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61章意外來客
    整個變異雨燕群落都能夠受他驅使,商夏所展現出來的價值,讓云亦舒認為他沒有必要跟隨眾人留在通幽峰冒險。
    然而商夏最終還是拒絕了云亦舒的好意。
    且不說此時單獨在兩界戰域行走,危險程度未必比呆在通幽峰更高,就算他能夠找到劉繼堂等人的蹤跡,對方也不見得會及時趕回來。
    甚至往壞了說,說不定找到劉繼堂反而會更加危險。
    到了現在,通幽峰上雖然沒有公開挑破那層窗紙,但哪怕是商夏自己,都能夠猜到劉繼堂一定是沖著挖掘朱氏世家的遺址去了。
    云亦舒也只是提了一個建議,見商夏不愿也就笑了笑,不再勉強。
    不過商夏暗自思忖,想要找到劉繼堂的蹤跡,也未必非要自己親自出馬。
    之前在返回通幽峰的時候,經過姬文龍的許可,商夏將燕妮兒直接帶了進來。
    而且因為燕妮兒的特殊性,姬文龍還許可燕妮兒可以自由進出通幽峰的守護大陣,但不能是燕妮兒自行飛進飛出,而是需要商夏親自接送。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需要通過雷鳥驅使變異雨燕群,去監控四靈山的動靜。
    一旦對方大舉來攻,通幽峰這里至少能夠提前掌握對方的動向。
    因為商克還要留下來與姬文龍等人商議通幽峰防衛事宜,商夏見得沒自己什么事兒,便先告辭了出來。
    離開了巡騎大堂,商夏準備返回商樓修煉。
    雖說四靈山隨時可能大舉來攻,但能夠臨時抱一下佛腳,總歸還是好的。
    不過走在通幽峰的道路上,商夏突然發現,往日里極為冷清的街道上,今日看上去熱鬧了不少。
    很顯然,通幽峰上的緊張氛圍,讓很多人都已經意識到了大戰即將來臨。
    所有人都在為此做著準備。
    “商師兄,商師兄……”
    聽到有人叫他,商夏回過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卻發現焦海棠與黃子華二人結伴而來。
    商夏駐足等二人過來,然后看向焦海棠,笑道:“看樣子是進階成功了,恭喜!”
    焦海棠道:“要不是商師兄相助,我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湊足進階配方上的非凡材料,這一次雖說運氣不太好,但總算是在大戰來臨之前有了一點自保之力。”
    商夏點了點頭,看向黃子華道:“其他人怎樣了?”
    黃子華道:“十三個人,尚未湊足非凡材料的還有三個,還有一個進階失敗了。”
    通幽峰上修建有專供武者進階的密室,武者可以在密室當中服用進階藥劑。
    不用像在山谷的時候那樣,為了防止彼此干擾,五個人還要相互避開很遠的距離,才敢吞服進階藥劑。
    商夏聞言先是一怔,然后才道:“失敗了也不可怕,以后還有進階的機會,關鍵是不能喪失了信心。”
    黃子華笑道:“梁帥雖然有些沮喪,但心態還算不錯。事實上,咱們丙房這一次十人服用進階藥劑,最終九人進階,無論是數量還是成功率,都已經把其他各房的生員給羨慕壞了。”
    商夏也笑道:“的確是如此!梁帥有了這一次經歷,想來下一次再沖擊武元境,恐怕就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這時焦海棠忍不住道:“商師兄,你這里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嗎?現在通幽峰上各房生員都像是沒頭蒼蠅一般胡亂打聽,可又沒人理會我們,現在就像是完全被人放棄了一樣。”
    商夏有些奇怪道:“怎么可能?外舍各房進入兩界戰域歷練,學院的教習、訓導們不是都有跟來么?他們難道不管管?”
