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劍之主 >033-觀望比斗
隨著斕兒的天賦檢測完,老者繼續檢測其他學員的天賦!  直到最后一個人被檢測完。  老者收好法杖,面向眾人,蒼老的聲音透著嚴肅,公正。  “接下來,觀望期的人擁有三次比斗機會證明自己,若是合格,依舊可以成為法蘭學院的弟子!”  老者一揮手,數位法蘭弟子取來上百個透明令牌,分別發給觀望期的學員,除此之外,還有數十枚灰色令牌,為數不多的白色令牌,以及最引人注目的,唯一一塊青色令牌!  其中,黑色觀望令,灰色外門令,白色內門令,這些雖讓人心動,但卻遠遠不及那一塊青色令牌來的爽快,因為那是所有弟子都垂涎的核心弟子令!  此時,只見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朝著斕兒的方向走去,他手持一張青色令牌,面帶溫和笑容。  “我是內門弟子夢逍遙,這個是核心弟子令,以后,你就是我師姐了,多多指教!”  說著,夢逍遙將手中的青色令牌遞給斕兒,言談間并不在意斕兒的年齡。  斕兒微愣了愣,下意識朝夜傾南方向看了眼,然后接過令牌。  “多謝!”斕兒學著夜傾南曾經的樣子,拱手道。  “哎哎哎……”夢逍遙立刻側開身子,訕笑道:“師姐別客氣,這是師弟應該做的!”  夜傾南:Σ(°△°|||)︴  夏家一行人:⊙▽⊙  一位法蘭學院的內門弟子,竟然對斕兒如此客氣。  這……  似乎前一刻還是處于氣氛緊繃的狀態吧?  這時,所有的令牌都已經頒發完畢,那老者再次開口:“觀望者的比斗,在三日之后,就在法蘭學院的演武場中心,切記,不要遲到!”  說完,老者虛空一指,一只白銀巔峰的飛禽出現,他縱身一躍,與那飛禽直接離去!  不少導師級人物也同時離去。  “哈哈,師姐,我也該走了,三天后再見!”夢逍遙朝斕兒的方向微微拱手,隨即又看向夜傾南,做了個加油的手勢,道:“看好你呦!”  說著,他直接離去。  夜傾南有些發愣,這個夢逍遙,專程過來送令牌,還如此熱情,莫非認識他們?  天賦檢測已經結束,夜傾南等人沒有久留,直接朝著布坦城中心走去,瓜子則是回到學院中,為夜傾南收集一些資料!  很快,夜傾南與夏家之人來到客棧,分別住下。  期間,夜傾南照舊指導著斕兒、艾麗絲、艾古龍三人修煉,資源方面完全不需要考慮。  畢竟,當初從宋巖、衛凌等人身上獲得的東西也相當不少。  此時已是夜晚,斕兒、艾麗絲、艾古龍三人在租住的石室中修行,夜傾南則是前往了夏天成的房間中!  “表弟,斕兒今天這,到底怎么回事?”夏云海終于憋不住,問了出來……今天,他可是緊張得不行!  三人圍在桌子旁邊,氣氛親近溫和!  夜傾南在外人面前故作高深的姿態也收斂了起來,因為,他面前端坐的是,夜家之外對他和斕兒最好的人!  很快,夜傾南與二人暢談起來……  前世的他,作為一個縱橫江湖的老劍客,各種稀奇古怪的人都見過,面對兩個貌似長輩的“后輩”,隨意言談間都能勾起他們的興趣,簡直,處處是高潮!  談著談著,自然就扯到龍家與夏家之間的矛盾上來了!  夜傾南很快便得知,兩家最近因為一條元石礦脈起了沖突,后輩間的矛盾自然也越發激烈。  說到這里,夏天成狠狠瞪了眼夏云海,呵斥道:“你這表哥自命不凡,前去挑戰龍家龍明遠,被人家當眾打趴,極盡羞辱,幸虧家族護衛趕到,否則后果會更嚴重!”  聞言,夏云海猶豫了一下,嘀咕道:“誰叫那幫狗東西來搶我帶隊的礦脈……”  夏云海還未說完,夏天成直接朝著他的腦門扣去,再次呵斥:“這是你該操心的東西嗎,有家族就行,你好好修行湊什么熱鬧?”  ……  夜傾南看著這一幕,心中涌起一股熟悉感。夏云海,脾氣雖然暴躁,但心懷赤子之心,坦誠以待。夏天成,身為少家主,年紀輕輕力擔家族重任!最重要的是,這兩人自小便極為疼愛自己和斕兒!  夜傾南沒有和二人閑聊太久,很快便步入主題,顯得有些神秘!  