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天爭鋒 >第142章笑臉相迎

,!
    “歐陽祭元并非我們二人所殺!”
    古壽向后退了幾步,讓高大的身形靠住了地下通道的墻壁,以免自己無法穩住身形。
    “不錯,在我二人得手之前,他的武道意志便已經先行泯滅了。”
    商克的情形看上去要與古壽強不少,他只是以手中的長槍拄地,看上去更多只是體內元氣損耗。
    兩人一邊說著,卻都忍不住將目光落在了已經破爛不堪且面目全非的歐陽祭元的尸體之上,面露唏噓之色。
    其實不用這兩位多言,商夏也有此懷疑。
    之前歐陽祭元在出第三拳的時候,那等霸決的武道意志,至今令商夏心悸不已。
    可實際上歐陽祭元的第三拳非但沒有發出,反而那種能夠凍結他人的武道意志,也是在他殺之前就已經突然消失掉了。
    也就是說,此人在此之前就已經死掉了!
    “之前古先生和商前輩都說,此人號稱‘三拳’,可這第三拳卻并沒有發出來,莫不是因為油盡燈枯?”
    孫海薇同樣面有余悸,之前商夏的遭遇同樣在她身上體現。
    那種生死完全操之于他人之手的感覺,最是能夠給人帶來絕望。
    古壽搖了搖頭,他體內傷勢嚴重,已經將隨身攜帶的一份療傷藥劑倒入了口中,此時正在以體內殘存的元氣引導,已經不大愿意開口說話了。
    倒是商克勉強笑了笑,解釋道:“這不是他真正的第三拳!”
    見得商夏和孫海薇疑惑的表情,商克接著道:“你們應當看到了他之前的兩式拳招,威力雖然浩大,我二人單獨一人絕對難敵,可與他臨死前蓄勢待發的那一拳相比,簡直就是判若云泥!”
    商夏問道:“五爺爺,那一拳究竟是什么?”
    “摧山、斷流、裂空,這是他在凝聚武道意志之后,在每一次武道意志升華之際所集其當時拳術大成的一式拳招。”
    商克先說了一句看上去不想管的話,然后才道:“他的心很大,想要在修為達到武意境大成之后,以這三式拳招為根基,創造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拳術神通,從而一舉踏入武意境大圓滿的境地。”
    孫海薇二人頓時恍然,商夏更是道:“剛剛他想要強行融合三式拳招,施展武道神通?”
    “幸虧他沒有成功!”
    孫海薇先是慶幸了一句,然后才道:“武意境神通竟如此可怕,當時真要是讓他這一拳成功了……”
    “這一拳這要成功了,咱們在場的人恐怕都難活下來!”
    剛剛穩住了體內傷勢的古壽,忽然將話題接了過來,嘆道:“武意境神通的確不容小覷,可實際上威力的大小卻也要因人而異。并非所有人都能夠像此人那般凝聚出如此強橫的武道意志,而且也并非都要凝聚如此強橫的武道意志才是好的。”
    說到這里,古壽喘了兩口氣,接著說道:“事實上,此人在數年之前便已經達到了武意境大成的修為,當時號稱隨時踏入武意境大圓滿,被譽為月季會下一位最年輕的四階長老成員,許多人認為他的武道潛力甚至還在商副山長之上。”
    商夏聞言微微一愣,不僅是他,孫海薇也是有些驚異的看了商夏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眼。
    古壽仿佛沒有看到二人的神情,繼續道:“可事實卻是,數年的時間過去了,此人‘歐陽三拳’的名氣雖然越來越大,可修為至今仍舊停留在武意境大成,始終沒有能夠邁出最后大圓滿的一步。”
    商夏見狀知道機會難得,連忙開口問道:“古教諭,武道意志該如何凝聚,也是通過武意境的進階藥劑嗎?武道意志又該如何升華?武意境的武道神通……”
    “哎,你們有完沒完啦?人家這里維持陣法可是很累的,你們難道想要被活埋嗎?”
    楚嘉沒好氣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商夏的求知欲。
    古壽笑了笑,對商夏道:“你馬上就是內舍生員了,屆時可以在學院接觸到這些東西,況且你家學淵源,大可以向家族中的長輩請教。老夫雖然已經算是你的教諭,但這里……可真不是授課的好地方啊!”
    這條山水幻靈之地水潭底部的地下通道并不寬敞,除了通道盡頭陣幕所在的位置較為寬闊之外,其他的地方都顯得狹小。
    然而剛剛一場大戰,三位修為在武意境第三層以上的高手交鋒,再加上兩位三階陣法師,以及兩位二階武者打醬油。
    陣幕前那塊僅數丈方圓的地方,四周上下的墻壁頂部和地面,早已經被大戰外溢的元氣沖擊,泥土向里夯實,空間一路膨脹了足有三倍有余。
    哪怕這里位于地下二三十丈的深度,這般大戰摧殘,這里的地下空間也早已支撐不住。
    事實上,眾人身后從元氣石坑進來時的通道早就已經坍塌,眾人現在其實已經算是被困在了這個同樣隨時可能忐忑的地下空間當中。
    之前有楚嘉的陣法維持,再加上商克等三位武意境高階武者的武道意志的支撐,自然無需擔心這里也會垮塌。
    但現在歐陽祭元已死,古壽被重創,商克也是一副元氣虧損的樣子。
    沒了三人武道意志的支撐,楚嘉便只能通過陣法支撐這座地下空間。
    她本就是憊懶之人,維持地下空間穩定對他而言就已經極為穩定,可見得幾人居然還在那里嘰嘰喳喳說起來沒完,頓時大為不滿!
