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第10章三殺地藏


  晚宴上,山本一夫正式向鄧達提出結盟,鄧達也爽快的答應。
  大家歡聲笑語,其樂融融,碧加有意無意的一直在鄧達身邊打轉,被鄧達打發去伺候努爾哈吃東西了。
  努爾哈是打心眼里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明智、太聰明了。
  自己第一眼就看出玄魁大人是大人物,自己那萬種風情的一跪,感動了大人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從小到大,自己吃不飽穿不暖,所有人都想欺負自己,每天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
  自從跟了大人,自己有了好朋友羅小黑,有了那么漂亮的三位女主人,自己還偷看她們洗澡來著。
  想到這里,努爾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今天,就在今天,自己吃到了如此美味的食物,而且是敞開了吃,可以吃到飽。
  吃飽,多么陌生的詞,自己從來就不知道什么叫吃飽。
  努爾哈有野豬精的血脈,有一種快速消化的天賦,吃再多的東西都會迅速消化存儲起來。
  打架、長個子、御寒、療傷都需要能量,能量從那來?
  吃!
  努力的吃,一定要對得起大人的栽培!
  努爾哈做夢都想不到自己也有要“努力”去吃的一天。
  碧加哭了,實在是沒忍住。
  努爾哈根本不是在吃,他是在往肚子里倒,風卷殘云來形容他都嫌太秀氣了。
  碧加親眼看到努爾哈催動妖氣,沒錯,是催動自己的妖氣去消化肚子里的食物。
  從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就是餓死鬼也不帶這么吃東西的。
  廚房早就被吃空了,碧加發動家族的仆人去周邊所有的商店、飯店甚至是居民家里買吃的,只要是吃的就行,努爾哈不挑食。
  最后方圓幾公里之內都沒食物了,努爾哈面前的桌子終于空了一會。
  “餓,吃!”
  努爾哈見沒東西吃了,拉拉碧加,指指自己的大嘴。
  “沒了,你要是還餓就把我吃了吧!”
  碧加翻著白眼,今天丟人已經丟到家了,也不在乎氣質了。
  “可以么!”
  努爾哈一聽碧加也可以吃,張開大嘴就準備咬。
  “那就麻煩山本君幫我約一下柳生但馬守先生,我很想和他切磋一下。”
  鄧達站起身,努爾哈趕緊松開碧加,恭敬的跪坐好,隨時準備聽令行事。
  鄧達和山本一夫閑聊,說起當今日本的高手中有一個柳生但馬守,劍術無雙,號稱三殺地藏,殺人從不超過三招。
  鄧達一聽就不干了,自己號稱是地藏菩薩坐下無面鬼王,你號稱三殺地藏,你這不是占我便宜么?
  日本三大忍者家族,伊賀甲賀歷史悠久卻隱世不出,現在東京最大的家族就是柳生家。
  柳生但馬守是柳生家主,麾下有忍者數千,上忍就有百人。
  山本一木偷摸的建設了很多小忍村,到處抓人,逼他們吞食妖怪血肉,近十年來也不過培養出不足一百位中忍,而且實力差強人意。
  柳生但馬守身份尊貴,一般人如果膽敢約戰自然是被手下忍者直接收拾了。
  山本一夫在當地也是有名的高手,有他出面幫鄧達約戰,意義就不同了。
  山本一夫想做大山本家族,柳生家是繞不過去的坎,略施小計鄧達就自愿去做試金石,山本一夫當然求之不得。
  鄧達搖挑戰三殺地藏的消息在東京不脛而走,柳生但馬守也明確作出回應,接受挑戰,時間就在后天下午。
  三殺地藏擅長用劍,鄧達卻沒有順手的兵器,哪里肯吃這個虧,以同盟的名義一頭闖進山本家的寶庫,洗的相當干凈。
  鄧達早早的來到約定地點,身上穿著山本家的盔甲,據說是山本一夫祖上傳下來的,戰國時期的東西。
  鄧達一聽這么久了估計也不結實,順手拿了三套,順便說一句,一共只有三套,是供奉在祖宗靈位上的。
  日本刀是日本的驕傲,享譽世界,山本家寶庫中各種名刀足有上百把,鄧達刀鞘都沒給留一個。
  山本一夫強行按下涌到喉嚨的一口老血,等著兩人對決,不管誰勝誰負,對他來說都是好事。
  “老夫柳生但馬守,來著通名!”
  一位精神爍爍的老者,穿著樸素的武士服,除了腰間一把長劍,身無長物。
  “小娃娃,在本王面前你也敢自稱老夫?你爺爺的爺爺還穿開襠褲的時候,本王就已經浴血沙場了。”
  鄧達亮了亮自己身上的大清朝服,整理好盔甲,伸手指指自己。
  “本王是大清帝國鎮南王,愛新覺羅.玄魁。
  聽說你叫三殺地藏,這個花名我很喜歡,跟你打個商量,如果我贏了,這個花名歸我,如何?”
  “三殺地藏,意為殺人從不過三,你如果能殺了我,自然可以拿去。”
  日本戰前習慣說一下自己過往的戰績,打擊對手,柳生但馬守這個名字就是最好的威懾。
  “本王來之前,和山本一夫切磋了一招,他被我一拳打的咯血,這么說我應該叫一殺地藏了。”
  鄧達一指山本一夫,眾人的目光都匯集過來,果然發現他氣血不順。
  山本一夫被鄧達氣的氣血上涌,在也按壓不住,一縷暗紅的尸血順著嘴角低落。
  眾人恍然,鄧達果然沒有說謊,山本一夫確實受了傷。
  柳生但馬守氣息一窒,馬上明白過來這是鄧達的攻心之術,趕緊調理氣息。
  鄧達也不急,等柳生但馬守準備好了,慢慢悠悠的從身后掏出一根漆黑的鐵棍。
  得自黑域羅剎的鋼叉兩個尖頭都被掰下來煉器了,只剩下一根棍了。
  雙發都準備妥當,山本一夫作為見證人手一揮,示意決斗開始。
  柳生但馬守橫刀出鞘,一記普通的拔刀斬斬出一米多的刀罡。
  刀罡貼地而走,靠近鄧達后突然分化成數十道,原來看似看似簡單的一刀,其實斬了數十下。
  鄧達理都不理,合身硬闖刀罡網,掄起鐵棍一記力劈華山敲在柳生但馬守的腦門上。
  鐵棍吸收了百把名刀的精氣,恢復了部分威能,柳生但馬守想過鄧達或躲或防,從沒想過居然有人敢硬抗自己一刀。
  日本武術最重前三刀,拔刀斬基本人人修煉,國民時期多少武術大家都是輸在前三刀上。
  只要扛過了前三刀,日本武士基本就輸定了,因為后繼乏力,絕招已經用過了。
  鄧達直接無視威力最強的第一刀,以傷換傷一棍子敲碎了柳生但馬守的腦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全場寂靜無聲,緊接著嘩然大變。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美股数字货币股票行情 秒速飞艇精准选号技巧 球探比分即时比分捷报手机 捕鱼来了迎头痛击 汇金国际棋牌下载 打捉鸡麻将怎么舍牌 11选5玩法 全民网赚论坛 好运快3什么时候出来的 玩麻将游戏 广东11元选5开奖 网站是靠什么赚钱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 浙江20选5开奖 2019年四肖期期中准 股票涨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