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狂人嘯天 >第19章食堂事件
中午放學,嘯天準備一個人先去吃飯,然后再去找自己的死黨王凱。
結果還沒走出教室,就被程墨玲給叫住了。
“干嘛?”嘯天拿著自己的飯盒,回過頭看著二女問道。
“鑒于早上你的英雄行徑,本小姐決定請你吃頓好的,開個葷!”程墨玲豪氣道。
“哦,去學校旁邊的金滿樓?”嘯天突然來了興趣,金滿樓乃是學校周圍最高檔的飯點,裝修豪華,而且菜品豐富好吃,不過就是特貴!
“額……”,程墨玲臉色有些不自然,道:“嗨,哪里的東西有樣沒貨,不好吃的,我早就吃吐了,我請你去食堂三樓吃小抄,隨便你點,味道很正點哦。”
一旁的王雨桐也被程墨玲逗笑了,道:“某人好像是錢袋子不夠吧,我反正覺得金滿堂,挺好的,特別是那個什么鮑魚翅肚什么啊,特別好吃呢!”
“王雨桐你拆我臺是不是!”程墨玲臉都黑了,眼看著就要撲上去,打作一團。
嘯天無奈,趕緊出聲道:“好了,我們趕緊走吧,一會人就太多了。”
三人來到食堂,全玻璃結構,看是好看,但是夏天里面那叫一個熱!
“熱死了,熱死了”!程墨玲香汗淋淋,不住的用自己兩只手,扇風。
唯獨嘯天,只是微微出汗。
“咦,為什么你不怎么出汗啊”,程墨玲好奇的問道:“你不會是有什么病吧,聽說什么病不怎么愛出來著,不過別擔心,姐姐我認識一個老中醫,改天帶你去瞧一瞧,給你打五折!”
秦嘯天一臉的黑線,“你才有病,本大爺這是運功散熱懂嗎!”
王雨桐默不作聲,只是微微一笑。
好不容易來到三樓,一問得知,包間沒有了,最后一個剛剛被人定走。
“不會這么巧吧”,程墨玲抱怨道:“那怎么辦,這么熱難道要去一樓大堂吃飯?”
看著一樓人擠人的情景,三人連食欲也沒有了。
“只能這樣了”,王雨桐也只能嘆氣一聲,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嘯天。
嘯天也沒轍,難不成要自己去做一回惡人,搶一個包間過來!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三號包間傳來一陣爭吵聲。
“瞎了你的狗眼是吧,陳少要用這個包間,你敢拒絕,知道躺著出去是什么感覺嗎!”幾個學生,囂張跋扈的對著一個高個子男生咆哮道。
“這個包間是我訂的,為什么要給你們!”少年并沒有被嚇退,因為他也是有著底氣的。
“兄弟們,有人來搶我們的包間”,頓時三號包間里面,就沖出來幾個學生,目光不善的盯著對方。
陳信臉色越發的陰沉,早上被秦嘯天,當著全校的面前,羞辱自己,大失顏面,如今還被人堵在門口,胸中怒火,騰騰燃燒!
“曹尼瑪”!陳信爆發了,起身就是一腳,力氣不小,直接將對方踹到在地,順勢就是幾腳直接踩在對方頭上。
“給我打,出事了我負責!”陳信咆哮道,臉色都有些猙獰。
對面的幾名學生,畢竟還是溫室花朵,一下子就被人給打蒙了,而且也有人認出了惡少陳信,更是不敢還手。
“砰砰砰……”,一群人圍著幾個學生,瘋狂踢打。
這些人不僅僅打,還出口狂罵。
周圍其他人,只能遠遠躲避,不敢靠近,免得殃及池魚。
“你,給我抬起頭!”陳信走到一開始堵住門的少年身前,又是一腳踢在他的身上,導致對方再次痛苦倒地。
“媽滴!”
“你們幾個先給我過來,給我把他抓起來,跪在地上!”陳信怒喝道,幾個狗腿子連忙跑了過去。
“給我起來!”幾人使用蠻力,將躺在地上不起的少年,新生生拖了起來。
程信走過去就是一巴掌。
“啪!”少年的臉,頓時紅腫了起來,就連嘴角都流血了。
“他怎么這樣,大家都是同學啊!”