    在場之人,除了商夏之外,都對她的性格有所了解,知道這位向來得被人哄著,聽得她在那里抱怨,便紛紛起身不再耽擱。
    雖然眾人可以向上開辟一條通道到地面脫困,但誰也不知道這里的地面上會有什么,說不定早就已經有人在那里守著。
    與其冒這個風險,眾人還不如直接從這里的陣幕進去,至少陣幕的后面可以肯定暫時沒有危險。
    “那這個人怎么辦?”
    商克單手持著黑漆大槍,在白鹿鳴留在陣幕外面的屁股上戳了戳。
    那兩根大腿頓時如同受了驚的兔子一般胡亂踢騰著,可惜他上半身被卡在陣幕另一頭,就算是破口大罵這里也聽不到一點聲音。
    “你之前提過那邊是水底?這么長時間這家伙居然還沒有嗆死!”
    扔到地上的兩柄銅錘早已經被古壽收起,作為外舍總教諭,這位的身上自然是有錦云盒這等空間物品的。
    至于歐陽祭元身上的東西,早已經被孫海薇搜過了。
    這一次是集
    (本章未完,請翻頁)
    體行動,大頭肯定在學院那邊。
    但估計歐陽祭元身上也沒多少好東西,至少他那引以為傲的“三拳”傳承,肯定不會帶在身上。
    他是月季會的重要成員,是歐陽家族的嫡系,有著非凡的出身和龐大的勢力背景,不是什么東西都帶在身上的散修。
    “要不殺了算了,這家伙陣道造詣極高,雖不算月季會的正是成員,但也與歐陽世家關系密切,留著也會成為禍害!”
    通幽學院與月季會的梁子從外域入侵、幽州淪陷的時候就已經結下了,雙方二十年來明爭暗斗,相互之間死傷慘重,這仇恨早就已經不可能化解了。
    “我可能要用到他!”
    楚嘉連忙巨手,如同上課發言一般。
    古壽問道:“你用他做什么?”
    楚嘉沒有馬上回答,反而轉頭看向商夏道:“山水幻靈之地的中樞陣圖在你身上?”
    這還是商夏第一次跟這位通幽學院的第一陣法天才說話,不由微微一愣,然后才道:“有什么問題嗎?”
    楚嘉對于商夏言語間的遮掩很不高興,噘著嘴道:“哼哼,別裝了,那兩個人既然提到了幻靈珠,又追著你出現在這里,那就證明中樞陣圖肯定在你身上。”
    商夏笑了笑道:“有了中樞陣圖,你就能打開陣幕嗎?”
    楚嘉微微一怔,大聲道:“中樞陣圖雖然只有在陣法范圍之內才能夠起到作用,但我之前就已經打開過陣幕,現在自然也能打開!”
    商夏指了指頭頂不斷向下掉落的泥土,道:“楚教習當然能打開,可這里您還打算維持多久?還要繼續維持下去嗎?”
    說罷,商夏不等楚嘉反駁,快步走到陣幕跟前,手中忽然多了一物,在被陣幕卡住的白鹿鳴身后不遠的地方一劃,一道缺口頓時在陣幕上裂開。
    商夏以自身元氣暫時封閉缺口后面的水流外泄,轉過身來向著眾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朱牌,你的手上居然有朱氏嫡系子弟才有的朱牌?”
    楚嘉一眼便認出了商夏手中之物。
    朱牌的事情孫海薇顯然說過,不過看樣子楚嘉當時顯然沒有聽到。
    商克與古壽視線一碰,二人先后通過陣幕進入后面的水底。
    孫海薇向著商夏笑了笑,然后也毫不猶豫的鉆了進去。
    楚嘉留在最后走到商夏身邊,犟著鼻子瞅了瞅商夏,道:“雖然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我們這里這么大的動靜,月季會只要不止這一個陣法師,就肯定已經知道出事了。我不跟你搶,但中樞陣圖肯定會還會到我手里,哼哼!”
    商夏知道她說的是事情,此時對于她的性格也有所了解,趕忙舍了一個笑臉道:“看來什么都瞞不過您,說實話,到時候沒您幫忙還真不行!”
    楚嘉聞言臉色登時好看了不少,滿臉傲嬌道:“你知道就好!”
    說罷,人也穿過了陣幕進入到了山水幻靈之地當中。
    在楚嘉離開的剎那,這片地下空間立馬變得不穩,地面四周都開始搖晃起來。
    商夏連忙鉆進了陣幕,他的身后,大片的泥土砂石開始塌陷,掩埋了這里所有的痕跡。
    (本章完)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安安卓收徒赚钱 我图网赚钱嘛 大富豪棋牌官网 如果彩开彩现场 2018年8月dnf如何赚钱 梦幻西游哪个等级赚钱 在早市上开什么门头赚钱 四川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AG红利百搭BUG 快乐10分任选三技巧 打鱼游戏赚微信红包 129期大乐透开奖号码预测 最新美人捕鱼棋牌 金多利彩票游戏 福彩双色球开奖号码 舟山星空棋牌五十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