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風云情仇 >300、指桑罵槐
  正說笑話,江萬里望見從大門旁的便門走進一位道士,大領長袖,藍袍白襪,道冠下鬢發花白,疏眉朗目,蒼顏長須,手提一只盛青菜的竹籃,步履安詳地向殿前走來,相距丈許,放下竹籃舉手為禮,平和地問: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施主何來?”
  江萬里夫婦忙躬身還禮說:“愚夫婦渭水探友,順路訪古。有礙道長清修。”
  老道微笑說:“小廟年久失修,已不復舊顏,徒令施主勞步。”
  江萬里見老道舉止端莊,談吐不俗,不禁大生好感,有心要攀談幾句,看天已近午,恐耽誤老道舉火,便要告辭。巧兒拉著母親的手說:
  “媽,我從來沒見過廟上怎么做飯,我們再看一會兒。”
  辛橋說:“小孩子多嘴,清靜之地豈容俗人打擾。”
  老道好像很喜歡巧兒那天真無邪之態,微笑著說:“小施主一派天真,豈能與俗士同日而語?”
  巧兒問:“你這里也常有人來打擾嗎?”
  老道看了看四人的面色,才說:“今早便有一位學究來與貧道閑話,竟強為貧道切脈,說貧道肝腎交悴,急需醫治,否則將病入膏肓,不久于世。”
  江萬里細察老道面色,笑著搖頭說:“此公恐是庸醫,道長不可深信。”
  老道一笑說:“貧道雖愚,豈是耳食之輩。況且病在自身,焉有不察之理。”
  江萬里夫婦由城隍廟出來,帶著巧兒和駒兒由西街向東走,快到十字街時,迎面走來一個矮身材老人,和一個對眼駝背老者,兩人狀似閑游,足下卻移動甚快,一眨眼功夫錯肩而過。
  江萬里對辛橋說:“這二人是崆峒三老的岳中天和袁休,他們不認識我,看著匆匆忙忙樣子似有所圖。”
  辛橋說:“我們不便回去,讓巧兒和駒兒跟去看看。”
  江萬里一點頭,巧兒可高興了,拉著駒兒回頭便走。
  那一矮一駝老者正是岳中天和袁休,走到城隍廟前,一推門便進入院內。巧兒和駒兒疾走幾步也隨后走進廟院。
  岳中天和袁休進院后四下一望,逕直向大殿西側的云房走去,還未到近前,便已看出門上有鎖。
  袁休說:“老道不在。”走到門口,伸手指捅破門格上紙向屋里看。岳中天聽身后門響,回頭看見巧兒和駒兒從便門進來,先是微微一怔,立即轉回笑臉問:
  “小姑娘為何東去而西返?”
  巧兒爽朗地一笑說:“把我爹媽騙走了,我們倆回來再玩兒一會兒。”
  巧兒笑得那么開朗,活像個不諳世事的孩子,連老奸巨猾的岳中天都被騙過去了。
  袁休兩眼對成一眼,看著巧兒問:“小姑娘貴姓?”
  巧兒毫不掩飾地說:“姓江。”
  墓休看看駒兒問:“他呢?”
  巧兒說:“姓凌。”
  岳中天說:“是末過門的小兩口吧?”
  巧兒笑著瞟了駒兒一眼,說:“你很有眼力。”
  岳中天哈哈大笑說:“老朽如看不出來,可真成了老眼昏花了。”
  巧兒一抿嘴,拉著臉色紅紅的駒兒,一直走到廟殿前廊的石臺階上坐下來。本來要走的岳中天和袁休,卻轉身湊到廊前搭話。
  岳中天問:“小姑娘常來這廟里玩兒?”
  巧兒說:“不,我們是來這里走親戚的才來五天,上這廟里來過兩回。”
  岳中天又問:“這廟里有廟祝嗎?”
  巧兒說:“有,是一位六十多歲的道長,可和氣了。”
  岳中天眼珠一轉,沉思一會兒,又虛情假意地笑著問:“你怎么知道他六十多歲?”
  巧兒白了他一眼說:“他頭發都花白了,胡子比你的胡子還長,你說有多大歲數?”
  岳中天挨了搶白并不生氣,反而笑呵呵地說:“小姑娘好厲害。這里的廟祝時常不在嗎?”
  江巧兒說:“不知道,反正我來兩趟都見過他。”
  袁休說:“人不在,為什么便門開著?”
  巧兒一扭臉說:“這里的人都規矩,進院里來玩兒也不搗亂,連小孩子都不捅窗戶,你不看門窗上的紙都是好好的?”
  袁休兩只對眼一瞪,剛要發作,被岳中天使個眼色制止了。兩人假模假樣地在院內轉了一圈便走了。
  駒兒佩服地說:“巧兒姐,你真行,罵人不露臟字。幸虧那小個子老頭攔住了,若不然那駝背老頭真翻臉了,我們倆還許要吃點虧。”
  巧兒氣哼哼地說:“怕什么?我有包嬸嬸給的見面禮,出手就要他老命。走,回去告訴爸爸,這兩個老東西居心叵測!”
  當夜,三更時分。
  城隍廟四周靜得像一潭死水。突然一條欣長黑影順大街由東而西來到城隍廟大門前,扭頭四下一望,一縱身便由大門上的空格間穿進門里,像一只貍貓,伏在門洞的黑影中一動不動,向寬敞的廟院里仔細打量。
  萬里無云,明月當空,平展地大院里白亮一片,空空蕩蕩,靜靜悄悄。
  黑影在門洞里伏了一盞茶功夫,突然身形一起,連續幾縱,奔至殿西側的云房前。腳步一落,身形驟矮,貼在二尺多高的花叢旁,緊盯著云房的紙窗和房門。遠遠望去,身影和花影連在一起,不走到近前絕看不出花旁有人。
  云房里一片死寂,聽不出屋里有沒有人。黑影蹲著身子,毫無聲息地向云房前移去,剛剛接近門口,突又一擰身,掠進東側的大殿前廊,隱在黑洞洞地陰影里。
  幾乎同時,從大門西旁墻上縱進來兩條人影,一矮一駝,左右兩分,矮個人影站在西墻底的陰影里,駝背人影則閃入大門洞里。過了很久,矮個人影貼墻面向北輕移,轉眼間溜到云房門邊。駝背人影相距三丈緊隨其后,湊巧的是他也蹲在方才欣長黑影藏身的花叢旁,在背后為矮個人影掩護。ァ網
  矮個人影在門旁諦聽了一會兒,伸手貼在門上輕輕一推,不料那花格門竟應手而開,嚇得矮個人影后縱兩丈多遠,緊貼在西墻下許久不動。
  月光從開著的一扇門外照進門內,地上靜悄悄地無聲無息,好像屋內并無一人。矮個人影突然一縱身,像一縷青煙穿進云房,接著火折子一閃,屋里的燈點亮了。
  一個含糊不清的聲音大喊:“誰?你來干什么?”這人舌頭短,吐字不真。
  一個蒼老聲音問:“你是誰?”
  “我是誰?嘻嘻,不告訴你。我叫二愣子,嘻嘻。”
  ()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