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28章日月同輝本源潮汐
就在商夏以雷霆之力附著于扇骨之上射出的剎那,非但莫名其妙的讓雷鳥倒戈相向,連帶著女武者便奮力向著他追殺過來。瞬息之間攻守異勢,在雷鳥和女武者的追殺之下,商夏只能選擇繼續逃跑。樹林方向被女武者和雷鳥聯手封鎖,他已經無法返回。無奈之下,商夏只能向著遠處的小湖跑去,希望在被兩人聯手纏住之前能夠來得及。盡管之前商夏有向田夢梓請教了許多進入兩界戰域的注意事項,其中便包括了任何一座河流、湖泊當中,恐怕都隱藏著潛在危險的告誡,可現在商夏卻只能夠死馬當成活馬醫,碰一碰運氣了。一邊跑,商夏一邊還沒有忘記揮舞手中的弦籠,威脅身后的一人一鳥:“你們兩個當真要不顧它的死活了嗎?”回答商夏的是一聲越發高亢的厲鳴,還有呼嘯而至的柳葉彎刀!商夏只能頭也不回的繼續射出兩根附著著雷光的扇骨,阻礙來自身后的追擊。可從手掌上散溢而出的雷光,再次令弦籠中的變異雨燕,發出一陣陣異樣的長鳴。這不啻于火上澆油!商夏心中有一種“日了狗”……不對,是“燕”……不對,什么亂七八糟的。說話間,小湖泊已經近在眼前,商夏甚至已經能夠看到水面泛起的一陣陣漣漪,已經在水面下竄來竄去的一道道黑影。商夏見狀不由咽了一口吐沫,真要跳下去嗎?可就在這個時候,商夏忽然發現,原本只是泛著漣漪的湖水水面,這個時候卻是突然多出了許多一張一翕小口子。是魚嘴!湖水中的大魚小魚,在這個時候都浮在了水面之上。與此同時,弦籠中的變異雨燕也突然瘋狂的撞擊、撕扯著籠壁,還發出一聲聲凄鳴。就連眼瞅著便要追上商夏的雷鳥,也在最后一刻忽然直沖天際,而后在半空當中一個漂亮的回旋,向著相反的方向飛速離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預示著即將有大事發生!商夏連忙停下了身形,而追在他身后的女武者,同樣放慢了腳步。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當中原本看上去有些朦朧,仿佛永遠隔著一層的太陽,忽然間光芒大放。與兩界戰域之間存在的那一層隔膜仿佛在此時完全被融化了一般,令懸在天際的太陽一下子變得真實起來。商夏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周身氣溫正在飛速上升,腳下的青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大地在干裂,小湖的湖水正在快速蒸發。一條足有三丈長短,長著四肢,渾身上下覆滿了黑色鱗甲,如同蜥蜴一樣的東西,突然從湖水當中竄出,然后以極快的速度貼著地面,向著遠離湖水的方向飛竄而去。商夏看了一眼女武者,發現她正因為眼前氣候的驟變,而顯得有些驚疑不定。于是,他換了一個方向,想要繞過女武者返回樹林當中。至少樹林的深處,應當要比這里涼快一些。豈料商夏剛走幾步,眼角余光便察覺到有身形掠過,女武者已經再次攔在了他的身前。“你還有完沒完?”商夏對這女人已經煩的不行。他承認目前還不是這女武者的對手,但這女武者若是沒有雷鳥的幫助,想要不付出代價的戰勝他,那也是癡心妄想。商夏不認為對方看不出這一點,但凡有一點理智,這個時候也應當放棄了。況且眼下這種天地間的異變,讓人本能的察覺到危險,躲都來不及,還想著繼續廝殺,腦子讓驢踢了嗎?女武者指了指商夏掛在手腕上的弦籠,道:“交易!”女武者不是傻子,眼下情形如何,她豈會看不出來?可正是因為知道想要搶奪變異雨燕的可能幾乎沒有,這才更加不能讓商夏離開。一旦讓商夏帶著變異雨燕離開,那她想要得到變異雨燕血脈的可能真就一點也沒有了。眼下至少還有一點可能!她相信商夏現在想著離開的心情定然極為迫切。果然,商夏雖然臉色難看,但還是沉聲道:“你想用什么交換?”女武者亮出手中一雙柳葉彎刀:“這一雙‘紅袖’,下品利器,如何?”商夏心中倒是有些意外,將自己慣用的兵器拿出來交易,看得出來是在下血本。但反過來也更進一步證明了變異雨燕的重要性。商夏拍了拍腰間的玉河,冷笑道:“下品利器,好稀罕么?”女武者臉上有怒氣浮現,但隨著目光一閃而消失,只聽她又道:“再加上五十塊銀元!”銀元是一種在兩界戰域當中,受到蒼宇、蒼靈兩界武者共同認可的錢幣。本身的材質乃是一種蘊含豐富天地元氣的白銀所制。這種白銀在蒼宇界被稱之為“元銀”。而在蒼靈界,則被稱為“秘銀”,又被叫做“靈銀”。此物因為是一種用途廣泛的非凡材料,再加上還有一定輔助修煉的功效,因此被制成了錢幣用來流通。