “哼,皇上能說什么,在他眼里不過是件風流韻事而已。”皇貴妃半垂的眼眸里閃過陰戾之色。
    老子兒子一個德性,都是惡心人的下流胚子。
    她的眼眸不由朝那群身穿蟒袍的皇子看去,厭惡陰鷙之色越發濃重。
    宴席散去,連被武軒帝傳去了御書房。
    武軒帝負著手,在御書房內來回踱步。
    “你是說,中了西芪隱門的綿骨軟筋散?”
    他凹陷的眼眶有著深深的陰影,心頭跳出一個念頭,不過很快又抹了去。
    “是,上個月才找到師兄,他幫著解的毒。”連平鋪直述。
    “輕瀾也回來了?”武軒帝臉上頓時浮現喜色。
    他最近的身體每況愈下,就算吃了丹藥,作用也不大,這讓他很是惱火。
    連抬眸瞧了眼他青白的臉色,隨即垂下眸子。
    他早就不會對這個父皇寄予什么希望了。
    這個男人心里,自己的意愿永遠排在第一,他不喜歡聽的,不樂意看的,他就選擇性不相信,自動忽略掉。
    小的時候不懂事,總覺著把事情告訴父皇,他就會為自己做主,結果,就被狠狠的現實教訓了。
    “是,師兄在回京的路上。”
    如今的他,一顆心早就冷硬如石。
    “輕瀾回來,就叫他趕緊進宮。”武軒帝喜形于色。
    “是。”連淡淡應下。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泰皇彩票首页 捕鱼达人网站 贪玩蓝月2019手游下载 中国体育彩票竞彩足球混合过关 农业和林业哪个赚钱 直销公司为什么不让人赚钱 甘肃11选5任3最热号码 在家里躺着可以赚钱吗 如何利用手机游戏赚钱吗 四川时时彩高手 赚钱吧软件下载 福建11选5复式 千炮捕鱼游戏平台 歌手的歌都免费听怎么赚钱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山东11选5走势图-前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