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狂人嘯天 >第8章回家
作為一個犯罪集團的首領,黑蛇還算合格,嗯,跑路的時候還知道讓手下一起跑。
同時,做事也很果斷,這次的計劃,除了販毒之外,就是解救自己的弟弟。
但是,眼看這次計劃失敗,果斷離開,而王天明擔心自己的妹妹,也就沒有追擊。
“轟隆隆……”
“嘩啦啦……”
天空的雨越下越大,整個小山村,宛如仙境一般,若影若現。
王天明駕駛著越野車,在一片泥濘中,緩慢前行。
王雨桐與秦嘯天二人,一上車兩人都陷入沉睡之中,嘯天是太累,而且受傷不輕。
而王雨桐完全是身心俱疲,一直以來都是靠著意志力勉強支撐。
王天明看著后視鏡中的秦嘯天,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希望沒有什么才好,否則……”
這時,汽車剛好行駛到天水河附近,原本應該是暗流涌動的地段,此時卻是一平風平浪靜,不過很快這里又恢復成暗流涌動,兇險萬分的模樣。
王天明所有所思,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
“哦那個,我沒有點外賣,你打錯電話了。”方潔那些電話,臉色有些古怪的說道,眼光不由得老向一旁身穿警服的老者。
“嗯?”王天明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是王天明打來的電話吧”,老局長臉色鐵青的走過來,一把從小方手機,奪過電話。
“老局長……這不是……隊長的電話……”,說到最后,小方就已經說不出口了,只能無奈的聳聳肩,心里開始祈禱起來。
“好你個王八犢子,長大了,翅膀硬了,脾氣大了,長能耐了,現在都敢不跟我打一聲招呼就善自做主了,出了事,你能抗的住!”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有事就說,別以為自己能耐大了就能抗事,有什么就得跟我這個老家伙說,現在弄得跟外人似的,整個刑警隊我是最后一個知道!”
老局長說話跟鞭炮似的,說完之后,喘了一口氣,一邊的小方,連忙遞上水杯,喝上一口,接著說道。
清了清嗓子,一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這次的秘密行動,雖然事先沒有申請,這是小過,嗯,但是如果能成功找到黑蛇集團偷運毒品進入國內的路徑,對于偵破案件,有大用,這是大功,功過相抵,不獎不罰,好了,送小雨回家安頓好之后,馬上回警隊報道,就這樣。”
老局長掛掉電話,在一小方的目瞪口呆之中,哼著小曲離開。
“這到底,是咋回事?”小方還沒有回過神來,電話再次想起。
“隊長?”
“小方,你趕緊帶人到西寧村,剛才我在這里遇到了黑蛇集團的人,不過現在他們離開了,但是可以從這里下手尋找”,王天明與警隊聯系,吩咐道。
“還有,你讓弟兄們跟海關那邊的兄弟聯系一下,讓他們查一查西寧這邊這天水河,最近有沒有境外進入的船只,如果有,立刻排查。”
“隊長,你是說天水河?”電話那一頭的刑警小方,疑惑道:“這條河不是內運河嗎,怎么會有從境外來的”?
“這河有些古怪,剛才我路過發現有那么一分鐘的樣子,這里風平浪靜,不過之后又恢復原有模樣”,王天明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小方若有所思,在思考著什么,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什么。
“隊長,你的意思是,這次黑蛇集團運毒,不是走陸路,而是改走的水路”!
“沒錯,我正有這樣的想法”,王天明沉思一下,這時電話那一頭的小方,又說道。
“隊長,你說這一次,對方跟你通話,然后提出條件交換人質,又剛好選擇在西寧村邊上的天水河,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聯系!”
王天明腦海中千思萬慮,突突然想到一種可能。
“天水河就是他們販運毒品的目的地!”兩人異口同聲道。
因為早就接到線報,黑蛇集團準備販運新型毒品進入華夏,所以此時,整個邊防,可以說是固若金湯,別說運毒,就算是一只蒼蠅,也別想蒙混過關。
而唯有這里,成為唯一的漏洞!
因為對方提出的要求,王天明違規將黑鯊從監獄中帶出,根據提示,才來到這個地方,一路上有了很多彎路。
而且自己為了自己妹妹的安危,也沒有透露行蹤,加上這里,所有人慣有的思維,這里不可能有越界的外國船只,所以就忽略了這個地方。
而就是這個唯一被忽略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對方運毒的目的地!
