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765章證據確鑿

    第七百六十五章證據確鑿
    連烜回到府里,已經是戌時過半。
    薛小苒等著等著,眼皮犯困,窩在矮榻上都睡著了。
    連烜進屋時,瞧見她蓋著羊毛毯子蜷縮在矮榻一角,睡得正香,他的眉頭就蹙了起來。
    解開大氅,換下外袍,俯身輕柔地抱起她,想要把她移到床榻上。
    “嗯,你回來了。”薛小苒卻在他懷里睜開了眼。
    “以后困了就上床睡,不要等我。”連烜沉著臉抱起她走到床榻邊放下。
    瞧見他回來,瞌睡蟲都飛走了,薛小苒哪肯上床睡覺。
    她一把抱住他的肩頭,乎眨著一雙大眼睛看他,“我現在不困,你給我講講今天的事情。”
    看著她耍賴似地纏著他,連烜頗感無奈,“你先去洗把臉吧。”
    薛小苒迷糊地想了一下,放開了他,雙手揉了揉眼睛嘟囔一句,“是有眼屎么?”
    連烜:“……”
    真是什么話都往外蹦,遲早要被這姑娘給噎死。
    薛小苒揉了揉眼睛,似乎沒發現不明物體,“不是眼屎,你讓我洗臉干嘛?”
    “你臉上沾了點墨跡。”連烜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薛小苒摸了摸臉頰,訕訕一笑,“剛才我在練大字,大概不小心沾上的吧,我這就去洗洗。”
    她下地穿上棉拖鞋,沒忙著去洗漱,“你吃晚飯了么?小廚房里有羊骨湯,要不要下碗面給你?”
    連烜點頭,忙了一日,午膳和晚膳都是對付著吃了點,回到家里,他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胃。
    薛小苒跑到門外喊了聲值夜的迎玉,讓她去小廚房傳話,這才跑去洗了臉。
    洗凈臉,她就更精神了,踢掉鞋子,直接靠著連烜,眼巴巴等他開口。
    她黑溜溜的眼眸里閃動著興奮好奇的光芒,鬢角的碎發還有些濕噠噠的,連烜輕嘆一聲,掏出帕子壓了壓她的濕潤的鬢角。
    “沒事,屋里暖和。”薛小苒不以為意,抱著他的胳膊搖了搖,“快跟我說說今天的事情,六皇子被逮住了,古沐瑤那邊呢?”
    連烜伸出手指在她臉頰上戳了戳,“小九又跑過來了?”
    除了他還有誰那么多嘴和她說這些。
    “不是,是我請他過來吃串串。”薛小苒咧嘴一笑,沒把事情推皇甫連轅頭上,“他精神不大好,請他吃新鮮好吃的魷魚串串,他才吃了十來串。”
    才吃了十來串?連烜扯了扯嘴角。
    羊肉面端上來,薛小苒只好忍著好奇心,耐心等他吃完。
    可等著等著,她就等餓了。
    濃香的羊肉面饞得她直咽口水,連烜見了,笑著把碗推到了她面前,轉身讓迎玉又添一碗。
    “這都半夜了還吃,會變胖的。”薛小苒雖然嘀咕,手上卻誠實地夾起面吹了兩下,呲溜溜嗦進口里。
    “你現在是雙身子,本就該多吃點。”連烜看著她就笑。
    “也不能吃太胖,嬤嬤說了,太胖不利于生產,仗著有孕胡吃海喝可要不得。”薛小苒吃到湯味香濃的面,滿足地笑瞇了眼。
    連烜瞧在眼里,眼角也跟著上揚起來,“想吃就吃,沒那么容易發胖的。”
    “那可不一定,我從前就有點胖,要是以后我瘦不下來,可都得怪你。”
    薛小苒有些憂愁于自己的體型,最近她的食量明顯增大了不少,這使她感覺生完孩子,大概又要胖回去了。
    連烜卻氣定神閑,“放心吃,你表哥有的是方法讓你瘦回去。”
    薛小苒眼睛一亮,“表哥還有減肥秘方?”
    連烜失笑,“自然是有的,婦人生產后,只要適當活動,加上減少進食數量,本身就能瘦下去,實在不行,也可以依靠湯藥減重。”
    “有些事情啊,就是說得容易,做起來難,要是人人都有這么好的意志力,那這個世界就沒有胖子了。”
    薛小苒扁扁嘴,誰不知道,減肥就是要管住嘴,邁開腿,得有那個堅韌的意志力才能支撐到最后呀。
    “本來胖子就不多。”連烜不以為意。
    薛小苒一想,還真是,她來這里這么久,幾乎沒見過特別肥胖的人,偶有幾個圓潤的,也只是微胖而已。
    “這里胖子不多,我們那邊胖子可不少,特別是小胖墩,比例逐年上漲。”
    生活條件好了,孩子都成了小皇帝,家里老人大人都寵著,生生養出了一群小胖墩。
    連烜凝神靜氣地聽著她敘說另一個世界,心中很是有些震動。
    從她的描述中可以了解到,她那邊社會安定,生活平穩,沒有皇權,領導國家的是百姓推選上去的官員,每隔五年,領導人就換一屆,聽著當真有些匪夷所思。
    青花大海碗的面,薛小苒沒吃完,連烜也不嫌棄,一起吃進了肚子里。
    兩人重新洗漱后,時辰已經接近子時。
    薛小苒打著哈欠,強撐著精神,窩在他懷里聽他說起今日的事情。
    魏冥審訊好了口供,呈到武軒帝面前,武軒帝只大略掃了幾眼,就差點氣得再次犯病。
    好在,連烜早已做好準備,不僅提前給他吃下靜心丸,還手持銀針隨時候著,等武軒帝血氣上涌的時候,對準穴位利落地扎下去。
    銀針扎入的疼痛感,讓武軒帝緩和了情緒,等他再次看向伏地顫抖的六皇子時,已是滿眼冰冷。
    “上一次,藥王嶺的蒙面黑衣人死士也是老六的人,這也就意味著,他那時已經與那女人勾結在一起,企圖謀害父皇,弒父弒兄的罪名跑不掉了。”
    連烜語氣淡淡的,薛小苒依在他肩頭,有一瞬間不知該說些什么。
    帳幔中,一時有些靜謐。
    “這些,你其實早就猜到了,現在不過是證據確鑿而已。”薛小苒往他懷里擠了擠,臉頰湊近他的下巴親了一下。
    連烜垂眸看著她,輕輕說了一句,“你這般撩撥我,想過后果么?”
    “……”
    話題轉換之快,讓薛小苒有些措手不及。
    紅云一時就浮上了臉頰,她羞惱道:“我這是安慰你,哪里是撩撥你。”
    連烜眼眸黑沉沉地看著她,手掌下移撫到她腰間,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縫隙,她就差沒趴在他身上了。
    “如果這還不叫撩撥,那什么才叫撩撥?”
    薛小苒啞然,一時面紅耳赤。
    最后,惱羞成怒地掐了他腰上的軟肉,氣哼哼移過了一邊。
    感受著她掐人的道力,連烜微微苦笑,卻也不敢貼過去自找罪受。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极电电竞比分直播网 当下无本赚钱好买卖 AG惊吓鬼屋现金游戏 新昌彩票大奖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一定牛彩票网十一选五江苏 童话赚钱攻略 女神国际娱乐城 农村淘宝加盟能赚钱吗 七乐彩带坐标连线2元 陕西体彩彩票中心地址 辽宁十一选五走实图 福彩快三怎么玩比较好 卖复刻包包 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