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78章意想不到之人

  “快躲――”
  康辭竭力的大聲嘶吼著,可他的聲音很快便被淹沒在了隨之而來的轟鳴聲當中。
  通幽峰守護大陣之外,就當最后一絲缺口即將彌合的剎那,一道青金兩色流光如同一條蜿蜒的巨蛇一般從天際出現,幾乎在瞬間從大陣缺口的縫隙當中擠了進來,而后竄入到了尚未疏散的巡騎當中。
  轟隆――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來,一支完整的巡騎小隊被淹沒在了爆散開來的兩色光華當中,也淹沒了周圍的一切聲音。
  數十匹赤云獸驚叫著胡亂飛奔,康辭竭力控制著胯下的坐騎,目光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不遠處正在緩緩散去的兩色華光。
  然而那里除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沒有剩下。
  整整一支巡騎小隊,包括修為已達武意境的李增瑜在內,五個人五匹馬,尸骨無存!
  “快退,快退!”
  當聲音再次回歸的剎那,就已經聽到康辭驚慌失措的喊叫聲。
  四重天,又有一位武煞境的武者出手了!
  一聲長笑由遠及近,片刻之間便已經來到了堪堪合攏的守護陣幕近前。
  “落暉峰上的那位四重天,還請現身吧!”
  一位年歲看上去比郎嘯云年輕一些,神情之間卻是頗多桀驁的武者,負手懸空立于落暉峰之前。
  “在下四靈山郎驚云,還請指教!”
  郎驚云、郎嘯云,單從名字上就能夠看出二人之間的關系。
  正帶著巡騎向著遠離守護大陣邊緣地帶撤離的康辭,聽得陣外四重天武者高聲叫陣,不由的將目光看向了落暉峰。
  “尚總管……”
  康辭的目光之中居然帶著幾分果然如此的神色。
  能夠將三條斬斷的鐵索操縱的如臂使指,中間便是借助了大陣的力量,康辭自忖自己也根本做不到,至少做不到那般輕松自如。
  要知道,康辭自身可是武意境第三層的武者,而且進階時日遠在唐淵之前,乃是世情司總管云菁之下第一高手,便是在整個通幽學院四重天以下的武者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如果連他都做不到,康辭不認為修為在四重天以下的,還有誰能夠做到。
  哪怕康辭還在通幽學院求學修煉的時候,尚兵就已經在執掌考功司也是一樣。
  嚴格意義上來講,尚兵乃是與寇沖雪以及四位副山長同輩的人物,他還應當稱呼對方一聲“老師”!
  這不是對方比康辭早二十年進階武意境就能夠解釋的,除非這位想來不顯山不露水的考功司總管,與那位藏經閣的董千醉一般,早已經踏入了武道四重天!
  “怎么,閣下是要做縮頭烏龜么?”
  郎驚云神色當中浮現出一絲不耐之色,大聲道:“還是覺得這層勉強合攏的陣幕,能夠擋得住郎某一擊?”
  話音剛落,郎驚云突然出手,單掌隔空向著數丈之外的無形陣幕一按!
  一個三丈大小的手掌印在無形陣幕之上突兀的出現,而且隨著郎驚云持續按下,這個掌印向內凹陷的也越發的明顯,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將無形陣幕再次撐破。
  便在這個時候,半空當中一陣鐵索撩動的金鐵交鳴聲傳來,三根鐵索橫掃而至,先后甩在那個虛空掌印的上面。
  郎驚云隔空按下的手掌陡然一震,虛空之中撐開的大掌印也跟著消失,無形陣幕跟著恢復如初。
  “呵呵,終于忍不住出手了么?”
  郎驚云對此似乎并不意外,甚至于感到一絲驚喜!
  …………
  通幽峰腳下,康辭帶著一眾心有余悸巡騎返回到了安全位置,回頭看去時,正見到有一人從落暉峰上走出,步步虛空而踏,不是藏經閣的總管尚兵又是何人?
  與此同時,康辭心中一動,耳邊傳來了尚兵的聲音:“速去落暉峰坐鎮!”
  康辭的目光掃過身邊幾位武意境武者,見得他們同樣滿臉詫異的望向落暉峰之外的那道身影,于是沉聲道:“我要去坐鎮落暉峰,這里交給吳庭海執事負責!”
  吳庭海本身便是巡騎執事,康辭離開之后,也屬他的修為最高,資歷最老。
  對此眾人并不意外,也無異議。
  事實上,除了柳青藍進階四重天是真正讓他們感到欣喜之外,董千醉和尚兵突然展現四重天的修為,對于他們而言意外反倒多余驚喜。
  康辭見狀也不多言,整個人從赤云獸上騰空而起,如同一只大鳥一般,在半空當中幾個滑翔起落,人便已經沿著通幽峰爬高了兩三百丈。
  三重天武者雖然還不能如四重天武者那般騰空飛遁,但只是短距離的騰躍滑翔卻并不難。
  當然,這種動則上百丈距離的滑翔,在某些人特別是凡人的眼中,也已經與飛翔并不兩樣了。
  這時他的身后傳來衣襟破空之聲,回頭望去時,卻見商溪也跟著上來,于是詫異問道:“商家小妹,你跟著上來做什么?
