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興鄉筆記 >第68章諸多事


  東莞虎門大寧工業區。
  兩臺小車一前一臺,不差兩分鐘時間抵達了王源公司的門口。
  顧漢東是開個導航去的,因此走在了胡潤的后邊。
  當他去到的時候,胡潤帶著他的表弟王源已經在廠房大門的門外等候了。
  王源看起來挺年輕,不到四十歲的人,不像胡潤那般肥胖,中等身材,精神頭也還行,看不出來他的憔悴感。
  顧漢東知道,在商場歷練了這么多年,一般不會將一些事情掛在表面上。
  王源的廠房本來是租的一整幢共三層,這些年一直在縮產,最先將第三層出租給了別人,前兩年又將第二層轉租了,現在只留最底下一層。
  顧漢東走了進去,與他去惠洲廠的感覺不一樣,雖然不那么忙亂,但各方面整潔有序,毫無雜亂之感。
  這算得上是自己突然間過來的,并沒有特意留時間給他安排,因此從這個方面可以看得出來,王源的管理上面,還是到位的。
  俗話說看人看衣著舉止品位,看對方的公司,同樣也能從一些細節方面看出問題來。
  簡簡單單地在車間走了一遭,幾人便回到了辦公室喝茶聊天。
  王源是有意于明年將工廠轉手的,已經虧不起了。現在只差要變賣房子這些固定資產來支撐了。
  既然王源已有了這個想法,顧漢東也沒有藏著掖著,也直接說明了自己公司在擴張,但未必這個事情比較大,等匯報老板后再做決定。
  王源也很高興,現在的情況是連接手的人都難找了,有人愿意接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跟著自己打拼這么些年的兄弟工人,還有口飯吃,要是直接宣布倒閉,那便什么也沒有。
  顧漢東當然也清楚他的想法,出于對他人品的認可,顧漢東盡可能的多透了一些信息給他。
  當然包括胡潤在內,都感嘆他們公司的成長型以及老板的魄力強大。
  顧漢東本來也沒想在王源公司久呆,說白了也是忙中偷閑,抓著一點時間將這些事情去處理,自己還得回公司處理著一大堆的事情。
  于是聊了聊,顧漢東便打算回公司了。
  卻不想這個時候老媽打了電話過來,說是老焉叔查出了重病,要花費二十幾萬元,說老焉叔拒絕住院,在跟他女兒鬧得不行。
  老焉叔上次就咳得厲害,后來顧漢東一直忙,不過中間也打過電話回去,得知已經去醫院了,便沒管了。
  老媽說是開始在鎮上醫院住著,條件有限,也沒查出什么很大的毛病,住一陣后不見好,而且李焉民掛念著家里修路的事,有一回沒一回的,也沒當回事。
  直于嚴重得不行了,才又去了醫院。
  結果鎮上的小醫院還搞不定,到市醫院才查出很大的毛病,顧漢東老媽一時了也沒說明白到底是什么病,還說要去長沙的大醫院才行。為了錢的事情,實是沒辦法了,才跟顧漢東說起此事。
  老家的人碰上這等大病,基本上是等死的。
  顧漢東接電話后,臉色顯得特別不好,胡潤一打聽下才知道是此事。作為從商多年的老妖,得知顧漢東在為錢的事發愁,如何能放過此次賣好的機會?
  而且顧漢東這里馬上要進設備,于是主動提出借給他20萬。
  顧漢東也不想在這個時候麻煩楚熏熏,便也同意了。
  救人如救火,立馬將錢轉了回去。
  胡潤是只老狐貍,李凝去到他公司后,肯定不會放過打聽一些顧漢東的事情。20萬說起來也不是小數目,不過在得知顧漢東升了副總后,別說20萬,即便是三五十萬,他也會想辦法。
  顧漢東當然是對他感激的,不過也依然說明,私人與公事分開,這錢他會盡快還上。
  胡潤當然懂得,只是笑呵呵的,說一切都沒問題。
  事實上后面胡潤的生意顧漢東照顧不少,當然也是建立在胡潤的產品質量可以,加上價格上面還給予了優惠的基礎之上。
  從此二人成了生意伙伴和私交好友。
  顧漢東回到公司之時,已是下午下班時分。
  令他沒想到的是,楚熏熏這個時候回了公司。
  必竟她是老板,好多天不在公司了,偶回來處理一些問題還是必要的。
  只是顧漢東不知道她回來處理的事是什么。
  既知知她回來了,顧漢東也便去了她的辦公室。
  這個時候正好公司的財務主管在。
  顧漢東先在茶幾邊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等著她們將事情處理完。
  見著顧漢東,楚熏熏莫名的心里愉悅,簡單地指示財務的工作,便叫財務先出去。
  顧漢東見著她們聊完了,想著讓陳家姐妹先上班,本來這事他直接通知人事即可,即在財務主管在,那也先和她打聲招呼。
  財務主管應了聲便走了。
  辦公室內只剩下他們兩人,楚熏熏高興地從自己的辦公桌小跑著過來,十分調皮的樣子。
  顧漢東看著她,還以為她撿著錢了呢,這么高興。
  必竟顧漢東還把她當自己的老板看,但在楚熏熏心里卻不這么想了。
  她此時不僅僅地將顧漢東當成了同事,朋友,甚至乎她還有進一步的想法,因此在顧漢東面前,她只展現出女人該有的一面。
  “漢東你泡點茶呀!”楚熏熏湊了過來,見他干坐著,便笑著對他說。
  “好啊。”顧漢東在兩人的關系上面已經放得開很多了,不像以前那么青澀,回答的很隨意。
  于是乎往茶柜中掏了茶葉出來,也不像以前一樣還問一聲,自顧自的泡了起來。
  楚熏熏高興地看著他。
  “你望著我干嘛?”顧漢東覺得自己臉上又沒長麻子,又沒長花了。
  “漢東,你沒發現嗎,你現在對我,不像以前了!”