    黃子華在一旁道:“師兄您是不知道,咱們丙房是各房來得最晚的,咱們到達通幽峰的時候,此番來到通幽峰的教習和訓導,都被外舍教諭彭嵐青給叫了去,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商夏聞言頓時醒悟了過來,彭嵐青八成也跟著劉繼堂離開了。
    這時又聽焦海棠接著道:“咱們丙房的生員還好,至少還有商師兄這個主心骨。大部分同窗在進階武元境之后,都在忙著修煉穩固修為,其他幾個尚未進階的,也都有著努力的方向。其他各方的生員,一來沒有咱們的運氣,二來更沒有商師兄這里的渠道,絕大部分生員身上連一份兒非凡材料的銀元都湊不齊,跟沒娘管的孩子一樣。”
    商夏聽著點了點頭,對此也是無能為力。
    他倒是想要幫扶一把,可商家又不是開善堂的,他個人則能力有限。
    黃子華這時倒是帶著幾分得意,道:“師兄你是不知道,咱們丙房現在讓整個外舍各房羨慕嫉妒恨,走在大街上遇見了,都覺得倍兒有面子。”
    焦海棠看不慣他有些得意忘形的樣子,在旁邊推了他一把,才對商夏道:“這段時間,有不少外舍的同窗,想要通過我們與師兄你聯絡,不過都被我們拒絕了。我們也知道,這些時日通幽峰上的非凡材料價格紛紛大漲,商家能給我們籌措來那么多材料,恐怕不止是虧錢那么簡單,我們不可能不識好歹,再給師兄找麻煩。”
    商夏笑道:“大家都是同窗,互相幫扶是應該的,況且此番歷練本就是受孫訓導委托,我可是自認為自己是半個訓導的。”
    說罷,三人都笑了起來。
    三人寒暄了幾句,焦海棠心細,察覺到商夏應當有事要離開,便道:“還有一件事兒好叫師兄得知,考功司和院衛司雖然沒有過問我們手中非凡材料來源一事,卻都派人專程警告我們,不要將當日被俘的經過向任何人說起,這中間會不會有什么隱情?”
    商夏想了想,笑道:“沒什么問題,按他們說的做就是了。”
    焦海棠點了點頭沒有言語,神色間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商夏這時也忽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對了,你們進階武元境之后,不妨去藏經洞看看,那里的傳承雖然沒有學院藏經閣完備,但你們剛剛進階成功,正是修為突飛猛進的時候,千萬不要錯過了修為提升的機會。”
    與二人分開之后,商夏匆匆趕回商樓。
    黃子華見得焦海棠還站在原地,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走了,想什么呢?”
    焦海棠沉吟道:“我在想院衛司和考功司對咱們的警告。”
    黃子華奇怪道:“有什么問題?商師兄不是說按他們說的做就是了么?”
    焦海棠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沒問題,而是咱們還不夠資格讓那些問題成為問題!”
    黃子華“嘿嘿”一笑,道:“聽不懂!”
    焦海棠氣結。
    商夏剛剛返回商樓,便被商泉帶進了樓頂雅閣,見到了一位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人。
    “姑姑,您怎么來了?”
    商夏見到眼前之人差點大喊出聲,意識到不妥之后,連忙降低了聲音,沉聲道:“您這個時候來這里干什么,您不是應該坐鎮家族嗎?”
    商夏的語氣雖然有些犯沖,但言語中的關心卻是真情實意的。
    商溪“咯咯”笑道:“小混蛋還算是個有良心的,既然這樣,那姑姑就原諒你敢這些跟我說話了。”
    商夏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忽然意識到姑姑這一次來到通幽峰恐怕不簡單,再想到商泉剛剛一言不發帶就把自己帶到了這里,于是問道:“姑,您這一次是秘密前來?還有誰一起過來了?”
    與商泉對視了一眼,商溪笑問道:“你怎么知道還有其他人?”
    商夏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次除了劉家之外,其他三家應當都有不少高手秘密前來,恐怕是沖著‘月季會’在通幽峰上潛伏的細作來的吧?”
    商溪笑了笑,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通幽學院廣開門戶,肯定是月季會派遣細作潛伏的首選。
    與之相比,通幽城四大家族的核心武者,因為彼此間有著血脈的牽絆和感應,反倒不容易被外敵滲透。
    在得知月季會在四靈山進攻的時候,伺機破壞通幽峰的護山大陣,通幽峰在暫時無法甄別月季會細作的情況下,只能要求通幽學院暗中派遣家族的核心武者暗中相助。
    可惜的是劉家如今的情況不明,家族大部分的高層戰力又跟隨劉繼堂離開,如今暗中前來通幽峰的高手便只有三大家族之人。
    不過商夏此時想到的卻更多。
    在寇沖雪重傷消息外泄,通幽城又宣布戒嚴的情況下,學院居然還敢暗中派遣高手進入兩界戰域增援,這說明學院已經認可了通幽峰的判斷:月季會既然已經開啟了另外一條進入兩界戰域的通道,就不會放棄這個優勢,再去進攻被通幽學院和四大家族經營了二十年的通幽城。
    當然,此時商夏等人已經進一步從風燕部族的燕老太太口中,證實了月季會將會與他們合作的消息。
    只不過月季會看重的是兩界戰域中朱氏世家的遺跡,而不是與四靈山通力合作進攻打破通幽峰。
    但是這個消息現在恐怕還沒來得及傳回通幽學院。
    ――――――――――――――――
    今日第一章,書已肥,諸位道友可以開宰了,只是別忘了收藏一下。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