由此也能夠看出,在兩界戰域之中,蒼靈、蒼宇雙方恐怕也未必是真正的敵對,至少暗中雙方可能有著一定的交流。這時,商夏忽然覺得先前還被熱浪烘烤的后背,此時已經不再那么熱了,隱約間還有一絲絲涼意夾雜在熱浪當中。不過聽得女武者再次報價,商夏便沒有在意身后的變化,而是再次冷笑道:“你打發叫花子呢?信不信老子寧可將這只鳥兒烤了吃肉?”“你……”女武者先是怒形于色,可緊跟著卻又面露冷笑之意,身形卻向后暴退數十丈。商夏還以為女武者終于無奈放棄,可見得這女人臉上的笑意,本能的察覺到了不妙。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驚覺,原本炎熱的高溫,不知道什么時候氣溫已經降了下來,甚至從他的背后還有一絲絲涼風襲來,直接沁入到了骨子里!猛然轉過身來,商夏駭然發現,在原本天際上空高懸的大日旁邊,不知何時又多了一輪圓月!日月高懸之下,那座小湖左邊一半熱氣蒸騰,如同開了鍋一般;可右邊一半卻是泛著冰凌,仿佛隨時都會在湖面凝結成冰。以小湖的中央分界,湖岸的左邊草木枯黃,土地干裂;而右邊的湖岸卻鋪著一層白霜,在月光照耀下閃爍著冷光。這是……日月當空!日月同輝,定伴隨有本源潮汐的爆發!田夢梓師兄當日的告誡言猶在耳。商夏心驚之下,也趕忙要遠離湖泊所在的方位。豈料商夏身形剛動,一輪旋轉的寒光便向著他斬來。商夏再次磕飛了柳葉彎刀,柳葉彎刀在半空當中回旋,落入到了女武者的手中。“現在還想要離開?晚了!”女武者身在數十丈之外,滿臉得意的望著商夏。商夏這才知道上當。這女人先前恐怕早已對這等天地異象有所察覺,卻故意攔著他的去路,以交易為名拖延時間。而商夏那時因為背對湖泊,無法發現身后發生的變化。待得日月同現之際,女武者卻又暴退數十丈,離開天地異象影響范圍之后,卻又在邊緣地帶阻擊商夏,以此進行威脅。“你到底想要怎樣?”商夏哪怕背對著湖泊,也能夠察覺到身后天地元氣的躁動,他知道距離本源潮汐形成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簡單,把你手中的弦籠交給我,我就放你離開!”女武者勝券在手,自認吃定了商夏,甚至連交易也不提了。“沒有商量的余地?”商夏再次問道。“你覺得自己還有時間討價還價?”女武者嗤笑一聲,下巴高高抬起,目光卻是看向了商夏的身后,還不忘幸災樂禍道:“本源潮汐要來了呦!”幾乎就像是在印證女武者的言語一般,話音剛落,便聽得轟隆一聲巨響,半邊沸騰的湖水突然向上炸開。商夏回頭望去時,卻見有大片的熔巖正在從湖面下飛濺而起。這山間小湖的下面居然是一座火山口!然而更加奇異的是,小湖的另外一邊此時已經結成了厚厚的冰蓋,哪怕在熔巖肆虐的情形之下,仍舊不曾融化半分。而在熔巖與寒冰的中間,卻存在著一條寬約三尺的間隔,這條間隔之地被平緩的水流充斥,將熔巖與冰蓋隔開,形成了冰與火涇渭分明且共同存在的奇觀。濃郁的天地元氣,因為日月當空而匯聚而至,又因為受到極寒極熱的環境影響,開始變成一道道漸漸失控的元氣暗流。“喂,本源潮汐就要爆發了,你如果不想因為非凡之力失控的話,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女武者搞不明白商夏在想什么,難道真不要命了嗎?事實上,此時的商夏已經完全轉過了身,面向冰火小湖而背向女武者。女武者甚至在猶豫是不是應該從背后出手偷襲,或許能夠趁其不備奪走弦籠。可眼見得元氣躁動已經影響到這里,本源潮汐隨時爆發,而她自己又是剛剛進階血脈武者第二境血極境,修為尚未穩固,極易受本源潮汐影響而失控,最終不得不打消了這個念頭。而就在這時,先是天空之中晦明晦暗,緊跟著匯聚的元氣潛流徹底失控,將整個天地都攪成了一片混沌。本源潮汐,爆發了!————————換燈泡拆線的時候,一剪刀從食指指頭肚刺了進去,搞得昨天一天沒有碼字,流老鼻子血,疼死了。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波克捕鱼奋斗去哪里直播了 只想工作赚钱图片 快3和值稳赚公式 一个微信就能赚钱是真的吗 宁夏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杏彩娱乐苹果 赛比安公司靠什么赚钱 微信玩哪个游戏赚钱 白小姐特码资料 最赚钱的理疗项目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钟彩票控 博彩老板赚钱 小白赚钱宝典 小说 j比赛捕鱼千炮版技巧 满50元提现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