  “是嗎?呵呵。”顧漢東笑了笑。
  還真是這樣,以前那么拘束。
  “我喜歡你現在這樣子!”楚熏熏心里甜甜的。
  其實顧漢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怎么突然間就在她的面前如此放得開,這種感覺他自己也覺得挺好的。
  “這些天辛苦你了嘍。”楚熏熏笑著說,但同樣也很真誠,她是真心實意地覺得顧漢東確確實實地辛苦。
  “你爸爸還好吧?”顧漢東見過楚河了,怎么也得關心一下她爸爸的病情。
  “過兩天就手術了。我回公司處理些事,把年終獎呀,以及有部分老員工的明年的工資呀,這些事情交待一下。”
  顧漢東點了點頭,心里想著:是呀,今年馬上過完了,財務上面的事情,還是要老板親自決定。
  “我爸(公司)那邊也有很多事,這邊可能你就更辛苦了。”楚熏熏心下有些歉意感。
  “你也要注意身體!”顧漢東著實也擔心她。
  “謝謝!”楚熏熏莫名地有些感動。
  關心她的人不少,可是她能得到顧漢東的關系,她真真的高興。
  這么些天以來,什么事都是她一個人在支撐,一個女人,確實累,她需要依靠。
  “這邊你就放心吧!”顧漢東再次給了她一個安慰。
  “好。”楚熏熏應了聲,有顧漢東在支撐,惠洲那邊有劉炎,她心里稍安。
  顧漢東也看得出來,這些天楚熏熏明顯消瘦了些,莫名地心疼。
  本來是打算將王源那個廠的事也匯報一下,但不想增加她的負擔,也便沒再說起,只是將厚街那邊進設備的事情說了。
  “嗯,我會通知財務配合你,這件事你就去做就行了,我相信你。”楚熏熏點點頭。
  “哦,對了,惠洲那邊可能會過來幾個人,到時你這邊配合接收一下。”楚熏熏接著說道。
  “哦,好。”顧漢東雖有些猜想,但也不問,知道她會說。
  “那邊也是做帳蓬的,我想轉型做別的。那些原來的工程技術,甚至乎業務,想過來這邊的,我們還都需要,等厚街那邊的廠弄好了,這些人一起過去。”
  “嗯。那個,惠州那邊有個吳迪,也把她調過來吧?”
  顧漢東當然懂楚熏熏說的那些,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但是想著吳笛上次得罪了許庭,必竟是自己的老鄉,將她調過來,總比她留在那邊強。
  “這個事你與劉炎交涉一下就行了。”楚熏熏白了他一眼,這種小事還問。
  顧漢東笑笑。
  “她長得漂亮吧?”楚熏熏又白了他一眼。
  “哦,不..”顧漢東實是無語,這丫頭咋么亂想呢...
  “哈哈。”楚熏熏笑了起來。
  “她是我老鄉,上次得罪了許庭,是挺漂亮的,不過沒你漂亮。”顧漢東知道她在打趣自己,還是解釋一下,至于為什么要解釋,他也不清楚。
  “盡說好聽的!”楚熏熏又白了他一眼。
  “嘿,是真的!”
  顧漢東什么時候自己變得敢在楚熏熏面前調戲她,他也不知道,不過看起楚熏熏很享受他的夸贊自己美麗。
  “下了班,我們一起去外面吃飯吧?”楚熏熏提議道。
  “好,我還真餓了。”
  ....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代理招标如何赚钱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预测 赚钱而来主博九肖18码 北单比分蛮高的 捕鱼大师1元赢版现金 青海十一选五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赚钱的软件 新浪体育网球比分直播 腾讯捕鱼达人3d下载 天天捕鱼vip价格表 湖北十一选五存款 怎么在视觉中国上发图片赚钱 代理股指期货赚钱吗 全盛棋牌娱乐斗地主 广东快乐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