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最強贅婿 >第147章滾過來受死

    此時此刻,在數千雙詫異的目光下,沈安琪和秦洛雪一同登上酒會現場的禮臺。
    很快,在沈安琪做了個請的手勢后,秦洛雪站到話筒前,面對著數千商界精英人士有聲有色的說了起來。
    "老魏,沈安琪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怎么跟秦洛雪突然間好的跟閨蜜似得,這也太反常了吧?"韓文德忍不住問道。
    "我似乎明白什么了。"魏泰目光悠遠且深邃。
    韓文德眉頭一皺:"老魏是說,沈安琪要跟秦洛雪合作,所以..."
    "不不不。"魏泰搖頭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緩兵之計。"
    "緩兵之計?"韓文德來興趣了,"老魏此話怎講?"
    魏泰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說道:"你想啊,沈家固然勢大,但是在東南亞一帶勢大。而不是在華夏,我估計她是知道葉辰是大內御醫,所以不敢貿然動手,故意裝作笑面虎,以此來迷惑秦洛雪。讓她放松戒備,起拖延時間的作用。"
    "有道理!"韓文德若有所思道:"那她為什么要激惱趙大少呢?"
    "這就是她的高明的地方了。"魏泰笑道:"她當然不能說她怕葉辰,讓趙大少去叫他太公過來處理,那樣她多丟面子,所以才故意激惱趙大少,這樣不僅能更好的迷惑秦洛雪和葉辰,也能逼趙大少去叫人過來。"
    "別忘了,她最后跟趙大少說的一句話是:不過你要叫就叫你太公過來,否則嚇不到我。"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她還是怕趙九齡的,然而又逼趙大少叫趙九齡過來,我想她知道只有趙九齡才敢動葉辰這個大內御醫,到時她在趙九齡解開誤會,或許還能攀上趙九齡的關系。"
    "你要知道,沈家在華夏并沒有多深的根基,如果能攀上與趙九齡的關系,那么她沈安琪在長三角一帶便可是無忌憚的橫著走了。"
    "所以千萬不要小看女人,更不要小看沈安琪這種首富之女,沈榮華能給她兩百億美金來華投資,不是單單是寵溺她,更多的是沈安琪有那個智慧與能力。"
    這一番話下來,給魏泰自己都說信了,韓文德更是聽的如醍醐灌頂,頓時大徹大悟。
    "老魏,怪不得魏家之前都沒我韓家強,你接手魏家后,十幾年的功夫就把我韓家甩出幾條街,你可真是個老狐貍,思維活躍,眼光毒辣,心思縝密啊!"韓文德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贊道。
    魏泰哈哈一笑道:"也就是人算不如天算,若不是突然冒出個葉大師和葉辰這個大內御醫出來,讓我多了很大的牽絆,否則這江州早在一個多月前就是我魏泰的天下了。"
    "不過沒關系,等著吧,只要趙九齡過來。過了今晚,這江州又將是我魏泰的天下了。"
    "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老魏,以后在江州還得多多關照啊。"韓文德巴結道。
    "那必須的啊!"
    "哈哈!!!"
    兩人已經得意的不要不要的了。
    而此時,另一處角落。
    "哲哥,這個沈安琪是不是有病,一邊怕你太公,一邊又要你叫你太公過來,她就不怕你太公拍死她?"林凱忍不住問道。
    "我他媽也納悶,不知道這女人在想什么,剛開始我還以為她會幫我,沒想到說變臉就變臉,太他媽邪乎了。"趙文哲一臉的納悶與憤怒。
    "哲少,會不會是沈安琪在忌憚什么?"方詩雅腫著臉含糊不清道。
    趙文哲搖了搖頭:"一個小小的秦家,一個開藥堂的,她沈安琪手握千億巨資。身邊又有眾多高手護衛,用得著忌憚他倆?"
    "話雖如此,可我還是覺得沈安琪有所忌憚。"方詩雅堅持自己的想法。
    "那你去打聽打聽,他倆的背后有什么勢力能讓沈安琪忌憚的。"趙文哲說道。
    "好,我這就去打聽打聽。"
    很快,方詩雅就打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回來,并且告訴了趙文哲。
    聽后,趙文哲感慨道:"怪不得沈安琪說變臉就變臉,原來姓葉那小子深藏不露啊,既然是大內御醫。是我趙文哲小看天下英雄了。"
    "那是不是意味著,咱們的仇報不了了?"林凱問道,一臉的不服氣之色。
    趙文哲訕訕笑道:"報得了,怎么會報不了?沈安琪聰明啊,故意拖延時間,讓我叫我太公過來,除了我太公,還真沒幾個人敢擅自動大內御醫。"
    "大內御醫很牛嗎?"方詩雅好奇道。
    "牛不牛我不知道,但大內絕對牛,專管武者的朝廷機構,你說牛不牛?"趙文哲說道,"不過以我太公的實力,足以跟大內第一高手平分秋色,大內曾多次邀請我太公加入,不過我太公為人低調拒絕了,但大內的高層我太公都認識,區區一個大內里面看病的醫生,我太公就是給他殺了,大內能說什么?"
    "這么說的話,只要哲哥的太公過來,我們就可以報仇了?"林凱激動道。
    "那當然,滬海與江州近在咫尺,沈安琪再拖延半個來點,我太公差不多就會趕到了。"趙文哲得意道,"我太公雖然低調,但脾氣可不好,我都報出我太公的來頭了,他姓葉的還敢打我,我太公絕對會拍死他!"