夜傾南先是了解了一下有關龍明遠、龍昊天的實力情況,隨后,針對夏云海以及龍家之人的功法方面做了細致的分析!  夜傾南自顧自講著,完全沒有理會夏天成、夏云海那如同看怪物般的眼神!  時間流逝著…  很快,到了午夜!  此時,詭異的一幕出現,只見夜傾南站于石壁前,面對著二人,石壁上刻畫著繁雜圖文,似是招式的拆解過程!  而夜傾南的前面,夏天成二人早已搬起小板凳,正襟危坐,一絲不茍聆聽著!  許久,夜傾南停止講述,整個過程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表哥,明白了嗎?”夜傾南看向夏云海,笑道!  夏云海一愣,隨即下意識點頭!  見狀,夜傾南沒有多做停留,只是朝著二人打了個招呼,直接離去!  夏云海轉過身,看著那離去的聲音,他低聲道:“天成哥,傾南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博學了?”  夏天成也看著那離去的身影,面露沉思,許久,他朝著夏云海的腦袋就是一扣:“我特么哪知道,這小子,看來不簡單啊!”  夜傾南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客棧,修行了起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法蘭學院的某處地方,暗流涌動!  三天的時間很快便過去…  期間,夜傾南每天都會前往夏云海的房間,為他講解招式的拆解,那是一種步法,此法不針對任何人,對誰都有效,目的自然是想讓后者能夠在比斗中脫穎而出!  夜傾南一行人剛一來到,比斗便直接開始。  入眼所見,因為人數眾多,所以分為了五個比斗場一起進行!  最先開始的也是白銀級的比斗。  很快,夏云海步入了比斗場!  第一場,他面對的是一名與他同境界的火元素魔法師,夏元海身為一名元武者,自然不會和對方僵持!  而事實,他的實力也勝過對方,這場戰斗,毫無懸念,贏了!  比斗的規則很簡單,只要連勝三場,便能加入法蘭學院,所以,只要夏云海再贏兩場便可以了!  而龍家那邊,似是時刻關注著他們一般,在夏云海贏下第一場開始,便有一人朝著夏云海走了上去。  那是龍家的一個年輕天驕,曾經與夏云海打過,不分上下,而此時,對方的手中,有一柄白銀級巔峰的武器,寒冰法杖!  夏家之間見狀,面略不悅。  “這家伙,竟然使用高階武器,太可惡了!”夏家已經護衛不忿道。  “真不要臉!”又一名護衛道。  而龍家那邊,不少下屬朝著夏家投來嗤笑與嘲諷的目光,似是炫耀他們龍家的錢勢!  然而,就在這時,夏云海的一個動作瞬間讓龍家甚至夏家的人,都傻眼了!  只見夏云海少爺也拿出了武器,那是一柄泛動著淡黃玄光的利劍,其上所散發的氣息,赫然是黃金級!  這時,艾麗絲朝著艾古龍看去,目光有些不解,問道:“古龍哥,那不是你的東皇劍嗎?”  “咳咳……”夜傾南干咳兩聲。  艾古龍見狀,看著艾麗絲笑道:“為了云海兄能避免一些麻煩,我借給他的!”  “哦!”艾麗絲不在意點頭,繼續跟斕兒閑聊!  實際上,那是夏云海厚著臉皮過來要的,但夜傾南哪能讓艾麗絲知道,這很傷表哥面子啊,也算男人間的秘密吧!  龍家那邊自然也發現了這一幕,不少人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很快,他們眼睜睜看著夏云海將那個龍家人硬生生暴打出了比斗臺,整個過程,夏云海打得那叫一個酸爽!  很快,夏云海再勝一局,只差最后一局,他便能獲得入選資格!  就這時,龍家那邊,龍明遠走上了夏云海的比斗臺。  “依靠外物獲得的勝利,你不配進入法蘭學院!”龍明遠怒視夏云海,言語間義正言辭!  周圍不少人紛紛點頭同意,這一戰,確實贏得不光彩。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