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24善惡有報


  氣溫慢慢恢復正常,村民們興高采烈的來到伏羲堂來感謝,推門見到阿初、阿海等人落寞的坐在,阿秀躲在一邊哭泣。
  大家得知毛小芳為了保護村民不惜與血魔同歸于盡,自發的組織哀悼會,黑玫瑰看到毛小芳的尸體情緒崩潰,獨自一人跑到龍脈樹下痛哭。
  黑玫瑰一會罵天不長眼,一會罵龍脈樹不保佑好友,淚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龍脈樹上。
  龍脈樹的龍珠發出一道光,穿過云層照在伏羲堂供奉的祖師畫像上。
  “天地正道,善惡有報。毛小芳,你竟然愿意犧牲自己的性命,來挽救天下蒼生,所謂一世言得有信,你也算命不該絕,那你就回去繼續你降魔伏妖的天命吧!”
  祖師爺顯靈,毛小芳死而復活,大家都以為見了鬼,大家又驚又怕。
  “我不是鬼,也不是僵尸,不知道為什么閻王爺不收我,還讓我好好活著呢!”
  毛小芳死而復活,性格也開朗了些,難得跟大家開起玩笑。村民歡聚一堂,熱烈的慶祝。
  鄧達卷走一句四惡分身,知道遲早會露餡,時間緊迫,直接把村里的人殺光,被拐來的人讓她們自己回家。
  梅姨被抓到墓地口點了天燈,靈魂禁錮在長明燈上,把皮扒下來做成人皮燈籠。
  毛小芳、雷罡、活佛小蝦米再加一把七星偃月刀,這樣的陣容就算再來一個鄧達也不夠殺的,除非能煉成九子母天鬼或許還有的一拼。
  回到墓地之后,趕緊收拾東西準備跑路,召回的鬼蝠卻帶來了一個意外的消息——毛小芳死了,雷罡成了伏羲堂的掌門。
  鄧達潛回甘田鎮的時候,正趕上大家悼念毛小芳,被他輕易的混了進去,順走了三具腦袋搬家的四惡分身尸體。
  確認毛小芳已經死了,小蝦米也不會在甘田鎮久留,只剩一個雷罡的話,只要小心一點,沒有大問題。
  鄧達放心的回到墓地,關好墓門開啟陣法,全身心的研究四惡分身。
  甘田鎮終于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毛小芳等人齊聚伏羲堂,商議接下來的安排。
  “阿初阿海,被斬的三具分身你們葬在哪里了,有沒有燒掉?”
  毛小芳沒見到分身的尸體,以為是徒弟埋起來了。
  “沒有啊,那天搬回來我就沒有見到了,可能是師弟處理的吧!”
  阿海見師父問自己,扭頭看向阿初。
  “我也沒有啊,當時我以為師父死了,正傷心呢,哪有心情處理尸體。是不是阿秀處理的?”
  阿秀也連忙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竟然都不知道尸體去哪了。
  “會不會被那頭僵尸偷走了?我當初潛伏在墓地,它對四惡分身很是傷心。”
  雷罡站出來,詳細的說了自己和鄧達的謀劃,覺得鄧達的可能性很大。
  “血魔雖然死了,可是還有一具四惡分身流落在外。這頭僵尸雖然很少害人,畢竟是個隱患。
  不如趁著大家都在,又有七星偃月刀壓陣去會一會它,也好弄清楚四惡分身的下落,以免血魔死灰復燃。”
  眾人來到山上,遠遠的就看到墓地前的人皮燈籠。
  梅姨的靈魂化作燈芯,在火焰中痛苦的掙扎哀嚎。眼中的淚,嘴里的血都是火焰組成的,好一個慘字。
  “不對,這個人不是梅姨么,她不是帶著我妹妹去相親了么,怎么會在這,我妹妹呢?”
  大三元認出梅姨的容貌,大吃一驚,跑到燈籠面前大聲的問妹妹的下落。
  “這附近只有一個人的怨念,四喜可能還沒死,你冷靜一點,等我們逼出僵尸,問問他知不知道你妹妹的下落。”
  毛小芳拉住三元,下蝦米帶著護法遠遠的圍著墓地站了一圈,開始布陣念經,防止僵尸逃跑。
  雷罡在墓地里生活過一段時間,早就摸清了墓地里的走勢,和毛小芳一起踏罡步陣,阻斷陣法的運轉。
  鄧達通過系統研究四惡分身剛剛有點頭緒,突然神燈器靈分身傳來消息,陣法被人切斷了靈氣供應,不能運轉了。
  鄧達來到墓地門口,偷偷的往外看,見到嚴陣以待的眾人和為首手持七星偃月刀的毛小芳,心都涼了。
  “王爺,出來談談吧!你一世英雄,不是甘愿當縮頭烏龜的人,你知道我們來了,躲是沒有用的。”
  雷罡站到門前,開始叫門。
  “雷罡,你陰我們!”
  小小氣的跳腳,在門口就準備破口大罵,被九娘攔住了。
  “王爺,你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我從沒見過你胡亂殺人。梅姨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居然用出如此毒辣的手段,讓她永世不得超生。”
  雷罡指著人皮燈籠,大聲的責問。
  “雷罡,本王問心無愧,用不著跟誰解釋。你們茅山不是有通幽的道術么,你怎么不問問鬼差,這個梅姨到底做過什么?”
  九娘幫鄧達翻譯完,忍不住自己又加了一句。
  “你身邊那個警察,你妹妹去哪了,你知道嗎?”
  “我妹妹在哪里,我求求你告訴我我妹妹在哪里?”
  大三元也入過神教,一身的惡念被血魔吸走,覺得一直以來虧欠妹妹很多。一聽有妹妹的消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哀求。
  鄧達趁著九娘拖時間,直接通過輔助系統用無相天鬼把血魔斷裂的分身尸體接好。
  三具無頭的尸體上長出無相天鬼的頭,尸體的頭長在無相天鬼的身體上,再兩兩融合,斷口嚴絲合縫,恢復如初。
  計劃趕不上變化,好在血魔元神已死,不用擔心反噬。鄧達直接用惡鬼煉成四象皂角旗,四惡分身縱深一躍,旗面上出現四個栩栩如生的惡鬼圖案。
  四象旗分青白紅黑四色,對應木、金、火、水四行。僵尸借土而生,四象皂角旗插在后背,五行流轉生生不息。
  鄧達借法器之助,暫時擁有了飛僵的部分能力,讓三女回到寄魂殘經上,想借土遁溜走。
  毛小芳和雷罡正準備強行破門,突然墓地后方傳來一聲巨響,煙塵四散中鄧達一身狼狽的出現在地上。
  被鄧達一撞,小蝦米布下的陣法顯露出來。天空中一口金色的大鍋倒扣下來,正中是一個碩大的卍字金印,無數的經文像水流一般罩住大地。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北京pk10预测计划 吉林11选5任选五和值 手机炒股流量 证券炒股行情 云南飞小鸡麻将老版本 上海快三和值大小计划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快船vs雄鹿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 最信誉的棋牌评测 老快3技巧 陕西11选5开奖号 宝博棋牌游戏下载 甜菜快播一本道 海王捕鱼游戏视频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