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逃出仙界 >第616章套陣
  柳青咧嘴一笑,說道:“你居然能破掉此地的幻陣,這一點讓我不得不佩服啊,你真的只是一個低階高級布陣師嗎?這里的陣法,就是來個中階高級陣師也不一定能看出破綻。”
  丁廣苦笑道:“你太抬舉我了,我其實并沒有完全破去這個幻陣,不然的話,我又何必叫你關閉陣法?另外,這種陣法我見過,因此也算是得了便宜,鉆了空子。”
  “我自己稱呼這種形式的陣法為套陣,也就是把兩個完全相同的陣法套在一起用,造成的效果遠不止簡單翻倍而已,而是復雜了無數倍,讓人防不勝防。”
  柳青露出微笑,輕輕點頭,臉上有幾分得意之色,她問道:“你是在哪里見過這種陣法的?”
  丁廣猶豫了一下,答道:“我是在仙界大陸北端的北蓮池里見識到的,那個幻陣分為了內外兩層,設計極其巧妙,陣法師洞悉人心,十分不凡。”
  “可我當時見到的還只是雙層套陣,沒想到今天卻領略了三層套陣,把陣法玩到這種境界,嘿嘿,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
  他說著收起笑容,繼續道:“不過這套陣也有點小缺陷,那就是最外層的幻陣不穩,每天都會有一小段時間,在陣法的某個方位上出現漏洞,如果準確抓住了漏洞,那么可以很輕松突破外層幻陣。”
  “喬尼、方曉等人在這里尋找了一個多月,把這里翻了個底朝天,終于在幾天前因緣巧合的突破了外層幻陣,只不過他們隨之又被內層幻陣給迷惑住了。”
  柳青聞言突然臉一垮,冷笑道:“你倒說的輕松,什么因緣巧合,我就不信你不知道真實的原因。”
  丁廣笑了起來,說道:“這個事不怨我,你既然招惹了我,就得承擔相應風險,在你心里,到底還是太看不起我這個小小的低階高級布陣師了。”
  “好了,我把話都說得這個程度了,你還非得維持著這個第三層幻陣做什么?你知道,幻境一旦被識破,幻陣就沒什么威力了,我們之間何必這樣呢?”
  柳青呵呵笑道:“被識破的幻境也是有威力的,因為你眼中的‘境’還在,要完全視而不見是很難的。我覺得你的籌碼的還不夠,你所說的不過是些臆測罷了,誰會信?”
  “好吧!”丁廣點點頭,“那我再說明白些,把這三十年來發生的事情按時間順序捋一捋。”
  “三十年前,江超從山林苑拿回靈文果后,古長老就消失了,他唯一跟這個世界的聯系就只剩下了音訊,消息只能通過傳音符來傳遞。”
  “傳音符是元嬰修士才能用的傳訊方式,只要傳音人用自己的神識激發傳音符,并留下聲音就行,由于神識的獨特性,外人無法模仿,在大多數情況下倒是很可靠。”
  柳青插嘴問道:“丁師兄說大多數情況下可靠,那在什么情況下不可靠了呢?”
  丁廣沒理柳青,繼續說道:“奇怪的是,古長老剛走,就來了消息,要拆掉南蓮池,永靈派居然照辦了,想必那個江超也在中間起了些推動作用。”
  “蓮池‘工程’一動工,永靈派靈藥的長勢就緩慢了下來,這種事,永靈派里絕對有人預見到了,因此反對聲挺大,但最終讓永靈派下定決心動蓮池的,肯定是有更大的好處。”
  “這個好處也一定是古長老提出來的,那就是讓永靈派獨霸整個南漠,當時南漠的丹藥交易如火如荼,吞下這么大個市場,永靈派將一飛沖天。”新首發 https://.x81zw. https://m.x81zw.
  丁廣想起陳福曾說過,他當時向派中高層匯報靈藥生長緩慢的事情,根本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其實永靈派高層早就打算遷派到漠北了。
  “當然,南漠是塊好地方,在吞并漠北諸宗門之前,蓮池的靈氣可不能浪費了,于是古長老授意,讓一個精通陣法的人布下大陣,把蓮池靈氣抽調到永靈派里。”
  柳青笑瞇瞇的問道:“哦?是嗎?是誰布下大陣的?”
