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第2章北洋艦隊


  得益于告魯斯的血脈,鄧達能通過血液獲得對方的部分記憶。
  海怪的身體凌空破開,鮮血一縷縷的自動飛到鄧達的嘴里。
  鄧達舒爽的叫了一聲,海怪的精血意外充滿了生氣,鄧達的精神恢復了不少。
  “還是西洋人會享受,我們中國的僵尸不僅松松散散,進食的時候也太粗魯了一些。”
  鄧達凝水成杯,裝模作樣的品著海怪的血,偷眼看看三女果然笑的花枝亂顫,自己也笑了起來。
  大家在海上悶了這么久,很少這么開懷的大笑過了。
  海豚們見鄧達解決了海怪,開心的圍著貨船打轉,更有海豚拋了幾條海魚上來作為答謝。
  三女也被如此有靈性的海豚哄的開心不已,跳下海里陪一起嬉戲打鬧起來。
  鄧達通過意念同領頭的海豚交流,表達出想去日本的意思,沒想到海豚們瞬間表現出很大的敵意,紛紛遠離貨船露出戒備的姿態。
  “王爺,你嚇到它們了。”
  小小飛回船上,嗔怪的瞪了鄧達一眼。
  “我只是問問路而已,什么都沒做啊!”
  鄧達舉起雙手,一臉的無辜,通過意念繼續與海通溝通,盡量表現的更加友善一些。
  以鄧達和三女的實力,想控制這些海豚輕而易舉,只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可以說九死一生的暴風雨,幾人不想破壞此時的心境,盡量用溫和的手段解決問題。
  “啾……啾啾……啾啾啾……”
  海豚上躥下跳,表示在日本那邊存在很多貪婪的人,他們隨意的殺戮其它生靈來取樂。
  弱肉強食本來就是大自然的法則,為了生存吃掉其它的生靈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日本變態的地方在于每年里有半年多的時間都在無止境的獵殺海豚和鯨魚,不是為了吃肉,也不是為了販賣,單純的為了殺戮而殺戮。
  這個傳統已經維持了幾百年,被殺死的海豚等動物的尸體被隨意的丟棄在沙灘上,海面常年被鮮血染紅。
  像海豚等有靈性的動物都會本能的避免到日本附近,于是日本派出了大量的艦隊和修士豢養的海怪不停的驅趕海洋動物到日本的近海,以供給他們殺戮取樂。
  鄧達遇到的紅色海怪,就是日本忍者豢養的忍獸,除了驅趕海洋動物之外,還會攻擊其他國家的漁船,然后做出遭遇了海難的假象。
  “正愁沒地方去,我們第一站就先去這個地方好了。”
  鄧達問清了路線,鼓動船帆,向著日本島的方向前進。
  海豚們尾隨著貨船,不時躍出水面幫鄧達糾正航線,等快要靠近日本近海才停下,紛紛躍出水面告別離去。
  “真是些可愛的家伙!”
  師師不停的揮手,短短的幾天相處,已經和海豚們建立了感情,離別在即非常不舍得。
  “在我國經常有海豚救起落水者的傳說,漁民出海捕魚是從來不會傷害它們的,出海的時候遇到海豚,可是幸運的象征!”
  鄧達聽說過類似的傳說,順嘴就說了出來。
  “王爺真是博學,什么都懂,好厲害!”
  小小雙手托腮,一臉的崇拜,惹的鄧達開懷大笑。
  隨著貨船靠近內海,迎面遇到一艘日本的漁船,船上的人打著赤膊,常年在海上漂泊皮膚曬得黝黑。
  “嘰里呱啦……”
  日本船上的水手發現了鄧達的貨船,對著船艙里大叫,很多浪人打扮的人涌上甲板,對著貨船指指點點。
  中國的船只造型和日本船只差別很大,浪人見到貨船上只要四個人發出嗜血的笑聲,紛紛拔刀跳上快船,向著貨船沖了過來。
  “王爺,我們遇到了海盜么?”
  小小看這些人輕車熟路的模樣,明顯不是普通的漁民,剛好可以戲耍一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玩可以,不過記得給我留幾個活口。”
  如果只是普通的百姓,鄧達或許還要考慮考慮,這些人一副急著投胎的模樣,鄧達也由得三女活動一下筋骨。
  “嘰里呱啦……”
  浪人們登上船,一頭扎進三女布置的幻境里,一個個被眼前的紙醉金迷看花了眼。
  有猴急的三兩下扯掉自己的衣服,抱著船上的貨物做起了某種原始的運動。
  師師露著冷笑,指間彈出一道道粉色的催情迷煙,受到刺激的浪人更加的瘋狂,下身飚射出的東西由白漸漸轉紅都毫不停歇。
  一縷縷精氣從浪人們身上飄出,被三女吸入口中,浪人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最后一個個身形佝僂骨瘦如柴的癱倒在甲板上。
  鄧達招來一道海浪,連同浪人和污穢一起沖刷下去,伸出指甲刺入領頭浪人的眉心,讀取他的記憶。
  原來這些浪人也是漁民,平時出海就是水手,遇到貨船或者其他的漁船就兼職海盜,人殺掉,船也貨通通帶走。
  在日本近海一帶,大部分漁民都是這樣的生存方式,只有年老體衰的人才會乖乖的捕魚為生,還要交出大半的收獲充當保護費。
  “還真是赤裸裸的生存法則,就讓我好好見識見識吧!”
  鄧達登上了日本人的船,把貨船拴在船尾,向著浪人記憶中叫做太地町的鎮子駛去。
  一路上遇到很多漁船,居然無一例外地想霸占鄧達的船只,于是后面拴著的漁船越來越多。
  直到靠近了海岸,有腦袋靈光點的浪人看出鄧達不是善茬,十幾艘漁船組成的艦隊來歷蹊蹺,才沒有人繼續靠近。
  隨著靠近海岸,海上中到處漂浮著尸體,以海豚為主,布滿了整個海岸線,數量足有數千頭。
  漁民們用籠子裝著幼年的海豚,不停的用刺槍攻擊讓它發出叫聲,成年海豚為了救出小海豚只能在海岸線附近徘徊。
  一群軍官圍著一位身穿貴族服飾的男子,幫他給槍只上膛,獵殺海豚取樂。
  受傷游不快的海豚被鐵鉤勾住肚皮,掛在小船后面不停的掙扎,貴族男子對著翻滾的血浪哈哈大笑,一雙大手伸進身邊歌姬的懷里,肆意的揉捏。
  師師見到這副景象氣的嬌軀顫抖,一聲尖叫露出厲鬼本相就要撲過去殺人,鄧達攔住師師,整理一下身上的朝服,威嚴的大喝一聲:
  “大清帝國北洋艦隊,海軍提督,愛新覺羅.玄魁,率手下軍官師師、九娘、小小前來踏平爾等番邦小國,還不速速出來領死!”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26选5开奖结果查 两码中特开奖现场 波克棋牌老版 上海时时彩哪里买的 pk10开奖规律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智能选号 友玩广西棋牌苹果版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 球探比分分频道 心悦辽宁麻将手机版 乌鲁木齐站街女爽记 体育彩票福建11选5 比分直播 最新欧美av女演员 新欢乐真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