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唐逍遙王 >第224章不殺你誓不回朝

    如果要硬拼,楚風還是知道自己的斤兩的,雖然說自己是有智腦的,可是智腦并不能讓自己也力大無窮啊。
    所以想對付這高句麗人,那么就必須要做到四兩撥千斤,而這一點智腦是可以分析出來的。
    即便對方力氣再大,那么都會有個地方是受力最小的,地方。
    隨著錘子越來越近。那不斷靠近時帶起的罡風,都仿佛是要劃痛楚風的臉了。
    不過眾人卻是看到楚風還沒有什么動靜,這時候他樸將軍已經是大笑了起來。
    在他看來楚風這已經只怕都是嚇傻了,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會是這樣不知道動呢。
    其實不僅僅是高句麗人有這樣的想法,李櫻之她們也有這樣的想法。
    "這人渣在干什么,這個時候竟然還不躲,他不是已經被嚇傻了吧。"
    李櫻之看著楚風一動不動。她也是立即就罵了起來。
    這個人渣,只怕是不知道,這錘子的厲害。
    哪怕就是自己都接不住這錘子的力道,這人渣在這個時候裝什么架勢。
    "完了,楚風這小子不會在這個時候犯糊涂吧。"
    "如果這小子出事了,咱們回去只怕也不好交代啊。"尉遲恭看著前方也是變了臉色說道。
    可是這個時候就算他們想要去救,也已經是來不及了啊。
    "老黑,你能不能少說兩句啊,這家伙比猴還精,他怎么會犯傻。"程咬金心里雖然也是緊張的不行,不過卻也還是開口說道。
    秦瓊皺著眉頭沒有說話,他心里也不清楚啊。
    不過從神色上來看,不至于啊,這楚風的神色并沒有說有什么不正常啊。
    "有了,就是這里了。"
    當楚風目光中那鐵錘越來越近,越來越大的時候,智腦也終于是給出了答案了。
    楚風得長槍也是迅速的就刺了出去,就如同是一道閃電一般,這個時候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候。
    楚風當然也是一點兒也不敢怠慢了。
    "我還以為你已經是被我嚇傻了呢,不過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夠阻擋我?"
    "簡直是不知死活。"樸將軍看著楚風急射而出的長槍,頓時就冷笑連連。
    在自己強大的力道面前,他覺得一切都是徒勞的,都是沒有作用的。
    "哈哈,我們樸將軍,很快就要把這大言不慚的大唐駙馬爺給殺了。"哈特使立馬就大聲笑著開口說道。
    這可是一個拍馬屁的好機會呢,在這時候自己又怎么可能會放過呢。
    樸將軍可是他們高句麗的第一力士,建功立業,論力道沒幾個人能贏他。
    正當他們高句麗人還有契丹人。都大笑著準備迎接這勝利的時候。
    很快眼前的一幕就已經是讓他們愣住了,他們的笑聲也沒有發出來,就仿佛是被什么給掐住喉嚨一樣。
    "這怎么可能?"這是他們所有人在心里的一個想法。
    本來他們應該看到的是,楚風被這一錘直接是砸在了地上,然后吐血身亡。
    可是現在呢,竟然被擋住了,樸將軍被擋住了。
    而且他的馬剛剛還后退了幾步,這說明什么,這說明對方比他們的樸將軍力氣還大,還要更加的厲害?