“是啊,簡直就是惡霸,太過分了!”這時,陳信的行為,終于讓周圍的其他人看不下眼了,紛紛自責道。
“都他媽給我閉嘴,不想惹麻煩的,都給我混蛋!”陳信此刻就像是一個瘋子,主要是早上的是,對他打擊太大。
“你……”,面對惡少的威脅,大家也都只能用再一次后退,不過有的同學已經去通知老師了。
“哼!”見得眾人被自己嚇退,陳信終于恢復了一點自信,心情也好了一點。
“跪下,我就放過你。”陳信走到少年的面前,囂張道。
“對……不起……”,少年哭了,很委屈的哭了,但是沒用。
“我讓你跪下!”陳信又一次揚起了手,結果卻沒有落下。
“誰他媽敢多管閑事!”陳信怒罵道,結果一轉身就傻眼了。
“我看早上的教訓還不夠!”嘯天很生氣,抓著陳信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氣,頓時疼得陳信,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
“啊……啊……”
“放手啊……大哥……我錯了……我錯了!”陳信哀嚎道,他感覺自己的手,都快粉碎了,那種鉆心的痛,簡直痛到靈魂。
嘯天本來也不想多管閑事,不過這件事到底還是和自己有關。
自己早上讓這家伙出了丑,又不敢直接對付自己,心里憋著氣,結果撒到了這少年身上。
“臭小子放開陳少”,幾個狗腿子見得自己的主子被擒,立刻撲了上去。
“哼!”嘯天不躲不閃,只見這幾人,便飛向了人群,痛苦的捂著肚子,趴在地上起不來。
“好!”
“打的好!”四周的同學,一個個用力的鼓掌,拍的啪啪響,都為嘯天的行動叫好。
“英雄!”
“英雄!”
不只是誰叫了一聲,結果所有的同學,都開始喊了起來。
“發生了什么事啊同學?”外面不知情的同學問道,知道的人,就給他們繪聲繪色的說了一通,結果這些同學也都義憤填膺的,在外面跟著喊了起來。
一時間震天動地的叫喊聲,響徹校園!
“干什么干什么!”這個時候教導主任陸大友趕了過來。
“都散了散了!”但是現在這些學生,一個個都激動萬分,不聽勸,弄得陸大友很是不滿。
“再起哄的,通通記過處分!”絕招一處,頓時剛剛還梗著脖子紅著臉喊叫的同學,頓時一哄而散。
“這些兔崽子,真是反了天了!”陸大友擦了擦額頭的汗,剛才他得知,有人在食堂鬧事,還出手打人,結果一到,發現被打的居然是陳信,陳氏集團的大少爺,立刻嚇得他冷汗直流!
“陳同學你沒事吧”,陸大友小跑步來到陳信身前,一臉關切道。
這個時候,嘯天已經放開了陳信的手,來到被打少年和他的幾個同學,替他們查看身上的傷勢。
“我……沒事……”,少年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陸大友,就準備離開。
“同學,你的肋骨斷了,我先幫你接上,不然……”,嘯天話還沒說完,就被陸大友咆哮的聲音遮掩了。
“是誰下這么重的手!”陸大友看著陳信那幾乎被弄得變形的手,眼睛都快被嚇得突了出來。
“陳同學你放心,學校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兇手,一定要開除他,還要把他交個公安機關,給他判罪,讓他坐牢!”
陳信疼的快昏了過去,不過還是強忍著疼痛,惡狠狠的說道:“陸主任就是他,就是這個小子!”
陳信指著秦嘯天,滿臉的陰毒之色!
“是你!”陸大友一眼就認出了秦嘯天,因為這種超級差生,都是榜上有名的。
不過,也正是因此,陸大友松了一口氣,因為秦嘯天成績差,而且家里非常窮,沒背景,這種學生,最好解決,而且不會有任何問題。
“你,從現在開始被學校開除了,學校會報警,別想著能夠逃脫罪責”,陸大友仿佛判決一般的說道,直接給嘯天死刑,就連機會也不給一個。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七乐彩拖胆价格表 贴吧能赚钱吗 浙江20选5 帮人炒股赚钱 新时时彩倍偷计算 上海快三 写的小说赚钱 问道手游打游戏币赚钱 7m体育比分直播 怎么用手机写小说赚钱软件是什么软件 足彩比分直播500万完场 二肖中特精准 体育彩票61开奖结果 江西新时时彩心得 山西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