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94章姬文龍的私心
“燕素娥隱藏了實力!”  夜空之中,商博與姬文龍一氣飛遁出數十里之外后,商博突然開口說道。  “哦?”  姬文龍神色一動,道:“她的本命煞難道也已經大成了?”  商博想了想,搖頭道:“還沒有,應當是與我現在一般,找到了第四縷元煞,卻并未完全煉化。”  姬文龍冷哼一聲:“這只老狐貍,果然留了一手,要不是這一次你我聯手算計她一次,試探出了她的深淺,說不定下一次吃虧的就是我們!”  過了片刻,姬文龍再次開口道:“這么說來,她傷的可能沒有表面上那么重了?”  商博想了想,道:“我們原本的意思也不過是嚇他們一跳,讓他們短時間內不敢出四靈山,延遲他們發現獸潮并作出應對的時間,從這一點上來說,你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姬文龍點了點頭,卻還是有些遺憾道:“可惜出來的是燕素娥,要是其他人,哪怕是郎嘯云,剛剛在你我聯手偷襲之下,說不定也要飲恨當場,然后緊跟著再被獸潮一沖,說不定咱們還有打破四靈山的一線可能!”  說到這里,姬文龍再次嘆了一聲:“真是可惜了!”  商博笑了笑,道:“單憑獸潮沖擊的影響,的確不大可能,畢竟我們同樣也要受到獸潮的沖擊。而且別忘了,劉老二如今還被月季會困在珊瑚林,除非咱們接下來見死不救,否則四靈山肯定會有喘息之機。”  姬文龍聞言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罵道:“劉老二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  商博自然不會當真,通幽城四大家族論起關系來,姬文龍和劉繼堂才是真正的私交甚篤,否則劉繼堂在無故失蹤之后,為什么馬上趕到通幽峰坐鎮的會是姬文龍,而不是云菁或者商博兩位副山長?  “不過……”商博神色略顯遲疑。  “不過什么?”姬文龍連忙問道。  商博略微斟酌之后,道:“姬老大,你有沒有想過,燕素娥剛剛被你我聯手逼出了她真正的修為實力,對了敵對方,她已經沒有必要再騙我們了,而且她的傷勢也遠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么嚴重,這是為什么?”  姬文龍目光一閃,道:“你的意思是說,她這些都是做給郎嘯云、冉碧羅他們看的?”  商博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們內部應當起了遠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嚴重的齟齬,燕素娥憋著壞,不是為了算計我們,而是為了算計自己人。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姬文龍若有所思:“我們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實力,風燕部族內部‘庶血’出身的那個四重天也死在了你的手中,那么燕素娥想要算計的,恐怕也只有其他三大部族了……”  說到這里,姬文龍又嘆道:“小商,唔,我還是叫你商老四吧,這樣聽上去,通幽城四大家族才是真正的同氣連枝。”  商博笑了笑沒有說話,大約已經猜到了姬文龍接下來想要說的話,而且這些話也不是他第一次說了。  不過姬文龍接下來的話還是稍微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學院考功司的總管尚兵,成了寇沖雪的義弟,當年‘幽州三寒’里面的老三尚履冰,你怎么看?”  商博無所謂的笑了笑,道:“學院又添一位四重天高手,總歸是好事……”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姬文龍有些粗暴的打斷了他的話,道:“尚履冰是他的義弟,他為什么要讓自己的義弟在自己親手所建立的學院隱姓埋名二十年?他想要干什么?他在針對誰?你難道真的不明白么?”  商博沒有言語,只是催動本命煞光,急速向著通幽峰方向回趕。  “說到底,他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放心我們,當初建立通幽學院與幽州幸存的各大家族勢力聯合,也不過是他的權宜之計罷了,他的真正目的還是要借助學院之手,在無形當中打壓削弱我們這些世家遺族的存在感!這二十年來,通幽城中除了所謂的‘四大家族’之外,當年幸存下來的家族勢力還有幾家?