    他們吃驚,樸將軍自己都是愣了好久,在自己眼里待宰的獵物。現在卻幾次三番的讓自己難看。
    自己本來是要一擊制敵,大展軍威的,可是現在呢,自己的攻擊竟然被化解了。
    剛剛自己可是說著要一招就讓楚風死,這么多人都聽見了,都看見了。
    無形之中仿佛是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還有發笑的語氣和目光。
    "看來你還是有兩下子,是我低估你了。接招。"
    樸將軍也顧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是說了一句,然后繼續進攻了,對于他來說,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把眼前的楚風給殺了。
    只有把楚風給殺了,那么到時候就可以解決現在的困境了。
    楚風對此早就是預料到了,這高句麗人,為什么親自出馬,說白了不就是為了面子么。
    所以說他自然會惱羞成怒了,而且這一戰,唐軍也是必須要勝的。
    只有這樣才能夠提升士氣,同時打擊敵方的士氣,不然的話,對方已經拿下兩城了。
    這在氣勢上,已經是要低了,這可是不利的。
    楚風立馬就和他拉開了距離,隨后又是幾次交手,楚風都輕松的化解了。
    四兩撥千斤,這一次樸將軍就是徹底的已經是丟了顏面了。
    秦瓊他們也沒有想到楚風竟然這么厲害,他們看的出,楚風這是四兩撥千斤呢。
    "這群高句麗人,卑鄙無恥,如今他們已經是黔驢技窮了,咱們的駙馬爺,都能教訓他們的將軍。"
    "那我們還愣著做什么,給我殺。"
    秦瓊這時候立馬就看著重人開口說道。
    楚風的表現雖然說很讓人意外,可是在這么一個時候,誰也不知道他能撐多久。
    所以必須要把握這個機會,不能讓對面有機會在壓過來。
    秦瓊直接下令大軍沖殺,頓時唐軍便氣勢洶洶的朝著高句麗大軍和契丹大軍迎了上去。
    "這?這群唐軍想干嘛,他們瘋了么?"
    哈特使看到眼前的這一幕頓時就愣住了,這些跟自己想的完全就不同啊。
    這個時候怎么會變成這樣呢,不是應該是他們高句麗人,大勝唐軍,然后大軍壓進么?
    不過這時候他已經沒法多想了,眼前的唐軍已經是殺了過來了。
    把他心里的幻想全部都打破了。
    喊殺之聲在四周不斷的響起,唐軍主動發起攻勢對于他們來說,太過于突然了。
    哪怕他們這邊有著契丹的騎兵,可是他們也已經是失去了主動沖鋒的機會了。
    所以說頓時高句麗大軍便是被打的節節敗退。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至于那樸將軍,看到了這一幕以后,心里也是氣的不行。
    可是現在他也沒法改變啊,唐軍來的太兇猛了。他一個人怎么可能擋的住。
    而且不僅僅是楚風,如今程咬金也已經是朝著他發起了進攻。
    程咬金的斧子雖然說,很多人都喜歡稱為三板斧。
    可是即便是這樣卻也是不能讓人小看。
    他的斧子每一次的揮動同樣也是讓對方有些難以招架。
    況且如今這個時候高句麗大軍節節敗退,他也沒有再戰的心情了。
    所以說都是且戰且退。自然也就是被逼迫的更勝了,反而顯得更加的狼狽了起來。
    唐軍一路追殺,一直到追殺到了城下,然后高句麗大軍退居到了城內,然后這才作罷。
    而且就是這樣楚風還讓士卒對著高句麗大軍狠狠地罵了許久。
    可是即便如此,這時候的他們也不敢在出城應戰了。
    已經是沒了士氣,出去也不過就是被人殺罷了,所以說現在他們也就是只能是忍著這氣了。
    "豈有此理,我樸恩從來就沒有這么狼狽過,他一個小白臉駙馬爺,竟然能接住我的進攻。"
    樸恩頓時就氣的大罵了起來,桌子上的杯子也已經是直接就被他捏碎了。
    "哈特使。你不是說這駙馬爺就是個小白臉,根本就不會武功么,最多也就是個三腳貓功夫。"
    "可是如今不是如同你說的那般,你可知罪啊?"
    樸恩看著那哈特使開口呵斥道。
    這一次的失敗那是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的。必須要有人付出代價。
    否則的話,到時候這件事情沒有一個交代。
    "將軍,這?在下真的是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因為你一句不知道,害我軍損失慘重。"
    "來人啊,此人謊報軍情,貽誤軍機,拿下,斬首示眾,以安眾人之心。"
    哈特使一句辯解的話都沒來得及說直接就被帶走了。
    看著他被帶走的背影,樸恩神情也變得冰冷了起來。
    好一個楚風,我樸恩若是不殺你,我樸恩誓不回國。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