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浩瀚仙秦 >第215章云海金猴

    在黃昏傍晚時分,李春秋將獨木舟停在了離泰山最近的河畔。
  
      從獨木舟上下來,他回頭望了望那獨木舟。
  
      “你也載了我許久,就在這里落地生根吧!”
  
      隨著李春秋話語而下,那獨木舟上忽然生出數道根須扎入河畔的大地之中,不到片刻,便生出數條枝葉。
  
      翠綠色在晚夜的風中吹拂,像是在回應著李春秋什么,帶著說不出的歡快。
  
      李春秋伸出手輕輕摸了摸那樹枝,將一道靈氣灌入其中,這次那獨木舟生長的更加歡快了,船身上不過片刻便被一片清脆覆蓋。
  
      很快獨木舟上便已經看不出來船身的痕跡,一個造型奇特但十分茂盛的樹徹底盛開。
  
      一道道垂柳隨著長風飛舞。
  
      樹下,那一身白衣望了望樹干之后,轉身離去。
  
      黃河到泰山的距離并不算遠,不過百里,夜色下圓月清輝灑落,幽靜的山野之中,李春秋也沒有施展什么神通,只是漫步在其中,不緊不慢地朝著泰山走去。
  
      等行到泰山腳下的時候,天已然是微微露白。
  
      “可惜,還要等一日才能再看到日出。”
  
      泰山四大奇景為:旭日東升、黃河金帶、晚霞夕照、云海玉盤。
  
      上一世時,他匆匆登臨泰山,只是還自己的愿罷了,并未細細欣賞風景。
  
      不過這一世,似乎可以靜賞。
  
      泰山腳下,沒有柏油馬路,沒有來往游客,山之高高,林之茂密,一切就像是從未沾染人間俗氣的仙境。
  
      李春秋順著林間小路不緊不慢地朝著那一縷縷炊煙處走去。
  
      繞過柳暗花明的林間小道,一座木屋出現在不遠處,在木屋前,有著一位著麻衣坐在門前耕耘的老丈,見到有客而來,老丈抬了抬頭道:
  
      “客可是來登山?”
  
      “是!”
  
      “客只一人?”
  
      老丈觀察了一下李春秋的身后,發現沒有人后,他搖了搖頭。
  
      “這泰山雖非奇險,但也高聳入云,客一人怕不好上山。”
  
      “無妨。”
  
      李春秋笑了笑,山再高,他也爬的。
  
      老丈停下手中的勞作道:
  
      “如果僅僅是山高也罷了,只是這泰山之上,還有著盜匪。”
  
      “盜匪?”
  
      李春秋微微皺了皺眉。
  
      “這泰山不是常有百家之人來此,為何有匪盜?”
  
      “客有所不知,諸侯有雄兵開路,賊不敢犯,百家有利劍懸空,盜不敢前,唯有像是客這般之人才是匪盜下手之人。”
  
      這是欺軟不欺硬啊!
  
      李春秋笑了笑。
  
      “倒是有些意思,正巧李某人也想漲漲見識。”
  
      “要是碰到了,也就當為民除害了。”
  
      老丈呆了呆,我這是勸人下山,還勸的不夠明顯嗎?
  
      “客人,老頭子可不是說笑。”
  
      “巧了,李某人也不說笑。”
  
      李春秋笑了笑,然后頭也不回地朝著泰山之上的小徑走去。
  
      “哎…哎……”
  
      老丈望著李春秋離去的方向,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怎么世人今日都如此不要命了嗎?”
  
      在李春秋的身影離開之后,老丈扛起來自己的犁地的工具,不由的嘆息道。
  
      山野之間,一老農順著山路而下,一白衣順著山路而上。
  
      泰山之上,此時還不是后世人山人海的模樣,這里人煙稀少,李春秋在沿路之上之看到數家煙火,其中家主皆是勸他不要上山。
  
      但他皆是笑而不語。
  
      在李春秋一向的感觀之中,泰山之上經常有百家登臨,諸侯宴請,不想實際上這里卻是盜匪四起。
  
      不過也算是正常,自古而來,山野之中都多匪盜之輩。
  
      隨著李春秋進入泰山伸出,山林之中多了一些陰寒之氣,凝結成霜露,倒是憑空多了一些清涼。
  
      也不知道是李春秋運道好,還是那些山中盜匪運道好,李春秋行到南天門處也沒有見到一個人影,索性他找了一處石臺,坐在其上,看著滾滾云海繚繞千山。
  
      “五岳獨尊啊!”
  
      李春秋坐在石臺之上,感嘆道。
  
      長風襲來,說不出的清爽。
  
      但是下一刻,他微微皺了皺眉,然后朝著身后望去。
  
      “跟了我一路,還不出來?”
  
      在那濃密樹林之中,一片樹葉忽然抖動了一下,然后又重新歸于寧靜。
  
      “既然你不想出來,就在其中待著吧。”
  
      李春秋搖了搖頭,轉過頭繼續看著云海起伏。
  
      從氣息來說,在其中的應該是一只猴子,就是不知這猴子為何脫離了猴群到了這里,又為什么跟在他的身后。
  
      但都無所謂,他又不是什么嗜殺之人,跟著就跟著吧。
  
      一人一猴就這么沉寂了片刻,但是很快在李春秋身后的猴子就耐不住了。
  
      它輕輕探出頭來,一雙冒著靈光的雙眼盯了李春秋好一會,見到李春秋沒有反應之后,它輕手輕腳地從樹上爬了下來。
  
      猴子身上的毛發呈現莫名的金色,如同鍍了金邊一般,俊俏非常。
  
      下了樹梢之后,猴子在原地坐了一會,不時去看看李春秋,見到李春秋沒有反應之后,它輕輕又往李春秋的方向挪了一點。
  
      見到還沒有反應,它又裝模作樣的朝著前方移了移。
  
      于是,云海之側出現了一幅奇特的畫面,一只金色的小猴子不時打量著那一身白衣,然后不斷地朝前靠近些。
  
      多次靠近之后,似乎發覺李春秋真的不在意它,小猴子竟然像是與李春秋熟稔一般,它大模大樣地走到了李春秋的身旁,然后靠著李春秋做了下來。
  
      就像是與李春秋一同欣賞著風景一般。
  
      “你這小家伙。”
  
      李春秋側著頭看了看這靠在他手臂上的猴子。
  
      這是一只不是金絲猴的金色猴子,看上去是被靈氣啟了靈智,其身上獨有鐘靈毓秀。
  
      “吱吱吱……”
  
      猴子也側著頭看著李春秋,學著李春秋的模樣叫著。
  
      “學我?”
  
      李春秋笑了笑,他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身骨。
  
      “那就隨我去玩玩?”
  
      李春秋站起身后,猴子也學著李春秋站起身來,朝著李春秋“吱吱吱”的叫道。
  
      “猴頭,你坐過云霄飛車嗎?”
  
      李春秋眼中帶著濃濃的笑意。
  
      猴子一臉疑惑,什么車?
  
      下一刻,泰山云海之中,一只猴子的慘叫聲在云海之中起起伏伏。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明日即将涨停的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辽宁35选7开奖号结果 中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排列三倍投方案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黑金快乐8登录网站 pc蛋蛋规律 亿源策略配资 浙江20选5开奖官网 股票交流微信群二维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软件 3d胆码拖码是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6码必中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