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狂人嘯天 >第20章亂局
“開除!”王雨桐和程墨玲兩人異口同聲的尖叫道!
“陸主任你為什么開除秦嘯天?他做的對?為什么開除他!”程墨玲氣沖沖的說道。
“對,陸主任秦嘯天的做法,雖然有些不妥,但是作為這次事件的主犯陳信,你為什么要包庇他!”
“是陳信先動手毆打這位同學,當時整個食堂的同學都可以作證,而且還威脅所有同學,敢多管閑事,就要打擊報復!”王雨桐指著被毆打的同學,義憤填膺的說道,同時一雙眼睛盯著陳信,很是氣氛。
“至于事情到底如何,學校自會調查清楚,這就不需要你們擔心了”,陸大友不為所動,一臉和善的對著陳信說道:“傷得這么重,還是去醫院吧,這幾天就不用上學了,剛好在家修養。”
“那就謝啦,陸主任,改天一起吃飯。”陳信一臉挑釁的看著嘯天幾人,被幾個小弟攙扶著離開。
“打架厲害就有用嗎,滾回家,繼續撿垃圾吧!”陳信沖著嘯天哈哈大笑道。
“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疼”,嘯天不理會陳信的挑釁,蹲在少年的身邊,看了一眼對方,露出微笑,嘯天能感覺到他內心的恐懼和疼痛,隨即雙手在其身上斷裂的肋骨一動。
“咔嚓”一聲,斷骨被接上了。
“感覺好點沒有”,嘯天問到。
“好……好多了。”少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肋骨出,剛才凸起的斷骨,已經沒有了。
“謝謝……你”,少年對著嘯天,有些歉意的說道,“不過這次,可能會連累你了。”
“沒事的,不用擔心我”,嘯天起身,老向一旁不曾離開的兩女,臉上露出微笑,道:“這件事你們不用管,我會處理。”
“不行,這件事我們必須管,你做的是對的,為什么要開除你!”程墨玲不服氣道。
“陸主任不要以為你是學校領導,就可以只手遮天,隨意開除學生”,程墨玲看著一臉討好之色的陸大友,有些厭惡,道:“這幾個同學被打成這樣,你一句話也沒有,這就是你說的公正?你還有什么資格好為人師!”
“還有,這么多人都看到事情的經過,我相信事實是不會被掩蓋!”王雨桐同樣開口道。
“哼,難道你們幾個說什么就是什么!”陸大友冷聲道,作為好政治斗爭的老手,是不會就這么被幾位學生給壓下去的。
“他們幾個是被打了,但是我相信其中一定有什么隱情,至于具體有什么,或者與陳信之間有沒有其他矛盾,學校會調查清楚!”
“還有你們幾個,先去醫務室上點藥,如果要請假必須出具證明,然后再來找我簽字”,陸大友對著幾人說完,目光又看向嘯天,說道:“你這兩天先繼續留在學校,等一切查清楚以后,再作處置,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再隨意動手”。
說罷,陸大友就不再停留,直接離開。
“哼,神氣什么,他要是敢亂來,我要他好看”,程墨玲撅著嘴,目光不善的看著離開的陸大友。
“你放心,我們會幫你的”,王雨桐走到嘯天跟前,很認真的說道:“我知道你本事大,但是有些時候,武力不是最好的途徑,這件事我會告訴我哥,他一定會幫忙。”
感受到王雨桐的關心,嘯天點了點頭,調侃道:“唉,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有啥麻煩事,都有人幫忙,有朋友,就是這么任性!”嘯天攤了攤手,故作無奈樣,引得王雨桐一頓捶打。
……
“查到了嗎?”黑蛇轉過座椅,靠著椅子問道。
“查到了,就是本地第一黑幫勢力,王家,今晚我們就是和他們交易”,菜頭恭敬道。
“王家?”黑蛇打開電視,里面是一位天南市市領導,正在某地視察的報道,而這個人,正是王姓。
“破軍這次還真是找了一個好買家”,黑蛇點燃一只香煙,吞吐云霧。
沉默了片刻,這個房間四周都飄散著煙霧,黑蛇道:“讓兄弟們做好準備,晚上我們好好會一會這本土第一黑幫的實力”
“明白”,菜頭臉上一喜,知道自己老大對這批貨有了私心,這樣自己也會有額外的收入!