    "拍死可惜了,要是能慢慢虐死他就好了。"林凱撇了撇嘴。
    方詩雅則是幽怨道:"哲少,我要把秦洛雪的臉劃破,讓她痛不欲生的死去,這樣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行,如你所愿,如果來的不是我太公,我還真想給秦洛雪擄走玩一陣子,可惜我太公正直,我要是擄走她被發現,我太公指定能給我打成殘廢,所以也只能便宜你了。"趙文哲幽幽嘆了口氣。
    至于葉辰和秦洛,兩人一邊品著紅酒,一邊目光直指禮臺上方。
    "你姐不愧是哈佛畢業的,都不用看稿,而且還是臨場發揮,竟然能說的這么好,佩服。"葉辰饒有興趣的說道。
    "那當然,我媽生她時,把我的智商全給她了,不然她哪會那么優秀,我哪會被人說成阿斗。"
    "那是你自己廢物。賴你姐干嘛?"葉辰翻了個白眼。
    秦洛嘿嘿笑道:"姐夫,沈安琪也是個極品,你能不能幫幫我,讓我把她搞到手當老婆?"
    葉辰:"......"
    什么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他媽才是真正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很快,酒會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不多時。秦洛雪回到葉辰身旁,拍著胸脯俏臉紅撲撲道:"緊張死我了,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被沈小姐拉去致辭,還好沒出現大紕漏,是吧葉辰?"
    "可以說講的非常完美。"葉辰豎起大拇指。
    "又夸我。"秦洛雪扭捏道。"不過沈小姐沒有怪罪你打人,又讓我去致辭,真的讓我特別特別的意外。"
    "那還不是她羨慕我姐比她美,我估計她討姐開心,下一步就是向姐討教美容養顏之道了。"秦洛插話道。
    "我贊同洛的說法,都是我老婆長得漂亮的功勞。"葉辰附和道。
    秦洛雪:"......."
    這跟我好不好看有啥關系嘛,她又不是男人。
    這時,沈安琪說了一番客套話后,做出了一項決定:
    "關于城東龍坪的項目,這幾天來我至少談過一百家企業,今天借此機會,我決定將負責項目建設,以及材料供應等名單公布出來。"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很多與沈安琪洽談過的商人,全都面露期待之色。希望能從沈安琪口中聽到他們企業的名字。
    "老魏,鋼筋水泥等材料的供應非你莫屬了,項目的建設不知道會不會是我。"韓文德激動道。
    "先別激動,聽后激動也不遲。"魏泰嘴上雖這么說,但心中已經激動到不行了。
    龍坪的項目之大。用材料之多,一旦拿下,等項目完成至少能賺三五十億,甚至更多,他能不激動才怪。
    "葉辰,陪我喝一杯吧。"秦洛雪有些失落的道,因為她知道沈安琪宣布的名單跟秦氏集團沒半毛錢關系,那天她可是連材料都沒提交上去,所以毫無希望。
    "好。"葉辰與秦洛雪碰了一杯,雖然他不知道沈安琪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但他可以確定,名單中絕對有秦氏集團。
    "我宣布,負責龍坪項目工程建設的是,江州天豪集團!"
    "負責龍坪項目工程裝修的是,滬海伊萊美裝飾公司。"
    "負責龍坪項目工程綠化的是,滬海陽光生態工程有限公司"
    "負責龍坪項目工程鋼筋和水泥供應的是,江州秦氏集團!"
    "什么!"
    當聽到秦氏集團的那一剎那,魏泰就像見了鬼一般,從座椅上彈了起來,臉色滿是疑惑、不解、震驚等諸多復雜神色。
    "不應該是魏氏集團嗎?怎么會是秦氏集團?"他整個人瞬間不好了。
    秦洛雪更是嬌軀一震,酒杯從手中滑落,整個人都懵了。
    "負責龍坪項目工程鋼筋和水泥供應的是,江州秦氏集團?我...沒有聽錯吧?"
    "老婆沒聽錯,我聽到的也是秦氏集團。"葉辰接住酒杯笑道。
    "姐,是秦氏集團沒錯的。"秦洛確認道。
    下一秒,秦洛雪激動的拉著葉辰的手一陣蹦跳,就像孩子過年收到大紅包一樣高興。
    "媽的,怎么會這樣?"魏泰鐵青著臉不敢置信這是真的。
    韓文德弱弱道:"該不會是,這也是沈安琪緩兵之計中的一個小手段而已?"
    "對啊!"魏泰猛地一拍額頭:"我這是急糊涂了,趙九齡一來,秦家也就走到盡頭了,沈安琪會把材料的供應給秦氏集團?"
    "天要讓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沈安琪這是故意讓秦洛雪先瘋狂,然后等趙九齡來滅亡她啊!"
    魏泰再次恢復了滿面春風之色,他堅信趙九齡來了之后,沈安琪會重新公布材料的供應商,到時非他魏氏集團莫屬。
    不多時后,一個仿佛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音徹響酒會現場。
    "沈安琪,你好大的膽子,敢讓我趙九齡親自跑江州來!還有,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打我趙家的子孫?還不快滾過來受死!"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