“小方,你現在進步真的很大,我就這么一說,你就能夠分析到這么多,看來我真的是老了。”王天明打趣道,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微笑。
“隊長你可別這么說,我就隨便說說而已,我只是猜測而已。”
“隨便說一說就能夠分析到事實真相,那你可比我厲害多了”。
“不……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隊長我……”,被稱為警隊辣椒花的方潔,此時卻是急得團團轉,一臉的委屈,讓人看了不禁心生憐愛之心。
“好了,跟你開玩笑的,這段時間你太緊張了,這對身體可不好,開個玩笑,放松一下”,王天明說道。
“哼,隊長捉弄人,不理你了!”小方氣呼呼的掛了電話,隨即又后悔起來。
“自己剛才是不是太粗魯了”!
“我掛了他的電話,他的會不會生我的氣……”,方潔在辦公室里糾結起來,幾次想要拿起電話,卻還是沒勇氣撥打出去,糾結死了。
不過方潔心里還有一個疑問,老局長是不是,早就知道隊長找到了線索?
……
“這小妮子!”王天明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盲音,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坐在后座的秦嘯天,雖然處于沉睡中,但是他的意識,卻是很清晰的,故而將王天明“調戲”女下屬的話,聽的一清二楚。
心中肺腑道:“看不出來啊,這干刑警的,不僅破案厲害,就連泡妞,也是一絕。”
……
接到王天明電話的通知之后,天南市刑警大隊立刻與海關方面請求協助,很快便查出,就在前天晚上,一艘來自鄰國的了快艇,進入了天水河,而通過排查監控,發現這個時候有一名男子,從快艇之上,取走一個黑色旅行箱,快速離開。
雖然最后沒有查到這個男子與黑蛇集團的關系,但是這足以證明,這里就是毒品的轉運之地!
整個天南市的緝毒力量,都快速運作起來,不過最終還是讓黑蛇集團逃過一劫。
毒品已經被轉移,而那個接貨的男子,也不過是當地村莊的村名,被黑蛇集團用錢收買,而他自己也不知道拿的東西是什么。
一切線索似乎又斷了。
……
嘯天被王天明開車送回了位于老城拆遷區的家。
好在,開的是一輛越野車,否則這坑坑洼洼的路面,只能走路。
因為下雨,這坑洼的老路,更加難走,短短幾公里的路程,硬是走了半個小時。
此時,剛好早上七點,路上有不少住在老城區的學生,正冒著雨,在泥濘的路上,艱難前行。
“我到了,就是這里。”嘯天開口說道,雖然體內還是感覺非常虛弱,但是已經好了很多。
對于自己有些變態恢復能力,嘯天自己也很驚訝,要知道在于黑蛇交手中,他受的傷換做其他人,早就嗝屁了。
越野車停在一處棚戶區前,旁邊就是臭水溝,氣味十分的刺鼻。
王天明停車,從盒子里拿出一個白色的藥瓶,遞給嘯天,說道:“這是我家祖傳的,專門治療內傷,你拿回去,每天三粒,一個月就可以讓你恢復如初。”
“謝謝”,嘯天接過藥瓶,放進兜里,就拉開車門下了車。
“我送你!”王雨桐也醒了過來,看著嘯天下車,就準備跟著一起。
“不了,下雨路滑,你身體還沒恢復,如果想要謝我,改天請我吃飯,或者有機會多教一教我的功課。”嘯天微笑著說道,仿佛說著一件很簡單的事。
“要知道,我的成績可是很差勁,有你的幫助,肯定能夠進入倒數前五,不,甚至可能是倒數前十。”
就在嘯天準備走時,王天明開口道:“這是我的私人電話,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聯系我”。
王天明將自己的一向私人名片,遞給嘯天。
名片上面只有一個電話號碼和王天明三個字。
上面有著山水圖案,很是逼真,一看就知道不是大街上分發的廉價紙質名片。
嘯天沒有接下,只是很樸實的笑了笑,說道:“我和她,是同學,幫助同學,是華夏傳統美德。”
說罷,留下一個瀟灑的身影,轉身離開。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宁夏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易富彩娱乐苹果 陕西11选5现场转盘 幸运飞船能赚钱吗 幸运彩票极速时时彩 福彩双色球红球公式 赚钱宝 最稳定 固件 青海快3位置走势图 吉林快三和值大小推荐 学好ppt可以赚钱吗 外汇生意怎么赚钱 彩票分析 爱流量是通过什么方法赚钱的 江西快3玩法2同号复选 印度工程师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正版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