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諸天游戲 >第4章永恒之戰


  “...
  “帶他上來吧。”
  蒼老白發整齊向后梳理,面容卻如中年人一般的林沉文掛上了樓內專用電話。
  他察覺到了那位前臺小姐話語中的異樣,正常來說,前臺不可能那么草率的用最高線路通知自己有人要見面...這也就說明,有某些特別力量在作祟,那個人亮明了自己的身份。
  “老爺,隨意接見陌生人,這不太妥吧?萬一...”看上去比林沉文還老,實際上卻比他年輕幾十歲的老管家兼秘書上前一步,微微欠身說道,
  “萬一什么?”林沉文豪爽一笑,看著這位忠心耿耿的老仆人后裔:“這是林氏的大廈,對方能在這種壓制下蠱惑普通人,那說明實力不錯,既然對方都表明身份了,老夫正好也有時間,見見又如何?”
  “好的老爺...”老管家知道自己勸說沒有用,只能說道。
  約莫十分鐘后,柳楓跟隨前臺小姐來到了林沉文的辦公室。
  這里擺放著各種奢華至極栩栩如生的檀木雕塑,地面鋪著仿真皮毛墊,各種物品皆可說是藝術品,這是林氏成員一貫的風格,喜歡奢華品質的生活。
  他們不一定會選最貴,但一定會選更好,大多數情況下,兩者并沒有什么沖突。
  柳楓無視了那些物品,他看著眼前白發蒼蒼、面容刻板嚴肅的老人,心中略有感慨,然后說道:“林沉文?看起來你老了很多啊,不過,活著就好。”
  柳楓沒有直接告知對方自己身份的想法,如果有這個念頭的話,他的話會有些變動。
  林沉文眉頭微皺,感覺這“后生晚輩”是不是太過狂妄了一點?可是這人身上卻又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他沉聲道:“你是?”
  他身邊管家沒有任何異樣,在這位管家眼中那位男子還沒開口說話。
  柳楓也沒掩飾,身上蕩漾出一絲力量,林沉文霍然起身瞪大了眼睛:“這!老師的功法?除非得到認可,不然不可修這條道,連我們都沒...你,你是他遺留地球的親傳弟子?”
  “弟子?唔...是吧。”柳楓含笑道,并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不過心底卻暗暗感嘆一句,拆天門居然用了一年時間...
  老人查探多次,確定眼前這位確實是老師的親傳弟子后,臉上瞬間容光煥發,仿佛得見老師。
  他不再覺得對方無理,甚至還覺得很親切,因為這是老師跟他們這些弟子學生說話時的風格,實際上要是那位百年前的老師,后邊那句話肯定會變成“沒死就把這事做了”,而不會是“活著就好”那么“柔和”。
  他忙叫老管家泡上珍藏的靈茶——這令老管家驚悚!是的,驚悚!多少年沒見老爺這么興奮了,上回百來歲的親兒子舔著臉來討要“靈茶”,都給一巴掌掄飛了出去,這回居然主動請客,對方還那么年輕...
  莫不是最近些年的私生子吧?可是長得不太像啊,可別是被騙了,就算被騙,也說明姥爺他真的...老管家邊沏茶,邊聽著老爺噓寒問暖,有些大逆不道的胡思亂想著。
  在他眼里,老爺看到年輕人后莫名其妙的就興奮起來,然后才跟他說要泡茶。
  “老師他那些年還好吧?”
  “好著呢好著呢。”
  “老師他遇到了麻煩事了嗎?”
  “沒,他過得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老師他對師兄我來說猶如親父,既然你是他的親傳弟子,那你就是我自家人了,話說老師他身體怎樣?”
  “挺好的挺好的,他老人家‘飛升’之后就徹底沒聯系了,估計是遨游虛空去了。”
  “這樣啊,這我知道,一年前的事了...當時師弟我激動的給整個集團大部分人放了七天假,我還以為我這輩子再也見不到老師了,對了,那老師他,老師他有沒有說有什么想完成的事?”
  “沒...”
  “...”
  柳楓此時簡直汗顏,同時心中無比慶幸。
  慶幸自己沒有用真實身份,不然鬼知道林沉文會玩出什么花樣...
