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識為本 >第57章刀陣被克制
    雖然張越已經以來自異世界對待核彈之后沖擊波的方式來進行防御,并且他離中心臺子的距離最少都有一百五十米左右,但是仍然被這三個煉神期高手之間的較量所產生的巨大沖擊力擊傷了背部,雖然只是擦傷,不算多重,但也可以證明三人這次碰撞的威力有多大。
    待得沖擊波過后,張越連忙退到完全靠著大殿的墻壁跟處蹲下,不過眼睛卻一直沒有離開臺子上的三人。
    在張越的心里,對于這樣的對戰是絕對要認真觀摩的,在他原來的世界里,電影電視上那些對于異世界戰力臆想的特效,基本都是粗制亂造的特技效果,無一不是那種埋點炸藥就采集出來爆破效果,然后后期胡亂合成一下,給人一種能糊弄就糊弄的感覺,也讓張越實在好奇這個修真世界里高手過招所產生的真實效果,這后背上的疼痛更讓他對這種威力向往。
    這次三人交擊,其實應該算是勢均力敵,關振宗和大力尸王攻來的槍和爪都被小寵正義郎的那柄長刀擋下了,雖說一槍一爪顯得氣勢更盛一些,但是那柄短刀卻已隱入暗處,一時搞得關振宗和大力尸王不敢全力進攻。
    三人都是被震的向后翻騰了一定距離,以卸去自己承受的壓力,不過三人都是盡力控制自己沒有退出臺子的范圍,不是退出臺子會有什么風險,而是要展示出自己實力不弱于人的一種自信作祟。
    第一次交擊算是一個試探,在大力尸王與關振宗看來,這種實力差距并不明顯,最后勝負結果難以預料的戰斗對于參與三方來說,自然是更加都加倍了小心,并且做好了長時間作戰的準備。
    關振宗嘴上不屑于小寵武義郎,但是在他的內心里卻完全不是這樣,其實他是對這廝很是忌憚。
    兩個人聯手攻擊他一個人,雖說都沒有用出全力,但是兩人也都幾乎使出**分力,而對手卻是只用出一柄刀就擋下了自己兩人一擊。
    雖說對手臉上的鬼臉面具讓他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也無從知道對方是不是用出了全力,但是畢竟對方在表面上與自己二人勢均力敵,這讓他對于小寵武義郎的另一柄刀失去蹤跡,更加集中精力防范。
    其實小寵正義郎這時卻是比他們兩人更加難受,本來他已估算出大力尸王會是晉級到相當于人類修士煉神期的尸帝,但是他沒料到這里竟然還有一個煉神級的關振宗。
    單單這兩人都是煉神一層的修為他也是不懼,即便兩人都有一件不錯的法寶這個狀況他也能想像得到,他夷然不懼是正如張越猜測的那樣,他的刀陣可不是像普通的兩把刀一加一等于二的威力那樣,在授與他這套刀陣的那個高人口中他得知,這套刀陣的威力可以讓他力敵四個與自己同級別的敵人而不落敗,四個以下他絕對會勝出。
    那個高人的話他早已在這些年的對敵當中驗證過了,這套刀陣的威力讓他在東營扶桑國內幾乎橫趟同級別選手,曾經他遇到過一個煉神六級的高手,在他的刀陣下也是對他毫無辦法,甚至如果不是對方罷戰,他都覺得戰斗到最后,勝利的那一個一定會是自己。
    可是他卻幾乎忘了當初那個高人提醒他的那句話:
    “這個刀陣我是根據五行原理打造的,但是我只取了五行里水行無孔不入的進攻,和木行的生生不息的防守來做陣法部署的,因為以你的能力,使用兩柄刀的刀陣已經是你的極限,再多一柄的刀陣你就根本沒有可能操控。
    這就注定了這個刀陣遇到火行法寶加上寒屬性法寶的聯合進攻,必然會被壓制,法寶威力十不存一。
    真到那時,你一定要盡快脫身,時間長了,也許就傷了這套刀陣法寶的靈性。”
    本來他以刀陣對敵的時候,基本都是以木行刀做防護,水行刀尋機進攻。
    木行刀會將刀陣吸收的天地靈氣轉化,以生生不息的態勢把敵人進攻過來的所有力量化解消融掉,并且時時以木屬性靈氣特有的療傷功效為刀陣操控者梳理氣息,彌補損失的真元。
    而水行刀也是借陣法的威力隱匿氣息,藏入戰場當中的虛空之中,務求尋找到對手的破綻,或是相對薄弱的地方下手攻擊。
    說起來這件刀陣法寶威力確實強大。
    而剛才在第一次三件法寶交擊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來那位高人曾經說過的話,可是為時已晚。
    一擊過后,從他帶著鬼臉面具的表面上看他是不動聲色的,可是面具下的他確是駭然不已,擋住這一槍一爪已是他使出十成功力的一擊,原本想要趁勢下手攻擊的后招,此時他因為無法凝聚出十成功力都沒有連環擊出,可隨即他就知道自己完全沒有機會施展了。
    因為,這一擊過后,他的刀陣已經不能自行運轉,甚至對方白骨爪上侵襲過來的陰寒之力將他的短刀遲滯到不能動彈,他連忙一伸手從空中抄住即將跌落的那柄短刀,收入腰中刀鞘。
    而此刻那原本巋然不動的長刀在承受了一爪和一槍后,那槍上侵襲過來的炙烈火行之力也抑制住了他刀上生生不息的天地靈氣的運轉。
    甚至為了化解刀中那股炙熱的火行之力,那刀陣竟然自行運轉起了保護功能,從刀陣中傳來的吸力轉瞬間就將它體內的真元之力吸收了大半。
    這一下子,將小寵武義郎驚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他這才明白那高人話中的含義,原來這法寶刀陣還存在著這樣一個自我保護的機制,他不由暗叫了一聲我命休矣。
    還好,刀陣吸收掉小寵武義郎的大半真元之后就化解掉了那股火行之力,也就停止了吸收他的真元。
    小寵心中的駭然卻依然存在,這可不能再繼續打下去了,多了不用說,就是再來這樣的一擊,我的這條命就算是交代這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981棋牌能提现吗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宁 极速快乐十分 打造的赚钱机器腾讯网 澳洲幸运8的总和大小 脉动时空棋牌游戏 攒劲甘肃麻将漏洞 gta5ol线上赚钱攻略 黑龙江11选5 云海千炮捕鱼 可以赚钱小型机器 重庆时时彩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最火的现金手游棋牌 吉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