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385章故意還是巧合
    第三百八十五章故意還是巧合(月票加更)
    宋景曦也瞧見了迎送亭旁的永嘉郡主。
    他忙揮停了車隊,翻身下馬。
    “見過永嘉郡主。”宋景曦拱手作揖。
    “遠安候世子。”趙永嘉還禮。
    “郡主,這是來送行?”宋景曦眼眸閃過一道精光。
    送的是去藥王嶺的隊伍吧。
    濮陽輕瀾要回藥王嶺為武軒帝取藥材的事情,消息靈通的人家大多都知道了,但具體的出發日期卻沒幾個人清楚。
    沒想到,居然會是同一天。
    “世子,這是準備返回西芪?”趙永嘉沒回答他,反問了一句。
    宋景曦淺淺一笑,配著他一身白色云紋勁裝,頗顯俊逸儒雅。
    “是,郡主,宋某與舍妹準備歸家。”
    “那,祝你們一路順風了。”趙永嘉卻不想與他過多交流。
    看著永嘉郡主的隊伍朝西城門奔去,宋景曦有些疑惑。
    皇甫連居然沒來送行。
    不是說,德福縣主是他心悅的對象么?
    雖然現在是上朝時間,開始,請假出來一趟,應該不難吧?
    這是為何呢?武軒帝病重離不開人?還是德福縣主其實在他心中沒那么重要?又或是別的什么原因?
    宋景曦翻身上馬,催動胯下的馬匹,車隊開始快速前行。
    他們剛離開不久,大家的方向都朝西,趕一趕,應該能遇上他們。
    ……
    “真討厭,為什么九皇子會跟著過來的?”董明月挽著薛小苒的胳膊,有些懨懨道。
    “他跟過來,有什么問題?”
    薛小苒瞧著有趣,這兩人吵吵鬧鬧的,頗有些歡喜冤家的感覺。
    “問題可大了,他任性又蠻橫,什么事情都喜歡往前湊,身份還擺在那,不讓他都不行,一副小孩子心性。”
    董明月邊說邊搖頭,一臉**裸的嫌棄。
    薛小苒失笑,“你和他一樣大,他小孩心性,你也差不多。”
    這話可讓董明月炸毛了,她立即義正言辭指出,她比七皇子大半歲有余,絕對不是小孩心性。
    薛小苒哈哈大笑,董明月氣惱,揪著她讓她改口。
    薛小苒就想起,今兒一大清早,天都沒亮的時候,董將軍和她的兩個哥哥,護送她到薛府的情形。
    三個五大三粗又氣宇軒昂的男子,圍著不算嬌小的董明月,不停叮嚀,反復交代,要不是趕著上朝,他們還不想離開。
    這是個蜜罐子里長大的姑娘,薛小苒心中是羨慕的,難怪以她這樣容易得罪人的性格,還是活得這般自在爛漫,皆因背后有一家子人寵著她,護著她。
    皇甫連轅騎著黑旋風不遠不近地跟在馬車旁,不時聽到馬車里傳出的打鬧笑聲,感覺心里有些癢癢的。
    正想著一會兒找什么借口靠近她們,就瞧見自己的暗衛駕馬過來了。
    “殿下,后面有隊人馬接近,是遠安候世子的車隊。”
    宋景曦?皇甫連轅楞了一下,前段時間,宋景曦經常往他跟前湊,兩人還算混得挺熟。
    后來,父皇病重,他又被七哥逮住兩次,就沒敢隨便翹課,老老實實去了一陣國子監,自然就和宋景曦遠了些。
    前幾天,手下好像回稟過,宋景曦兩兄妹即將返回西芪,他也沒放在心上。
    沒想到,他們居然是同一天離開京城。
    他心里正嘀咕著,宋景曦已經單獨拍馬過來了。
    濮陽輕瀾遠遠瞧著寒暄的兩人,眼里的精光一閃而逝。
    遠安候世子宋景曦,選擇這個時候離開京城,不知是故意還是巧合。
    皇甫連轅帶著宋景曦過來打招呼。
    濮陽輕瀾淡淡應酬了幾句。
    宋景曦的車隊與他們的車隊都往西行,大約有一天的路程,會走同一條官道。
    也是就是說,這一天的時間內,宋景曦都會跟在他們身后。
    薛小苒和董明月也聽到了動靜。
    “這也太趕巧了,難道今天的黃歷上寫著宜遠行?”
