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42章5人武元5非凡
在將這三樣東西心安理得的劃拉進自己的腰包后,六輛錦云車當中雖然還有不少好東西,但商夏卻不再搜羅了。原因和之前他說的一樣,東西再多,帶在身上都是累贅。現在的他們事實上還沒有完全擺脫危險。這讓商夏不由的再次懷念起姑姑商溪手中的那只錦云盒。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才會有一只屬于自己的空間物品。便在這個時候,山谷上空忽然傳來一聲清越而高亢的長鳴,讓商夏一下子回過了神。他抬頭看去時,正見到半空當中一道銀芒沖著他俯沖而下。商夏突然面露微笑,面對俯沖過來的銀芒不閃不避。“商師兄小心!”此時還在山谷之中的幾位同窗生員,一個個大驚失色,連忙大聲提醒道。卻見商夏居然朝著他們笑著擺了擺手。一聲大為不滿的鳴叫傳來,似乎對于商夏沒有被嚇到很是介意。不過那道銀芒卻在距離商夏尚有五六丈距離的剎那,陡然在半空之中一滯,而后雷鳥的身形顯露,并在商夏的頭頂周圍盤旋了幾圈,最終無奈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雷……雷鳥!”幾位生員哪里還不識得他們最初遭襲的罪魁禍首。只是此時見得那只神駿非凡的大鳥立于商夏肩頭,卻是一個個面面相覷,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都來不及做一個震驚的表情出來。“將那個蒼靈武修的頭顱斬去的果然就是雷鳥嗎?”相比于其他生員的驚疑不定,焦海棠此時看向商夏的目光卻是異彩連連。“啾啾——”雷鳥站在肩膀上,偏著腦袋仿佛在斜視著商夏,催促他將允諾的下一半雷電精華交給它吸收。不過不等商夏回復,山谷外的天際又是一道長鳴傳來。一只體型比雷鳥略小,在飛行的過程當中沒有電芒纏繞,不會呈現出一道銀芒,且速度也明顯有些慢的變異雨燕俯沖而下,直接落在了商夏的另外一邊肩膀之上。“唧唧——”變異雨燕沖著雷鳥便是一陣亂鳴,就仿佛在說:“你急什么急?既然已經答應你了,就肯定不會食言,你這么做是不相信我們嗎?”難道這就是那只被商師兄活捉的變異雨燕嗎?山谷中的小伙伴表示自己對于震驚什么的,已經做到了麻木性免疫。雷鳥還待要張口作鳴,卻見此時的商夏忽然間手掌一番,一小團雷電精華在掌心當中凝聚而出,正是商夏答應給雷鳥的另一半雷電精華。雷鳥迫不及待的從他的肩膀上滑翔而下,一口吞掉了雷電精華,隨即一聲長鳴,周身電芒閃爍,最終化作一道銀芒,以幾乎垂直于地面的角度直沖天際,霎時間消失在了天空當中的云層之中。站在商夏肩膀上的燕妮兒高聲鳴叫著,似乎要追隨雷鳥沖入云霄,可最終還是沒有離開他的肩膀,只是一直保持著仰頭的姿勢,好像在期待著什么。商夏大約能夠猜到雷鳥的蛻變就在眼前,心中不由有些后悔雷霆精華給的太早了。這個時候正是其他幾個生員進階的關鍵時期,而雷鳥一旦蛻變,造成的動靜肯定不小,就怕到時候驚擾了其他進階的同窗。不過商夏的擔憂有些多余,雷鳥的蛻變顯然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完成,而此時卻正有一人爬過了山梁走進了山谷。“孟兄,恭喜!”商夏在距離還很遠的地方,便已經察覺到了來人身周尚未平息的元氣。孟良辰原本略顯陰郁的神情,此時也難得掛上了一抹微笑,很認真的拱手道:“商師兄,多謝!孟某日后定有一報!”說罷,卻是微微一點頭,然后便徑直轉身向著錦云車去了。“這孟良辰倒是難得,居然能說出這么一番話來!”焦海棠望著孟良辰的背影說道,只是語氣中卻帶著一抹酸溜溜的味道。商夏知道孟良辰性格,也不以為意,轉而笑道:“孟良辰已經率先踏入武元境,其他的同窗想來也快了,只是不知道他們五個能有幾個進階。”話音落下不久,便又有一人從另外一方向的山梁翻進了山谷,這一次正是與商夏關系較近的黃子華。“成功了?”焦海棠雖然還不能通過感知元氣波動來確認,但只看黃子華那一臉得意的神情,便知道了結果。“那是當然!”黃子華嘿嘿一笑,然后也向商夏拱手答謝,道:“商師兄,幸不辱命!”焦海棠白了他一眼,努了努嘴道:“得意個什么勁兒,還有人比你早!”黃子華順著焦海棠所指的方向看到了先一步進階的孟良辰,一拍自己的腦袋,道:“嗨,進階非凡武境,各方面得到提升,我也能多帶幾樣物品出去!”說罷,得意的看了焦海棠一眼,一邊快步向著錦云車走去,一邊嘀咕道:“可別讓這小子把好東西都撿走了。”焦海棠被黃子華這一眼看得扎心,在身后悶悶的說道:“有什么可找到,還不都是商師兄撿剩下的。”黃子華聞言腳步一滯,差點就是一個踉蹌。