  丁廣白了柳青一眼,說道:“明知故問就沒意思了。古長老從三十年前就開始布局了,之后越玩越大,在二十三年前,又提議分設外四堂,把整個漠南靈氣全都抽調到永靈派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十五年前,黑藥開始在南漠大陸出現,而這個時候,永靈派的靈藥長勢愈發緩慢。一開始,黑藥的量還不大,但在外四堂設立之后,黑藥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說在二十五年前,黑藥還只是蠶食南漠靈藥市場的話,那么兩年后,外四堂成立后,黑藥開始了鯨吞的過程,永靈派也在這一年開始調查黑藥。”
  丁廣說到這里停了一停,見柳青始終微笑,就知道她聽懂了“蠶食”和“鯨吞”的意思,看來仙界也有這兩種動物或者妖獸。
  “三年后,也就是二十年前,永靈派終于發現了黑藥的首腦,他竟然是核心弟子江超,而告密之人,正是他的同門師弟喬尼。”
  柳青“哼”的一聲又嘆口氣道:“就算喬尼不告密,這事也瞞不了多久了,畢竟鬧得太大了。”
  丁廣點點頭:“喬尼不告密的話,江超可以從容脫身,也許還能找到個替死鬼,我想,這個替死鬼他早就找好了,應該就是云游在外的古長老,反正永靈派永遠也找不到古長老。”
  柳青雙眼精光大盛,居然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丁廣有些害怕,他再次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氣,繼續道:“永靈派反應神速,雷霆出擊,搗毀了所有黑藥銷售網點,在這個過程中,永靈派發現黑藥主要集中在了漠北……”
  柳青抬手打斷丁廣,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黑藥主要集中在漠北?這種秘辛,即便在永靈派里都只有區區十多人知道。”
  丁廣答道:“很簡單,我去過紫炎山,五山門和神木派,紫炎山和五山門都種植了一些靈藥,但數量不多,肯定無法供應二十多年前巨大的靈藥需求量。”
  “而神木派做得更絕,干脆沒有種植任何靈藥。漠北的四星宗門尚且如此,其他的小宗門就更加肆無忌憚,你去過紅漠宗和骨火門,他們種了靈藥嗎?難道漠北的修仙宗門富裕到有靈石也不賺?”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有穩定的靈藥來源,且價廉物美。當然,永靈派知道也拿他們沒辦法,畢竟沒證據,永靈派再霸道,也不能得罪了整個漠北,何況它遲早要搬到漠北的。”
  丁廣長出一口氣,心想,其實第一個發現這個奇怪景象的是龐丹師,龐丹師在五山門和神木派都提到了此事,只不過自己從來也沒留心過。
  另外,素氣果,白海花和五明葉這三種靈藥,只在漠北有賣,說明漠北諸宗曾經囤積了大量黑藥,他們陸陸續續的用了20年都未用完,只是價格不菲罷了。新網 手機端:https:/m.x81zw./
  柳青笑勉強一笑,說道:“這個事情越來越有趣了,接下來呢?”
  丁廣嘿嘿笑道:“接下來,在古長老的斡旋下,永靈派和漠北諸宗門達成了協議,永靈派宣布不再插手漠北,而漠北諸宗門負責協助抓捕江超。”
  “黑藥最大的買家本就是漠北諸宗門,有他們出手,江超自是逃無可逃,我猜,江超是被漠北那些個元嬰老怪出賣而被伏擊的,只不過江超倒也厲害,居然被他逃得了半條命……”
  柳青問道:“所有人都以為江超當場死了,你是怎么知道他沒死的?”
  丁廣苦笑著說道:“你明明知道答案,干嘛還非得考我?你是覺得我還有些地方沒想明白是嗎?”
  柳青皮笑肉不笑的點點頭,示意丁廣繼續。
  “江超重傷之后,整個南漠平靜了二十年,但由于永靈派的禁藥令沒有解除,于是紅紅火火的南漠丹藥市場徹底冷清下來,漠北諸宗門以前不需要種靈藥,現在就更不需要了,因為沒人煉丹藥了。”
  “二十年后,在山林苑開啟的前一年,我無意中到了紅漠宗的一個廢靈石礦上,在那里碰到了一個姓謝的老漢以及他的兒女,謝天和謝地。”
  柳青聽到這里雙眼瞳孔猛的一縮,她深吸了一口氣,似是強行壓住了心里的激動情緒。
  丁廣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又道:“這個謝老漢告訴我,他還有個妻子,叫姚芳姑,姚芳姑去紅漠宗送一件寶貝,十天了,一直沒回,謝老漢一家最后等到的是骨火門的殺手。”
  柳青皺著眉問道:“你跟我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做什么?”
  丁廣笑道:“你剛剛不是問我,老大為了山林苑的靈文果做了哪四件事嗎?他要鄧杰和顏長老分別從兩個方向上去取靈文果只是其中兩件,還有兩件事。”
  “第一,老大要古長老傳音訊給他姓伍的徒弟,要他用進入南蓮池的名額換一枚靈文果……”
  柳青“哼”的一聲,不屑道:“那老大再神通廣大,又怎么能吩咐永靈派的古長老做事?”
  丁廣沒理她,繼續說道:“第二,老大還想辦法讓一個陣法雜修去山林苑采靈文果,可見他對靈文果志在必得。”
  他笑了笑,突然提高音量說道:“現在可以把幻陣撤掉了嗎?我該叫你姜瑤小姐,還是姚芳姑大姐?”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