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731章影響

    第七百三十一章影響
    等武軒帝弄清這白生生的長條石棍是什么作用后,微微凹陷的眼眶都睜大了幾分。
    “這,又是老七媳婦弄出來的?”
    “東西是工部的老工匠弄出來的,不過,法子是七嫂想出來的。”趙永嘉淺淺一笑。
    說起來也好笑,薛小苒喊她表嫂,她反過來又喊她七嫂,有時候,兩人喊著喊著,自己都樂了。
    武軒帝拿著這種叫粉筆的東西,興致盎然地在石桌上寫了幾個字,字跡清晰,書寫方便,雖說是小玩意兒,可作用還挺不小。
    “你說的那種黑板也做好了?”他問。
    “是,做好了,幾間校舍都裝好了,就嵌在墻邊上,上課的時候,夫子想到什么重點,寫在黑板上,讓學生在下面負責抄寫,這樣教課能統一課程,對夫子與學生都方便……”
    趙永嘉把薛小苒那套說辭搬了出來。
    武軒帝聽著直點頭,雖然他現在不大理朝政,可他畢竟也當了這么多年皇帝,對于有利于江山社稷的事務,他當然也會重視。
    趙永嘉趁機把推廣黑板和粉筆的計劃,以及生產粉筆能產生的利潤回稟上去。
    武軒帝沉吟片刻后,讓李全德把國子監的王祭酒召進宮里,這事得歸王祭酒管。
    等人來了以后,王祭酒親自試用過粉筆的功效,又聽聞了醫學院的事情,著實震驚了一下,一直追問著細節問題,趙永嘉干脆讓人領著他去修建好的校舍親自看一下。
    等他走后,武軒帝表示,粉筆的生產,讓她們自己看著辦吧,如果需要的量大,大可以開個作坊生產。
    這種零頭小利潤,武軒帝根本沒看在眼里。
    在他看來,趙永嘉名下有造紙坊、印刷坊、書坊,再添個粉筆作坊也就是添點脂粉錢的小生意。
    趙永嘉笑著應下。
    ……
    薛小苒從城西出來,沒有直接回府。
    馬車先拐往南齋西巷,在路岔口處停了一會兒,瞧見燒烤亭子里煙霧繚繞,酒肆大堂也不時有酒客進進出出,薛小苒便讓馬車往延壽西街駛去。
    年關越發臨近,街道兩側年節的氣氛也越是濃烈,來來往往的行人當真是接踵摩肩。
    京城今年城內格外熱鬧。
    百姓對城內新興的實物格外感興趣。
    云想閣出了什么款式的成衣和包包,千絲坊的毛線動物又斷貨了,寶芳齋最近又出了種新奇的桌球……
    十個話題里,與自己有關的竟然占了四五個,薛小苒忍不住偷樂。
    不知不覺中,她對這個世界也漸漸有了影響。
    千絲坊生意不錯,每個人都在忙活。
    薛小苒轉悠一圈,也沒打擾忙碌的眾人,走出了大堂。
    瞧了瞧天色,臨近午時。
    街上人潮熙熙,薛小苒招了一個護衛過來,讓他跑一趟郎署,把連烜叫到百味齋來。
    難得出來一趟,干脆在外面吃了午飯再回去。
    她帶著清寧慢步朝百味齋走去。
    今日去醫學院,她隨意戴了頂粉色毛線帽,配著毛茸茸的淺灰色毛線球,身上披著藕色緙絲貂毛斗篷,走在人群中,雖然不時有人看她幾眼,但也沒引起什么亂子。
    順利走到百味齋,掌柜親自把人迎到了三樓的雅間。
    知道一會兒七皇子也要過來,掌柜臉上的笑容就更謙恭了。
    連烜過來的時候,身后還跟著兩個尾巴。
    “七嫂,本來還想去你府上蹭一頓午飯的,結果,你也跑出來了。”皇甫連轅大大咧咧坐到了椅子上。
    薛小苒:“……”
    這小子,怎么走到哪都有他,他是不是太閑了些?
    “七嬸好。”一個眼熟的男孩規規矩矩地向她行禮。
    薛小苒認真瞧了瞧,這才想起,眼前的小豆丁是酆王長子,皇甫凌風。
    “哦,是凌風啊,好久沒見你了呢,你姐姐呢,沒一起來玩么?”薛小苒看向連烜,他們怎么也跟來了。
    連烜嘴角扯了扯,瞥向一邊準備點菜的皇甫連轅。
    不用想,肯定是又是這小子跑去找他了。
    “姐姐在家里上課,我跟著九叔出來玩。”皇甫凌風老實回答。
    “九弟,你把凌風拐出來干嘛,人家不用上課呀。”薛小苒轉頭問皇甫連轅。
    “天天上課都上傻了,少上一天又不會怎么樣,大哥就是呆板,凌風小時候多機靈,現在弄得像個小學究似的,一點都不可愛。”
    皇甫連轅就和她控訴起酆王兩口子。
    凌風才八歲,課業每天安排得緊緊當當的,簡直一點玩樂的時間都沒有,他今日去酆王府找酆王,正好瞧見拿著功課去問安的凌風。
    一看他小小年紀就被課業占滿了,皇甫連轅就替他喊累。
    酆王脾氣好,隨著他為兒子打抱不平,末了,還把兒子也拐出府陪著他到處晃蕩。
    “你去酆王府干嘛?”薛小苒招呼小男孩坐好。
    “大哥聽說醫學院可以送孩子進去學習,他也動了心思,就找我去問問話。”皇甫連轅把立在門口處的伙計叫來,一點不見外地自顧點了他喜歡的菜式。
    酆王想像他一樣,送個一男一女的孩童去學習醫術。
    就叫了他,和他詢問一些細節內容。
    他們說著話,連烜把菜也點齊了。
    “這事,他不應該找表哥問才是。”薛小苒嘀咕一句。
    “你表哥呀,最近忙得很,年底了,永福堂那邊,慕名而來的病患多,他要進宮為父皇治病,出了宮還有大把的官員求他幫忙醫治,哪有時間管這些。”
    臨近年底,皇甫連轅反倒是最閑那個。
    他干脆就把侄子拐了出來玩耍,出了酆王府,直接去了郎署,原本打算帶著侄子去蹭飯的,結果,人家不開火,直接跑外面吃飯來了。
    好在,百味齋的飯菜也合他口味,他也不嫌棄地拉著凌風跟過來了。
    “這還沒開始招收新生,名額都快滿了。”薛小苒笑著搖頭。
    濮陽輕瀾的名頭太過響亮了,醫學院的事情一傳開,多少人擠破頭想要送人進去。
    “反正每年都招生,今年擠不上,可以明年。”皇甫連轅嘿嘿一笑,所以說要先下手為強。
    “話是這么說,誰也不想落在人后。”薛小苒笑笑。
    不管了,反正不用她頭疼。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云南快乐十分 通化大嘴官网 象棋棋谱口诀 奔驰宝马游戏官网 北京快三 时时彩开奖视频 疯狂德州能不能赢钱 体球即时比分网007qq AG水上乐园游戏下载 手机在线下象棋 大发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月饼怎样赚钱 北单app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 9捕鱼大师安卓版1.2.1 865连连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