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第767章你也有今天

    第七百六十七章你也有今天
    原本,因為武軒帝的身體有所好轉,濮陽輕瀾已經不用天天往宮里跑。
    這回武軒帝又病倒,他好不容易騰出點時間,又要被占領了。
    濮陽輕瀾能不氣嘛。
    連烜靜默片刻,“原也沒想到他會這么經受不住打擊。”
    從前那般恣意妄為的男人,病了幾場后,心志也變得薄弱起來。
    “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病了這大半年,不單身體狀況,就是心態性格早已不是當年的他了。”
    濮陽輕瀾斂起一雙劍眉,嘴角向下撇了撇。
    連烜不語,陪他走到他的坐騎前。
    “六皇子被貶為庶人那是活該,那次在藥王嶺,要不是小苒福大命大,估計現在墳頭草都長得老高了,加上冷一的事情,你和他的新仇舊恨可不少,你打算這么輕易放過他。”
    濮陽輕瀾可記仇得很。
    連烜抬眸看了他一眼,嘴角扯了扯,“一劍了結他,對他而言,可能是種解脫,活著受罪也許更為煎熬。”
    濮陽輕瀾聞言,眼眸瞇了瞇,“嘿,你小子原來也蔫壞蔫壞的。”
    連烜冷笑一聲,貶為庶人,永久圈禁,從人上人掉落泥潭中,一輩子待在一個逼仄的小院子里,那種巨大落差,就能把他逼瘋。
    此時的六皇子府亂成一團。
    一群嬪妾被錦衣衛集中關押在一個院落,哭叫了一夜后,紅腫著眼睛蜷縮在一邊。
    這間屋里沒有地龍,古沐瑤白著一張臉坐在太師椅上,裹著斗篷依舊凍得瑟瑟發抖。
    “……我們皇子妃有孕在身,你們怎么可以如此對待她,就算我們殿下犯了錯,可皇子妃腹中的孩子還是圣上的皇孫,要是孩子有個三長兩短,你們擔當得起么……”
    院外,云英正與錦衣衛交涉,想要爭取一二,這些對話,昨夜就已經說過,可是,守在院門處的錦衣衛根本沒理會她。
    今天也一樣,云英自顧說了一陣,依舊沒人搭理她,只是,她要敢跨出院門一步,錦衣衛就會攔住。
    云英哆嗦著跑進屋里,眼眶泛著紅,“皇子妃,他們根本說不動。”
    她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皇子妃教她的,可是,那群錦衣衛油鹽不進,哪里說得動。
    事情已經壞到這個地步了么?連皇族子嗣他們都不顧?古沐瑤咬著沒有血色的下唇。
    “姐姐,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
    隔著不遠的矮幾上,坐著披著毛毯子的蘇靈,她雖然也冷,可比旁人要好上許多。
    這毛毯子是她從旁的屋子里翻出來的,昨晚她就靠著這張毛毯子熬過了一夜。
    不像有幾個依舊端著架子的女人們,凍得面色青白,也不懂得去尋一尋取暖之物。
    蘇靈面露譏笑。
    也是,平日高高在上的世族貴女們,豈會像她這般,不顧儀容的裹著毯子。
    古沐瑤披了件斗篷,勉強撐了過去,她身旁的丫鬟云英也懂得尋了個厚簾子取暖。
    早上,凍暈過去兩人,錦衣衛不知把她們抬到了何處。
    剩下十余人,個個嚇得臉色慘白。
    古沐瑤轉頭看向她,那眼神中似帶著毒鉤子般,陰冷狠毒。
    “蘇靈,殿下出事了,你以為你就跑得掉?”
    蘇靈抿抿嘴,早上只發了個冷硬的饅頭,水都沒都能喝上一口,她雙唇有些干裂脫皮,
    “姐姐,瞧您這話說的,我不過是一個沒有身份的小妾,對于殿下的事情可是一點都不清楚的,可不像您,您一向是殿下的賢內助,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您能告訴我們么?我們就是做鬼也應該做個明白鬼呀。”
    蘇靈以退為進問道。
    屋內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了古沐瑤身上。
    古沐瑤氣結,“我有孕在身,天天在正院里養胎,哪里懂得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算懂,她也不想告訴她們。
    這個蘇靈,向來是個心思活躍的女人,就如她所說的,她不過是六皇子府的一名小妾,就算有事,也責難不到她身上。
    反倒是她自己,身為六皇子妃,六皇子犯事,她定然要受其牽連的,不單是她,還有她的家里。
    想到這,古沐瑤頓時心如死灰。
    她是一招出錯,滿盤皆輸啊。
    是她太過相信前世的記憶,忽略了有些事情會隨著不同的人發生改變。
    她當初,當真是瞎了眼才會挑中這個男人。
    看著她面色慘白如雪,蘇靈眼眸動了動,沒再多言。
    中午,發到她們手里的,又是一個冷饅頭。
    養尊處優的嬪妾們哪里受得住,一氣一凍之下,又倒下四個人。
    全都被錦衣衛面無表情抬了下去。
    剩下幾人,抖著牙根硬把冷饅頭吃了下去,其中就包括古沐瑤和蘇靈。
    到了下午申時,外面有了動靜。
    一名主事走了進來,冷著臉問道:“誰是古氏?”
    古氏?古沐瑤愣住。
    “這是我們皇子妃。”云英忙回答。
    那主事冷笑一聲,“六皇子豢養死士,試圖弒兄,被貶為庶人,以后再也沒有什么六皇子妃了。”
    他的話如同平地驚雷,炸得屋內幾個女眷魂飛魄散。
    饒是古沐瑤做了心理準備,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六皇子被貶為庶人了?
    那她豈不是什么都沒有了?
    蘇靈同樣被這一消息驚得呆若木雞。
    當初,她孤注一擲投奔了這個看似富貴滔天的男人,結果,不過短短幾個月,他就垮臺了。
    主事催促她們動身。
    “這,讓我們去哪里?”蘇靈雖然失魂落魄的,還是機敏地問了一句。
    “自然是去宗人府了。”主事不耐煩道。
    宗人府?蘇靈不大了解京城各部,自然也不懂宗人府是干什么的。
    一旁的古沐瑤卻是臉上血色盡褪。
    宗人府是關押犯錯的皇族子弟的地方,厲王一家如今還關押在里面呢。
    古沐瑤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以犯婦的身份被關押進宗人府里。
    宗人府不小,她們下了馬車后,被主事領著往里走。
    走了小半刻鐘,遠遠聽見一串大笑聲。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洪亮的聲音傳出來老遠,那是厲王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一波高過一波。
    領頭的主事眉頭就蹙了起來。
    “那活祖宗怎么跑過來的?”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卖火车票赚钱吗 街机奔驰宝马修改版 小猪赚钱app下载安装 广东快乐10分最快开奖 在哪下载极速飞艇开奖 重庆时时彩免费计划 皮皮麻将app打不开 新葡京娱乐场官网黄埔网 最新财神棋牌游戏中心 董欣纯天然护肤品怎样赚钱 棋牌满20元提现 3d捕鱼达人打金龙技巧 众发棋牌可以赚钱吗 小财神彩票群 赚钱好累的 昨天宁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