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空姐老婆 >第58章秋后算賬

    結婚以前,我曾天真的以為,和蕭夢寒結婚以后,我們會一如既往的甜蜜如初,可生活給了我當頭一棒,結結實實的把我砸清醒了,原來婚姻里不是風花雪月,而是柴米油鹽。
    這幾年我越發覺得,自己被生活漸漸的磨平了棱角,除了賺錢和shang床以外,我好像沒有任何動力。
    我成功的說服了岳母,同時又刷新了我在她心里的形象。直到我們倆吃完早飯,蕭夢寒才睡眼惺忪的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卓然……有什么能吃的啊!我都餓了……”蕭夢寒此刻還處于混沌的狀態中,沒有意識到,這不在自己家里。
    我沒說什么,岳母她老人家卻先不樂意了,“都幾點了你才起?我們都吃完了,人家卓然把早飯都給你放在微波爐里了……”
    蕭夢寒頓時清醒了幾分,攏了攏散亂的長發,“哦”了一聲,乖乖的溜進了廚房。
    在杭州這幾天,我當然不肯放過這么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這幾天家務我都搶著干,將艱苦樸素的優良傳統,徹底在雙親面前發揚光大。
    我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節節攀升,可卻害慘了蕭夢寒,這幾天只要我稍微有良好的表現,她就被批評的魂不附體。
    回到北京,聞著久違的霧霾味道,我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種親切的感覺,回到家,蕭夢寒除了一如既往的把高跟鞋甩掉了以外,外套也隨意的扔在了沙發上,整個人一下癱在了沙發里。
    “外套什么的你能不能別亂扔,隨手不就掛起來了嘛!”我說。
    蕭夢寒把頭從沙發里抬起來,目光憎恨的望著我,沒好氣地說:“你之前不是在我們家表現的挺好的嘛!怎么現在一回自己啊,就開始抱怨了,這樣可不好啊……”
    我一時無話可說,沒再說什么,拾起她扔在一旁的亂扔的外套,掛在了衣架上。
    從蘇州回來之前,我一直擔心蕭夢寒會不會秋后算賬,這種擔心隨著蕭夢寒的不動聲色而漸漸減少,正當我放松警惕以后,蕭夢寒的“報復”才剛剛開始。
    第二天一早,我睡的正歡暢的時候,蕭夢寒忽然把我搖醒了,“老公,醒醒,該起床了……”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她清湯掛面,但仍不掩國色的漂亮臉龐,此刻也沒有睡眠對我更有吸引力。
    “干什么啊?”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蕭夢寒狡黠的笑了笑,“我餓了,你去給我做早飯唄!”
    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才早晨五點半,我嘆了口氣,重新將自己拋到了床shang,“現在才幾點啊!待會兒再給你做。”
    蕭夢寒搖了搖我,重新將我拉了起來,“不行,在我爸媽家,你怎么表現的這么好,現在輪到給我做飯了,你又不肯了,這不是區別對待嗎!你得雨露均沾啊!”
    “那不是為了表現自己嘛!”我欲哭無淚的說。
    蕭夢寒氣笑了,“我就知道你純粹就是為了表現,你在我爸媽面前表現這么好,在自己老婆面前就不行了,趕緊起床給我做飯,我要吃攤雞蛋餅……”
    蕭夢寒的“報復”終于開始了,偏偏我卻又無可奈何,她從始至終都是用撒嬌的語氣命令我,反倒讓我一點脾氣都沒有。
    昨天晚上又布施了一番云雨,今天早晨起床以后,明顯覺得自己有些力不從心,人困馬乏的把早餐做好以后,蕭夢寒又遲遲不肯從臥室里面出來,我生怕自己進去之后,她又指揮我干別的,我有屋不能回,只好委屈自己,與沙發為伍。
    剛躺下沒多久,昏昏沉沉之間,一陣淡淡的幽香,飄進了我的鼻子里。
    睜開朦朧的睡眼,蕭夢寒清新脫俗的臉頰,此刻正映在我的視線里。
    我一個鯉魚打挺,就坐了起來,被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這么看著,反而讓我有種驚悚的感覺。
    “你能不能別這么嚇人啊!不知道人嚇人,能嚇死人啊!”我沒好氣地說。
    蕭夢寒忽然壞壞的笑了,“你心里要是沒鬼,干嘛緊張啊!”
    我沒接這個話茬,揉了揉眼睛,“早飯做好了,可以吃了……”
    蕭夢寒點點頭,坐在茶幾前,優雅的享用著晚餐,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對我說道:“對了老公,一會兒你把我這次從杭州帶回來的衣服都洗了吧!分類洗啊!千萬別忘了。”
    我一怔,“你回來之前在蘇州的時候不都洗干凈了嘛!還得洗?”
    蕭夢寒轉了轉眼睛,“那好吧!別洗衣服了,你要是不提,我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那你一會兒把家收拾收拾唄!”
    我環視了一圈家里,還算整潔,“不用吧!我看挺干凈的啊!”
    蕭夢寒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你不是喜歡干家務嘛!那就多干點兒唄!在老家的時候,我們家也不臟啊!你還老什么都搶著干!你不是答應了我媽會好好照顧我嗎!一定得說到做到啊!以后你就每天早晨都5點多起床給我做飯,這樣無論我幾點起,都有早飯吃了。”
    “……不至于吧!我這不是為了討咱媽的歡心嘛!”
    蕭夢寒臉龐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你那么做純粹就是故意的,害的我天天被我數落。”
    “我也沒想到是這種結果啊!你別秋后算賬,行不行啊?”我試圖做最后的掙扎。
    她笑瞇瞇地看著我,“你愛我有多深,就得從你的表現上看了。”
    我有些無語,想到接下來以后凄風苦雨般的慘狀,我就覺得痛心疾首,當時不應該為了打壓蕭夢寒,拼命的表現,現在回到北京,蕭夢寒開始翻舊賬。
    這種忙的團團轉的日子,過了僅僅兩天,我就累的苦不堪言,今天又是嶄新的一天,我即將面對新一輪“酷刑”的時候,蕭夢寒卻忽然大發慈悲似的和我說今天暫時先放過我一馬,如果以后我要是再敢瞎積極,她再二罪并罰。
    我如釋重負的同時,深思過后,忽然覺得,才僅僅兩天,蕭夢寒就放棄了捉弄我的心思,應該是有什么想和我商量……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bet365百家乐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 浙江12开奖结果走势 甘肃11选五走势图100 盈股在线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复式玩法 600798股市行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超长版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重庆快乐10视频 股票新股中签查询 北京快乐彩8开奖 今天上海选四开奖结果 玩真钱的手机棋牌应用 新疆11选五手机板 股票名称和代码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