    她小聲朝董明月叨咕。
    董明月抿嘴偷笑,“你還真猜對了,我娘特地瞧過日子,說今日宜遠行,所以,她才放心讓我出門來。”
    “……”
    薛小苒眨巴了一下眼,好吧,那就算巧合好了。
    濮陽輕瀾借口急于趕路,沒有讓馬車停下來,與宋景曦他們過多寒暄。
    所以,車隊依舊勻速前行。
    宋景曦自己一直騎著馬,跟在皇甫連轅身旁,與他拉扯閑談。
    皇甫連轅正好也悶著無事,樂得有人陪他說話。
    “……九殿下至善智孝,親自為父取藥,孝心讓人感動。”
    “呵呵。”饒是皇甫連轅臉皮厚,聽了這奉承的話,也覺著臉皮燒得慌。
    “……先前在城門外遇見了永嘉郡主,怎么沒瞧見七殿下來送行呢?”宋景曦東扯西拉一番后,假裝不經意問了一句。
    “我七哥哪有空,宮里的事情忙得很。”
    濮陽大哥出宮,只留下郁風揚一個小徒弟,七哥作為裴神醫的親傳弟子,就算沒有濮陽大哥那般厲害,但有他在雍寧宮里鎮守,父皇也會感到安心許多。
    宋景曦做出一臉恍然的表情,但隨即又壓低聲音,“這不是德福縣主要離京嘛,我以為,七殿下會抽時間來送行。”
    瞧他一臉意味深長,皇甫連轅撇撇嘴,斜斜睨了他一眼,沒想到這宋景曦也這么八卦,“沒有的事,小道消息不要輕信。”
    他一臉義正言辭為他七哥正身。
    雖然他七哥對待德福縣主確實很不一般,不過,只要還沒官宣,一切都做不了數。
    皇甫連轅也不蠢,有些話當然不能隨便告訴外人。
    宋景曦忙點頭附議,眼眸不由自主朝車隊中間那輛顯眼的馬車看去。
    看來七皇子也沒有想象中那般在意德福縣主。
    中午,趕了半天路程的車隊,在一個小鎮外落腳。
    他們人數太多,大部分人馬都留在了鎮外自己生火做飯。
    濮陽輕瀾和皇甫連轅帶著近衛跟在兩輛馬車后去了鎮上一家最大的酒樓。
    宋景曦兩兄妹自然也跟上。
    既是出皇差,自然不用節省費用,他們定下了整個二樓。
    宋景曦厚著臉皮帶著妹妹宋寧曦蹭了上去。
    雙方又是一番見禮,男女客各分了一桌。
    “縣主,沒想到,我們會一路同行,真是緣分呀,寧曦敬你一杯。”宋寧曦點了一壺百花釀,飯菜剛上桌,她就讓侍女倒了三杯酒,一一擺在了桌上。
    薛小苒看了眼白瓷杯里清澈的水酒,搖了搖頭。
    “下午還要趕路,酒就不喝了,宋小姐隨意。”
    直接拒絕了她的敬酒。
    宋寧曦握著酒杯的手就是一緊,眼底漸漸聚積起了怒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黄金城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网店现在卖什么赚钱 华彩网安卓 开天猫赚钱 大地彩票群 恐怖嘉年华汉化版下载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 双色球蓝色公式 那里有双色球合买 一定牛北京快三走势图 海口彩票网 快赢彩票群 AG游戏里的跳跳乐赚钱技巧 发展联盟赚钱 华东15选5预测浙江 73棋牌财神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