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292章遭罪3更
    第二百九十二章遭罪(3更)
    “退朝――”隨著一聲尖銳高亢的聲音在正殿上空響起,殿內的文武百官緩緩向外移動,三三兩兩走到一起議論紛紛。
    厲王冷著一張臉,余光掃了眼龍椅旁一身玉帶嵌珠,金黃蟒袍,沉穩溫儉的酆王,眸里的厲色一閃而過。
    最后還是讓酆王負責監國,他們下面這些皇子折騰來折騰去,還是斗不過嫡這一字么?
    他面色一沉,身上的冷意更深了幾分。
    “五哥,咱們一道去探望父皇吧。”六皇子皇甫連礫溫潤如玉,風度翩翩朝他走來,清俊的臉上帶著謙良溫和的笑容,仿佛對酆王監國的事情,毫無觸動。
    厲王斜睨了他一眼,這個披著羊皮的狐貍,最是裝模作樣不過,他似笑非笑,“行啊,不過,父皇發話,非召不要去打擾他,六弟要能進得去,那就帶一帶哥哥吧。”
    “瞧五哥說的,父皇向來最喜歡五哥利爽豪邁的性子,五哥去探病,父皇定然會允見,該是五哥帶著六弟一道才是。”六皇子不急不緩地把球踢了回去。
    “你們也別費那些勁了。”
    有蒙族血統的王高大健碩,五官深刻,加上身著冠服,更顯身量高挺,立在大殿中,也只有同樣高大偉岸的七皇子皇甫連能與他身量相當。
    “聽聞,昨夜皇貴妃都被攔在了雍寧宮外了,你們覺著自己還能越過皇貴妃不成。”直爽的王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譏笑。
    厲王和六皇子互看一眼,這消息他們當然也知道。
    不由地,他們就看向了往殿外走去的皇甫連。
    “七弟,別急著走呀,一道去探望一下父皇吧。”皇甫連礫上前幾步,攔住了氣勢清冷的皇甫連。
    “六哥,你們去吧,我還有公職在身,就不奉陪了。”皇甫連深邃如潭的黑眸掃了眼前攔路人一眼,從容繞過他往殿外走去。
    皇甫連礫被他冷眸一掃,心里有些發緊。
    “呵,我說六弟呀,你又何苦拿熱臉去貼那個冰塊呢,人家呀,現在掌管著皇城禁衛軍,與我們這些閑職可不同。”厲王銳利的眸子盯著那道高挺的背影,眸子里諱莫如深。
    皇甫連礫臉上依舊掛上謙遜的笑,“七弟負責皇城安危,自是不得閑空,二哥,五哥,咱們去一趟雍寧宮吧,不管父皇見不見,咱們做為兒臣的,態度總是要有的。”
    慣是會拿腔作勢的,王和厲王同時瞟了他一眼。
    最終,三人趕上酆王,一道去了雍寧宮探病。
    不出意外的,被拒在了殿外。
    “四位殿下有心了,不過,圣上正在接受治療,不便探望,殿下們請回吧。”
    濮陽輕瀾依舊穿著昨日入宮那身鴉青色暗紋刻絲錦袍,頭發有些散亂,衣袍也帶著褶皺,態度不吭不卑,俊朗的臉上帶了幾分疲憊,神色隱隱有些不耐煩。
    他沒有官職,也不再是寧伯侯世子,如今只是一介布衣,可是,這宮里無論是誰,都不敢小覦于他。
    “輕瀾,父皇的身體可有好轉?”酆王因著皇甫連的關系,與濮陽輕瀾也算熟悉,連忙先問了一聲。
    “酆王殿下放心,圣上意識清醒得很,只是現在需要絕對的靜養,朝中若無重大事情,就暫時不要來打擾圣上。”濮陽輕瀾揉了揉眉心,“我還忙著炮制藥材,就不與各位殿下多話了。”
    他拱手送客,武軒帝一身丹毒入骨,如若不是手里還有幾朵回心菇,濮陽輕瀾還真沒把握能把武軒帝的小命從閻王手里搶救回來。
    可是,就算把他的小命救回,濮陽輕瀾也不甚高興。
    托了新認表妹的福氣,才得了這么四朵回心菇,這一下至少就得用掉一半,濮陽輕瀾心疼得直抽抽,恨不得指著武軒帝大罵一頓,師父還在世前,就很慎重的告誡過他。
    非得把小命都作沒了,才幡然悔悟珍惜小命,這一番折騰,不知要耗費掉他多少珍惜靈藥,濮陽輕瀾捶胸跺足。
    送走探病的皇子們,又有一波探病的重臣,濮陽輕瀾也懶得出面了,讓王皇后的人去周旋吧。
    他往回走,郁風揚匆匆跑了過來。
    “師父,圣上喚您。”
    “……”
    濮陽輕瀾沉著一張臉往偏殿走去,這武軒帝年輕的時候殺伐決斷,心智堅定,肆意疏狂,確實是個人物,可惜,一身臭毛病同樣也多,好色貪杯,專斷恣意,好大喜功,奢華鋪張,還喜猜忌。
    “皇上,可是哪里不舒服?”
    熱氣氤氳的屋內彌漫著濃濃藥味,武軒帝靠在熱氣騰騰的浴盆里,感覺自己快要被熱昏過去了。
    “輕瀾呀,現在可是最熱的六月天呀,你,讓朕泡這滾燙的藥澡,是要把朕給煮熟了么?”
    武軒帝有氣無力地說了一句,伸手用浴盆旁的布巾抹了把熱得通紅的臉。
    “皇上,這是最溫和有效的排毒方法,您身上的丹毒已經沉淀到四肢全身,如果不以這樣的法子排出毒素,根本逼不出您身上的丹毒,而且,上個月,連的毒也同樣是這樣排除的。”
    濮陽輕瀾微微躬身回話,半垂的眸里卻閃過一絲冷笑,不讓你遭足罪,你還以為從閻王手里搶回你這條命很簡單一樣。
    年過半百還想著夜夜笙歌金槍不倒,靠著助陽丹藥都要寵幸后宮,這樣好色荒淫的男人,濮陽輕瀾還真沒見過幾個。
    “啊,連也被煮了一回呀。”武軒帝熱得燥紅的臉,口里喘著熱氣,心里總算有了點安慰。
    被剛熬出鍋的藥水泡著,與被煮實在沒有什么區別,武軒帝難受得直扭動。
    還好,隱門的綿骨軟筋散都能解了,他身上的丹毒定然也都能排掉,武軒帝心里有了盼頭,總算壓抑住爬出藥桶的那顆心。
    “皇上,把藥喝下去。”濮陽輕瀾接過郁風揚端進來的白玉藥碗。
    一旁立著的李公公忙走過去接住。
    武軒帝一瞧見那黑如墨汁的湯藥,整張臉都有些抖了起來,似乎那碗里不是湯藥,而是毒藥一般。
    ###
    端午節快樂(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幸运飞艇彩票走势图 湖南1.7亿彩票大奖得主 祝福语中带赚钱如割草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任选9场怎么玩 腾讯分分彩计划刷不出来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吉林十一选五胆码预测 七星彩开奖有规律 球探冰球即时比分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内蒙古11选5历史数据 十堰车队送车司机怎样赚钱的 摆摊小吃和开小吃店哪个赚钱 28岁女学什么技术赚钱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