商夏也覺得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這算不算躺槍?天色已經越來越陰沉,相比于之前兩界戰域中說變就變的天象,此時頭頂上空倒更像是正常的天氣變化。商夏不時的仰望天空,偶爾能夠見到又一絲銀芒在云層之中忽隱忽現,就像是一根針線,將天空當中的每一片云朵都牢牢的縫補在了一起。進階后的雷鳥難道就能直接影響一場雷雨變化嗎?商夏若有所思的同時,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好在這個時候,在遠處閉關沖擊武元境的同窗開始陸續回歸。也不知道是因為兩界戰域當中的天地元氣更加活躍的緣故,還是因為人在壓力之下能夠爆發出更多潛能的緣故,五個沖擊武元境的生員居然無一人失敗!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小的奇跡!如果此時在通幽學院,恐怕整個學院上下都要被驚動!而這也讓其他八位尚未進階的生員更加感到嫉妒。或許不久之后,他們也將會迎來進階武元境的契機,可到那個時候,他們可就未必會有今天的幸運了。五個進階武元境的生員,不約而同再次去錦云車當中翻找了一些東西帶在身上。商夏自然也不會說什么。在踏足非凡之后,所有人都會得到一次全方位的提升。無論是在力量上還是在耐力上,他們都會有著長足的進步,多帶一些東西在身上也是情有可原。總不能把這里的東西白白送給蒼靈武修,盡管通幽峰巡騎找到這里的可能性更大。更何況就數商夏自己從里面拿的東西最多,而且每一件還都是這批物資當中的精品!就在這個時候,天際突然傳來一聲聽上去幾乎能夠撕裂虛空一般的高亢長鳴。包括商夏在內的山谷眾生員,不約而同的仰頭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卻見在一團團漆黑如墨的烏云當中,一道銀芒不時的在當中游走閃爍。每一次當它出現的一剎那,便會有一道閃電仿佛被吸引一般,從黑暗深處迸發,在照亮了天際的剎那,便很快又被烏云吞沒。但那道銀芒卻仍舊鍥而不舍的在烏云當中穿梭,就像是在撩撥著一個俯瞰著大地的巨人,漫天越來越厚重的烏云就像是他正在積蓄的怒火,不時迸發的雷霆就像是他在怒斥。終于,在銀芒不懈的引逗之下,巨人潛藏的怒火終于從烏云深處迸發,一道道撕裂天空的雷霆之后,緊跟著便是驚天動地的怒吼。天地都在震顫!而此時雷鳥所化的銀芒,卻如同一只天雷所化的精靈一般,在漫天迸射的雷芒當中舞蹈,在滾滾的烏云之中穿行。它就像是一個站在舞臺中心的領舞者,以這片天地為舞臺,引導著這一幕雷雨風暴般的大戲。“這是一種蛻變的儀式,還是進階的洗禮?”孟良辰不知何時站在了商夏的身邊開口問道。從焦海棠以及山谷中幾位生員的口中,孟良辰等人已經知道了商夏與變異雨燕以及雷鳥之間的關系。況且此時商夏的肩膀之上,就站著一只神峻異常的變異雨燕。這不免又讓眾人感到艷羨。“進階應當已經完成,這更像是它在進行一次表演,或者嘗試!”商夏看了他一眼說道。商夏明白,在雷鳥吞下了另一半雷電精華之后,它便已經邁過了進階的門檻。眼下這一場雷雨風暴,更像是它在對進階后的非凡力量嘗試著進行掌控。“它在進階之后,還會回來嗎?”孟良辰問道。商夏搖了搖頭,道:“它可從來都沒有被我收服,也不大可能會被收服。”孟良辰不由的再次看了立在商夏肩膀上的變異雨燕一眼,提醒道:“你可能要被蒼靈武修的某一方勢力針對了!”商夏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之前焦海棠便已經做過提醒。”“那就好!”孟良辰嘴里這般說,目光之中還是閃過一絲遺憾,接著問道:“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我是說如果我們能夠安全到達通幽峰之后。”商夏想了想,道:“我想做的事情有點多,不過當務之急恐怕是要盡快找到一部合適的武極境功法。”說罷,商夏的視線從雷光肆虐的天際轉回,看向身旁的孟良辰,問道:“你呢?”“我?”孟良辰笑了笑,道:“我打算在兩界戰域停留一段時間,尋找我幽州孟氏的遺址。”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 聚彩安卓 澳洲幸运5正规吗 魔域游戏能赚钱 女士精品店赚钱吗 家居百货商场做什么赚钱 关于省钱与赚钱 长春市民在浦发银行理财一年没赚钱 前几年小本赚钱方法 银行怎么通过承兑汇票赚钱 疯狂玩德州在哪下载 歌手的歌都免费听怎么赚钱 15选5中4个号码多少钱 pk10牛牛棋牌游戏 棋牌大赛规则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