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神千年后 >第90章冰原敗北


  夏野一族男尊女卑,如果有女人說要挑戰男人,那絕對是對這個男人最大的侮辱。
  嚴格意義上來說,王雪梅還是一個孩子,她要挑戰夏野族第一勇士,不止是對冰原一人的侮辱,而是對整個夏野族的侮辱。
  “轟隆!”
  冰原掄起戰斧就朝王雪梅砸去,卻砸在了冰面上。
  若不是李小杰就站在王雪梅身邊,使用凌波微步帶王雪梅離開,那么王雪梅已經死在了冰原的戰斧之下。
  好快!
  冰原一擊未中,緊跟著就再次掄起戰斧向王雪梅砸去,這次即使李小杰拼盡了全力也無法避開戰斧的襲擊。
  眼看著李小杰和王雪梅就要一同死于戰斧之下,突然間又一柄戰斧閃現,替兩人擋下了冰原的戰斧。
  冰峰!
  李小杰看到冰峰護在身前就暗松一口氣,卻是不敢在此停留,拉著王雪梅又后退十米左右才算是停下來。
  “冰原,你想干什么?”冰峰喝斥道。
  “我要殺了那個丫頭!”冰原渾身暴發出強烈的殺氣。
  冰峰歷聲叫道:“冰原,雪梅是你的晚輩,你就算是要殺她,難道不應該給她一次公平的機會嗎?”
  “怎么,你想讓我接受那小丫頭的挑戰?”冰原更為暴怒。
  “我只是想讓你給她一次機會而已。”冰峰講道。
  王雪梅甩開李小杰的手,向前走出幾步,倔強地說:“怎么,夏野族第一勇士連一個女人的挑戰都不敢接受嗎?哼,這件事若是傳出去的話,將會是夏野一族永遠無法抹去的污點!”
  “臭丫頭,你說什么?”冰原吼叫道。
  “我說我要挑戰你,你敢硬戰嗎?”王雪梅又向前跨出一步,毫不畏縮。
  夏族其他人原本在王雪梅提出挑戰時感到生氣,可冰原的做法也讓他們無法接受。
  即使接受一個女人的挑戰是一種侮辱,那么要殺她也要給她一次機會才行,除非是你真的怕了。
  冰原察覺到了族人眼神的變化,知道自己一意孤行的話將會失去族人心里對他的尊重,冷哼一聲說:“好,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不過我要事先聲明,我會在比武中殺了你的。”
  “只要你有那個能力,我不介意死在你的戰斧之下!”王雪梅挑釁道。
  冰原握著戰斧的手緊了緊,終是忍了下來,收起戰斧向后退去。
  冰峰轉身來到王雪梅面前,稍作猶豫開口講道:“加油。”
  王雪梅用力點了下頭,能否改變夏野族未來的命運就看她這一戰了。
  如果她有能力打敗冰原,那么夏野族女性的地位也會隨之增長。
  王雪梅使用的裝備稱之為半甲,不像李小杰的機甲可以護住全身,只是在局部使用機甲裝備,比如說雙臂和雙腿,而她的武器依然是原先的兩把圓月變刀。
  冰谷內被清出一塊空地來充當兩人的比武場,戰斗一開始王雪梅就發起了主動攻擊。
  “找死!”冰原怒吼一聲,手中的戰斧就朝王雪梅橫劈過去,看樣子是想直接秒殺她。
  王雪梅中途突然加速,身形一矮就從戰斧下面滑了過去,緊跟著手中的圓月彎刀就朝冰原的右腿劃去。
  好!
  李小杰忍不住叫了一聲,這副半甲是與王雪梅第一次見面時購買的,這兩天來只要一有時間她就會穿上半甲進行訓練,可以說已經完全掌握了使用技巧。
  如果沒有穿甲的話,那王雪梅根本不是冰原的對手,可半甲現在卻最大程度上提升了王雪梅的運動機能,讓她避開了戰斧的襲擊。
  冰原不愧是夏野族第一勇士,身體硬生生地向后退出半米,沒有被王雪梅傷到要害,只是在大腿根部劃破了點皮。
  戰斧一轉,就再次朝王雪梅襲去。
  只見王雪梅單撐地,身體隨之橫在半空中,緊跟著斧面避開了襲擊,雙腳順勢一蹬,踹在冰原的右腿傷口上。
  “啊。”冰原失聲叫喊,人跟著后退四五步才穩住身形。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沒想到穿了甲的王雪梅竟然這么厲害,才一招就傷到了夏野族第一勇士。
  夏野族以強者為尊,王雪梅的表現也讓她贏得了人們的尊敬。
  “好!”不少人都出聲叫好。
  冰原卻像是一頭憤怒的獅子,身形剛剛穩住就兇猛地撲了過去,手中的戰斧迎面撲下。
  這次王雪梅沒有選擇避讓,而是直面迎接冰原的戰斧,兩把圓月彎刀在空中交叉擋住了斧刃。
  冰原冷笑一聲,用力向下一壓,就聽“啪啪”兩聲脆響,王雪梅手中的圓月彎刀竟然被戰斧強大的勁道給震碎了。
  “死吧!”冰原忍不住叫道。
  王雪梅卻是臨危不亂,上身順勢向后倒去,雙腳朝空中踢去。
  “啪、啪!”
  兩腳先踢在冰原的雙手手腕上,冰原只覺得雙手一麻,手中的戰斧就失控飛了出去。
  王雪梅一個后空翻,就伸手抓住了空中飛舞的戰斧,接著一個原地轉身,斧刃就朝著冰原劈去。
  冰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本能地抽身后退,戰斧“呼”的一聲從他身前劃過。
  雖然說冰原避開了王雪梅的襲擊,但是誰都能看得出來,王雪梅在即將劈中冰原的時候故意收了點力,這才給了冰原避開的機會。
  否則的話,冰原就算是不橫尸當場,也會重傷不起。
  僥幸逃過一劫的冰原并沒有任何的感激之情,反而是更加憤怒,不顧一切的朝王雪梅撲了過去。
  “夠了!”
  冰峰適時出現,一拳將失去理知的冰原打趴在地上,然后轉身向王雪梅使了個眼色。
  王雪梅將戰斧丟在冰原面前,然后環視四周,大聲叫道:“我知道你們不屑使用這些機甲戰斗裝備,可使用機甲戰斗裝備的好處你們也親眼看到了。
  現在我只想問你們一句話,你們是想用這些裝備殺了敵人呢,還是說自己戰死沙場,讓妻子和孩子死在屋山人的戰刀之下?”
  現場一片死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族人走上前講道:“我還有一個女兒,我不能讓他死在屋山族的戰刀之下,我愿意用這些裝備戰斗!”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华讯配资 七星彩开奖结果直播 江苏快3开奖结果新浪 股票为什么会下跌 上海11选5人工计划专家 基金配资平台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 龙江风采22选五开奖 期货配资违法吗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澳洲快乐8app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黑龙江6+1技巧 初中股票涨跌计算公式 江西时时彩 五星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