即便是血脈族人仍在,也不過茍延殘喘,他們家族的非凡傳承,如今都已經成了藏經閣的一部分!”  說到這里,姬文龍又道:“說起藏經閣,還有那個董千醉!誰能想到這個醉了十多年還不死的老家伙,居然還能在最后時刻爆發出四重天的力量?這個老頭一直不死,恐怕就是為了今天吧?”  到了這個時候,商博也知道自己要是不說些什么是不行了。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姬老大,既然如此,當初你又為何助他建立通幽學院呢?”  姬文龍冷哼道:“當初幽州各大世家凋零,建立通幽學院也只是權宜之計罷了!”  商博又道:“說白了,當初面對蒼靈界入侵的威脅,我們這些幸存者不得不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報團取暖。”  姬文龍沒有出聲,只作默認。  商博接著又道:“可如今我們雖然勉強能夠維持局面,但蒼靈界威脅仍在,若是四大家族這個時候便要著手分裂學院,那么我們又何嘗不是在內訌呢?”  姬文龍悶聲道:“我怕再過些年,通幽城就不會再有四大家族,而只剩下了通幽學院!”  商博不認同道:“可事實卻是,這二十年來,通幽城四大家族在伴隨著通幽學院共同壯大!”  姬文龍反駁道:“可是當年幽州其他的世家遺族呢?有多少斷了傳承?有多少泯然眾人?又有多少連血脈香火都沒了?四大家族之所以還存在,只是因為通幽學院同樣也還離不開四大家族的輔助,但將來呢?如果有一天通幽學院已經強大到不需要四大家族了呢?如果有一天你我這些人老去、故去之后,不再是通幽學院的副山長了呢?”  這一次輪到商博不再言語。  姬文龍想了想,很少見的換了一種語氣,道:“老夫也明白學院對于整個通幽城,甚至于整個幽州的重要性。老夫也并非一定要搞內訌,非要與他寇沖雪見個高低不可。只是更愿意以一種較為平和的方式,帶走我姬家這些年應得的,在保持家族獨立性的基礎上,老夫未必不能與學院平等相處!”  商博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姬文龍,自通幽城在兩界戰域通幽峰立足之后,十多年來這還是這個老頭第一次嘗試著改變自己的立場。  但商博還是搖頭道:“姬老大,不可能的,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  姬文龍冷哼一聲道:“老夫知道你還感念當年寇沖雪的提攜之恩,但老夫還是要鄭重的警告你,不要忘了你的家族和你的出身!你商家當年雖然不是幽州五姓世家,但也是五姓世家之下第一等的非凡家族!你難道就不想重續家族當年的輝煌,甚至在此之上更進一步?”  說罷,姬文龍當先一步向著通幽峰方向返回,一路上也沒有再開口說話。  商博望著姬文龍遠去的背影稍稍有些走神,不過他很快便回過身來,自失的笑了笑,快速了速度追了上去。  …………  就在姬文龍與商博正在進行著一場關系到整個通幽城興衰的爭論的時候,商夏等人距離通幽峰已經只剩下了最后的數十里,他們甚至已經能夠看到通幽峰以及六座副峰之上點燃的召回烽火。  只不過此時商夏等人返回通幽峰的隊伍,從原先的二三十人增加到了四五十人,幾乎增加了一倍。  而此時獸潮來臨的征兆已經越發的明顯,這一路上他們已經多次受到了獸群的襲擊。  好在這些獸群數量有限,尚未形成規模,商夏這些人當中也不乏武意境高手,完全還可以應付的下來。  但即便如此,在這個過程當中也還是不免有人疏忽大意,在獸群的襲擊下受傷,甚至死掉。  而此時他們再次遭到了襲擊,只不過這一次的襲擊有些不太一樣,因為受到襲擊的不是通幽峰的非凡武者,而是一直在眾人附近天際上空盤旋引路的變異雨燕群!  一群不知道從哪里飛來的狼鷹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上空,并對變異雨燕展開了獵殺。————————這一章短了一些。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淘宝快3开奖直播 体彩大乐透开奖 喜乐彩中二个有没有钱 广西快三计算方法 天天乐手机棋牌 满堂彩彩票安卓 开鞋包店怎样赚钱吗 怎么找赚钱的私活 彩票30选5开奖公告 狼王赚钱极品 选号技巧 大星彩票首页 贵州快三昨天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6 双色球中4个红球多少钱 真人街机联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