  一百年前是這樣,一百年后還是這樣——算起來你都快一百五了!怎么還這么不成熟?還以為過個一百年會有點長進,怎么還跟個甩不開的孩子似的,柳楓心底吐槽道。
  足足一個小時候,林沉文才停了下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百年多年沒見到什么跟老師相關的人,不少人又相繼...總之,就是有些激動了,主要當年老師突然隱世,很少流露出消息,我們這些師弟好不容易出息了卻沒來得及孝順他老人家——對了,師兄你這次前來是要找師弟辦什么事?”
  林沉文為人老道,自然知道這“年輕人”肯定不是來敘舊的。
  一旁,老管家眼觀鼻鼻觀心,他算是明白了,這“年輕人”也是一個老怪物,最起碼也有個七八十歲,而且還是那位一年前飛升的“柳祖”唯一親傳弟子,所以哪怕歲數不一定比老爺大,但輩分上,這年輕人還是要比自家老爺高一頭...
  所以我這不是跑過來讓你“孝敬”了嗎?柳楓想了想,沒有客氣:“幫我宣傳推廣一個我做的游戲。”
  “游戲?”林沉文錯愕道,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又再問了一遍后才道:“這個簡單...師兄你這么做是為什么?不夠錢花還是?可不要耽誤了修行之事,師兄你可是老師唯一弟子...”
  “放心,絕對不會耽誤修行...”柳楓“不經意間”說道:“當時老師也覺得這游戲挺好玩的,他當時...”
  “老師?”林沉文眼前一亮。
  ...
  入夜,林家的豪華莊園里,一道曲線優美豐滿的白皙身影從私人泳池里游上了岸。
  水滴順著凹凸有致的的體表滑落,濕漉漉的。
  它擺了擺短扁的尾巴,張開并扇動潔白的翅膀,將水漬甩干后,昂首挺胸,悠哉悠哉的走向別墅。
  每天傍晚游泳一小時,這是這只大白鵝的習慣,它是主人林依蘭最心愛的寵物。
  大白鵝在門邊草堆蹲下叫了兩聲,耐心的等待自己的主人出現。
  只是等了大半個小時也見不到人,大白鵝有些急了,嘎嘎叫了兩聲,依舊沒人,然后它走進別墅里邊嘎嘎大叫,邊四處張望。
  轉了好幾圈,它也沒看到自己的主人。
  可就在這時,大白鵝忽然注意到,一個兩米高,大門打開的白色物件它沒找過——主人在里邊?
  大白鵝擺了擺尾巴,伸長脖子,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它歪了歪腦袋,看到一個繁復異常的圖案,頓時間,大白鵝的注意力像是被磁鐵吸附住了似的。
  滴!
  游戲艙上亮起綠燈,艙門合上,生物營養液自動灌入(頂級營養液本身就可以代替一些傳感媒介,并且可以用在大部分動物上,包括鵝)。
  ...
  “貝貝!貝貝——怪了,這只蠢鵝呢?”身材高挑,面容精美冷艷的林依蘭穿著藍色卡通睡衣,拎著一瓶剛喝半瓶的紅酒到處找自己的大白鵝,但是跑完自己這棟別墅都沒有看到自己那只寵物鵝。
  她眉頭微皺:“不會給偷了吧?不對,別墅周圍有大量警衛,而且別墅內有自衛系統,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再說了,應該也不會有人到這里只為了偷一只鵝...”
  想了想,外貌冷艷的少女開口道:“阿娜,貝貝在哪?”
  一道全息投影的人工智能女孩出現在了林依蘭身邊,并展示出一副全息畫面,貝貝走進了游戲艙。
  最扯的是,游戲艙還啟動了!
  她嘴角抽了抽,來到那個游戲艙前,看著漂浮其中閉上眼睛的蠢鵝,整個人陷入沉思——
  這是林依蘭今天聽說,由太爺爺要求大力宣傳的游戲,她出于好奇,就整了一個過來。
  要知道,那位太爺爺可是很久沒做事這么鄭重其事過了,甚至還聽說,太爺爺為此還通知了其他幾位活化石...
  于是乎,林依蘭從一開始好奇究竟誰走后門能走到太爺爺那去,到現在的,怎樣的游戲連一只鵝都能玩?
  “阿娜,讓公司再給我送一個游戲艙過來,要安裝了‘永恒之戰’的。”
  ...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欢乐彩app官网 体彩重庆百变王牌结果 排列7直选杀号第一位 日本av女演员全名单 河北福彩排列7 手机麻将作弊软件免费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无限钻石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 贵州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福建十一选五彩票app 优乐南昌麻将抚州麻将 3d杀码图谜大全 麻将游戏在线玩 江西11选5技巧任6拖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