  商溪沉聲道:“開元峰到現在沒有動靜,我去看看!”
  康辭張了張嘴原本想要說些什么,可話到了嘴邊卻道:“去看看也好!不過隨時注意接應山下!”
  …………
  落暉峰外,郎驚云望著現身而出的尚兵,大笑道:“我就說嘛,就憑剛剛那個仗著秘術強行將修為拔高到四重天的老頭,何德何能將佘之慶擊傷?果然,若是閣下暗中出手相助,再加上老佘慣常的目空一切,讓他吃下這么個大虧就合理了!”
  尚兵看著眼前之人,對于他剛剛的推測充耳不聞,只是冷冷道:“閣下居然向低階武者出手,難道就不怕尚某也跑去四靈山殺人嗎?”
  郎驚云仰天大笑一聲,道:“笑話!閣下堂堂一位四重天武者,躲在落暉峰所謂何來?若是郎某所料不差的話,之前我方武者敗退被驅逐,這當中怕也有閣下的手筆吧?”
  尚兵眼皮子一跳,沉聲道:“多說無益,今日你我做過一場便是!”
  “爽快!”
  郎驚云拍手笑道:“可惜你不是商博,原本郎某還想著此番能夠見識到他的商家槍術。”
  “就憑你?”
  尚兵冷笑一聲,笑聲之中不無嘲諷之意:“還是先勝過尚某手中劍再說吧!”
  尚兵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看上去完全像是由一塊寒冰打制而成的長劍,長劍舞動之際,所過之處的虛空都為之凍結。
  長劍尚未凌空,寒意已經先行來襲。
  郎驚云丟去了臉上的輕視,在半空之中先行退開數十丈,避開了凌空襲來的劍氣寒流。
  與此同時,郎驚云伸手從袖口當中抽出了一根四棱鞭,向著身前狠狠一敲!
  喀啦啦――
  一陣爆裂聲傳來,郎驚云的身前不知何時已經有一條冰帶延伸而來,卻被他手中的四棱鞭敲的粉碎。
  與此同時,那四棱鞭相對的兩個棱面各有一青、一黑兩縷煞氣冒出,卷動周邊天地元氣,迅速向著尚兵所在的方位倒卷而去。
  尚兵見狀心中一凜,手中寒冰之劍連削一十二道劍光,每一道劍光在半空之中都在身前化作一道冰墻。
  郎驚云的四棱鞭在半空之中連破尚兵十道冰墻,在撞破第十一道冰墻,勢頭才稍被遏制,直到第十二道冰墻破碎,卷動的天地元氣才最終散去。
  尚兵手持寒冰之劍橫在胸前,望著數十丈之外的郎驚云,神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武煞境第二層?”
  郎驚云得意的笑了笑,道:“怎樣,沒想到吧?”
  話音剛落,便聽得一聲震蕩天地的咆哮傳來:“‘玄光寒冰劍’,你是尚履冰!你居然沒死!驚云,殺了他!”
  郎驚云先是一愕,緊跟著輕聲一笑,道:“有意思!玄光寒冰劍?尚履冰?看來這里面是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往事了。”
  這個時候又是一聲長笑傳來,壓下了剛剛震天的咆哮:“交手便專心交手,老郎你喊那么大聲音干什么?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當年在‘幽州三寒’手下吃過大虧嗎?”
  “你放屁――”
  話還沒說完,便又被剛剛那道聲音壓了下去:“尚總管隱姓埋名在學院屈就二十年,我等竟不知總管身份,實在是有眼無珠的很吶!”
  先前開口之人顯然是郎嘯云,而后面說話之人自然是姬文龍無疑。
  而且從郎嘯云開口說話被輕易打斷來看,姬文龍顯然在與他的爭鋒當中占據著主動。
  只是從姬文龍的語氣當中聽上去,卻全然不是己方突然多出一個四重天戰力的欣喜若狂,反倒是帶著幾分猜忌和疏離。
  尚兵,或者說尚履冰,沉聲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此番事了之后,尚某自然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要什么交代?‘幽州三寒’我也曾聽尚總管說起過,寇山長便是‘三寒’之首,尚總管就是山長的結拜義弟。尚總管隱姓埋名在學院當中,別人不知道,山長能不知道?這定然是寇山長運籌帷幄之舉!”
  柳青藍的聲音同樣很大,語氣也顯得極不客氣,可言語之間的理由卻用得牽強,聽上去像是在反駁姬文龍,實則是在鼓舞己方的士氣。
  姬文龍沒有再說話,倒是董千醉略顯滄桑的聲音跟著響了起來:“說那么多做什么,省點兒勁兒吧!”
  可話音剛落,姬文龍驚怒交加的聲音突然傳來:“董老小心!”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安徽11选5一注奖金是多少 葡萄大棚赚钱吗 多乐彩票骗局幕后老板 大型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微信群筛子玩法规则 快乐飞艇开奖图 福彩七乐彩复试中奖规则 代卖机票怎么赚钱吗 千炮捕鱼游戏平台 做什么副业能赚钱 有哪些fm软件可以赚钱 有什么关于画画的赚钱 全民千炮捕鱼外挂 时时彩开奖记录网龙虎和 九线水果拉霸安卓上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