“黑客,今天晚上,有沒有什么動靜。”黑蛇現在主要擔心的還是官方的實力,王天明不僅是官方實權人物,而且還和自己是同樣的修煉之人,實力不比自己差!
黑蛇打開電腦,快去的瀏覽當地各種網線,利用特殊軟件,整合信息,最后得出重要信息。
“今天晚上,天南市政府會有一場高標準的研討會,目的在于尋找并且確定未來天南市的發現方向,以及基礎發展模式。”
“這次來的人不少很多都是國內金融街的泰斗人物,以及一些海外對華夏經濟有所研究的外籍經濟學家”,黑客匯總信息,總結道!
合上電腦,黑客對著黑蛇露出一絲喜色道:“大哥,這還真是我們的好機會,到時候整合天南市的目光以及重點,都會在這場研討會,天南市的官方力量,也會集中在那里,正是我們出手的絕佳機會。”
“很好!”黑蛇難得露出一絲冷笑,不過還是不如,不笑好看。
“不過,我們真的要聽對方的安排?”黑客說出了自己的憂慮,畢竟這里是對方的地盤,要是他們想來個黑吃黑,太容易不過。
而且對方還有強大的難以想象的背景,一不小心,就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當然不會,我們黑蛇集團什么時候,按規矩辦過事”,黑蛇臉上露出諷刺之色,道:“而且,我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計的嗎!”
黑客聽了這話,露出沉思,就連眼神深處的仇恨之色,也暫時消失。
“大哥,你的意思是,這次的行動,是一個陷阱?”黑客試探道。
“是也不是”,黑蛇沒有似是而非的說道:“今晚要是對方通知我們相見的地點,就直接拒絕,讓他們來我們這里進行交易。”
“我們這?”黑客有些傻眼,這里是市中心,到這里交易,會不會太張揚了。
而且,這里距離市政府舉行研討會的地方,不過相隔一條街,在這里,會不會風險太大!
“沒錯,好了你先下去準備,今晚你這一環很重要,一定要密切關注四周的一切動靜”。黑蛇示意黑客離開。
“好的”,黑客走出房門,心里一直都在思考,這件事。
只是,他始終不明白的是,這次行動,到底是不是根本就是一個陷阱,而黑蛇明知道是陷阱,卻又不得不來。
而且還那么肯定,對方一定會按照他說的,來到這里交易,而這里距離市政府舉行活動之地那么近,到時候這里,隨時都會有官方力量巡邏,豈不是更加容易暴露!
“難道說是,對方手里,有什么東西是令黑蛇必須要得到的,所以不得不冒險”,黑客捋清頭緒,覺得很有可能是如此。
而選擇在這里,還是遵從的,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對方有背景,但是卻不能曝光,所以這里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黑客面無表情的目光中,隱藏著復仇的血光。
……
山水香閣,天南市最頂級的別墅區,王家在這里擁有最大面積的別墅,位于半山腰,可以一眼閱覽半個天南市中心。
“少爺,老爺說晚上有事就不回家遲到了,讓你一個人用餐”,福伯,王家的管家。
“知道了福伯,我爸還說什么了嗎?”王大少恭敬的問道,沒有絲毫的主人對嚇人的居高臨下。
“其他倒也沒有什么了”,福伯微笑著說道,“只是還說了句,讓少爺天黑盡量在家,不要在外面貪玩”。
王大少穿戴好運動裝,戴上帽子,簡單的拉伸了一下腿,道:“我知道了,我就出去跑一圈,很快就回來”。
說罷,王大少就小跑著離開了別墅,而福伯則看著他離開。
直到王大少的身影消失不見,福伯才收回目光,目光變得深邃起來:“少爺還真是貪玩。”
……
嘯天下午下學后,就被班主任喊去補習,結果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嘯天拿出手機,點開自己的老人機,是一條彩信。
彩信里面是一張建筑物的照片,但是有些模糊,不過能感覺到像是一個酒吧,下面還有一行文字。
“小天,救我……凱子……”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全球彩票网址 山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dnf2018年套能赚钱 wnba比分文字直播 打字赚钱的软件是哪个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老k游戏大厅手机版下载安装 赚钱 技能 31选7 烤全羊如何赚钱 大富豪棋牌官网登录 安徽11选5走势 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山西11选5号码 福彩3d今天试机号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