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518章向往的生活1更
    第五百一十八章向往的生活?(1更)
    薛小苒歪歪斜斜地靠在連身上,臉上還有些氣氣哼哼的。
    這家伙不知掐了她哪個穴位,讓她的胳膊又酸又麻。
    連伸手捻開她散亂柔軟的長發,“今天小九過來了?”
    “嗯,帶了一堆干果給阿雷,阿雷這個月的零嘴不用再愁了。”薛小苒就笑了。
    連看了眼笑盈盈的她,一時就有些忍俊不禁。
    剛才還氣呼呼的,沒一會兒就雨過天晴了,心情轉換得還真是快,這脾氣就像六月天的陣雨一樣。
    他靠在羅漢床上,指頭卷著她的長發,神情閑適。
    薛小苒斜斜窩在他懷里,把今天去看店鋪的事情和他說了一遍。
    “嗯,盤下店鋪的銀子夠么?”連想起她把賣回心菇的銀子都給了自己。
    “夠的,我有錢。”薛小苒底氣很足地說了一句。
    連淺笑。
    “哦,我叫你過來是有別的事情的。”薛小苒想坐直身體,可一動,發現頭發在他的指頭上纏繞著,白了他一眼后,把頭發扯了過來。
    然后,說起了蘇靈的事情。
    連原本舒適的神情變得肅穆起來。
    蘇靈居然與他攪合在了一起?
    連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瞇,那日在皇宮外引起了老六的注意,他就一直盯著蘇靈?他想要干嘛?
    “清寧說,蘇靈出來的時候,發髻有些散亂,臉色也是紅紅的。”薛小苒朝他神秘地眨眨眼,這兩人不知是誰搭上了誰,反正不會是只約了吃飯那么簡單。
    “……”
    這么明顯的提醒,連怎么會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呢。
    只是,這位姑娘,你不該懂的事情,是不是懂得太多了些。
    連瞟著她,眼神有些幽深。
    “他們在雅間里待了大半個時辰,然后蘇靈先走,六皇子隔了好一會兒才走,像做賊似的,還要分頭走,兩人肯定有事,那蘇靈也真是厲害了,前腳才跑去跟你表白,后腳就和六皇子黏糊在一起了,這中間,也就隔了半個月時間。”
    薛小苒尤不自知,繼續叨咕。
    瞧她又提起這事,連輕咳一聲,“這事我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夜深了,你先睡吧。”
    他起身往窗欞走去,伸手把窗關好。
    “可是,蘇靈明知道六皇子府里已經有一堆嬪妾了,還湊上去,圖的是什么呢?”薛小苒也站了起來,她有些想不明白。
    蘇靈長得好看,又會醫術,靠自己明明也能過得很好,非上趕著去當別人小老婆干嘛呢?
    連沉默了一會兒,“藥王嶺不缺吃喝,但畢竟清冷。”
    藥王嶺不反對年輕人出去闖蕩,但他們的父母親族會不放心,所以,除非有人帶著,要不然,嶺上的年輕人也是很少有機會出門的。
    被繁華城鎮迷花眼的年輕男女并不是沒有的。
    “我倒是挺喜歡藥王嶺清凈的生活,就是離城鎮有些遠了,采買不大方便,要不然,那真是絕佳的隱居之地了。”
    薛小苒很習慣寧靜祥和的鄉村生活,若不是被連逮著不放,說不得她就找個合適的村鎮過完下半輩子了。
    隱居?連脧了眼她細嫩白凈的臉龐,這是一個小姑娘會向往的生活?
    他摸了摸她墨黑的長發,“以后我們老了,可以回藥王嶺生活。”
    等他們老了,孩子大了,他就可以帶著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那得多少年以后呢。”薛小苒扯了扯嘴角,“到時候腿腳都不利索了,還得爬山涉水的,我大概就沒那心思了,只想在躺椅上躺著不動了。”
    “……”
    連也扯了扯嘴角,一言不發地默默看著她。
    薛小苒就朝他咧嘴一笑,“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規劃那么遠干嘛。”
    誰知道能不能活那么久呢,這話她沒敢說,怕被他瞪眼。
    薛小苒把他送出了房門,看他的身影在庭院內消失后,才關好房門,準備睡大覺。
    連的身影落在薛府后巷,百無聊賴的方魁來了精神。
    昨個兒,他們等到了半夜,殿下才從薛府出來,今天還好,只等了一個時辰。
    “殿下,回府么?”方魁問,外面已經宵禁,他們要回府,當然得低調些。
    連沒動,只是蹙著眉頭問,“不是讓你們盯著六皇子府么?今天他到百味齋的事情沒跟進?”
    “回殿下,跟進了,只是六皇子帶了暗衛,百味齋的生意又十分火爆,屬下的人手只能跟到了外面。”方魁忙解釋。
    要是百味齋沒那么多人,他們還可以把隔壁的雅間包下了探聽,可整個二三樓的雅間都有人了,他們也沒法子呀。
    連沉著一張臉,蘇靈的事情必須盡快解決才成。
    ……
    翌日一早,黑著一張臉的連,讓早朝的氣氛也跟著有些陰沉。
    這一大早的,哪個不要命的把七皇子給得罪了?
    雖然七皇子常年是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可是,他陰寒的氣勢一外放,氣溫都要低沉上一圈,那種無形的威壓,像塊石頭般壓在四周官員的心頭。
    百官們不時互看一眼,偷偷交流著眼神。
    六皇子早上原本是唱著小曲來上朝的心情,被老七的黑臉一壓,立即蕩了下來。
    尤其是,對方有意無意掃射過來的眼神,黑幽幽的眼眸里像藏了利刃似的,一刀一刀掃過來,割得他的臉生疼。
    這家伙,又抽什么風?最近哪得罪他了?
    武軒帝病體漸漸轉好,讓原本蠢蠢欲動的黨派之爭,又漸漸縮了回去。
    六皇子就算再憋屈,最近也沒敢有什么大動作,自覺老實規矩得很。
    堂上的酆王等人,也感受到了連的低氣壓。
    下了朝后,紛紛圍住了他,“連,你今天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么?”
    酆王開口。
    連搖頭,“沒事。”抬腳欲走。
    王攔住,“不會是我那表妹又去擾你了吧?”
    武軒帝已經召見過蒙國使團了,但是,金礦開采的具體事宜還沒談妥,所以,使團還在館驛里住著。
    其其格那個惹事精,這些日子沒少給王惹事,若不是看在母妃的面上,他早就想甩手不理他們了。
    “沒有。”連淡淡瞥了他一眼,移開了他的手。
    那花癡敢出現在他三尺范圍內,就讓護衛把她扔出去。
    他剛走一步,六皇子站到了他面前。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河北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14场胜负彩预测 传奇多少级可以赚钱 中国是靠房地产赚钱 利用打印机赚钱 瘫痪网络赚钱 波克千炮捕鱼正版官网 顶呱刮新票2018 快速时时彩软件计划 黑龙江11选5直播 波克捕鱼美人鱼打法 开元棋牌必输 做圣物和传说哪个赚钱 宝马棋牌 财神捕鱼966棋牌 幸运农场选任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