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13章繁衍子嗣


  “堂本君,你猜如果山本一夫知道是你告訴我半妖之殤的情報,你會有什么后果?”
  鄧達帶著努爾哈回到房間,笑瞇瞇的看著堂本真悟。
  “閣下你什么意思,我對老板忠心耿耿,不是你三言兩語就能挑撥的了的。”
  堂本真悟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強作鎮定,眼神卻越來越飄忽。
  “我看過堂本君的刀法,招式凌厲,折轉隨心,可見是下了功夫的。
  不過恕我直言,堂本君體內空空蕩蕩,尸氣也忒稀薄了些。
  中國有句俗語,練拳不練功等于一場空,堂本君不是蠢人,可愿與我解惑?”
  鄧達比堂本真悟高了不止一個級別,一眼下來就看透了他的底。
  “閣下何必揭我瘡疤,我是小姐發狂時不小心咬到才變的僵尸,只是四代的血脈。
  縱使這些年來我從不敢有一天的懈怠,進展依然非常緩慢。”
  堂本真悟被說道傷心事,臉色黯然。
  “哦,不妨說來聽聽。”
  鄧達身體前傾,一副對八卦很有興趣的樣子。
  堂本真悟惹不起鄧達,嘆了口氣說道:
  “當年老板從中國回來后,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誰也不見。
  夫人擔心老板的身體,整夜守在老板門前,終于病倒了。
  當時我們并不知道老板變成僵尸的事,所以對老板的冷漠非常的失望,最終夫人因病去世。
  老板終于走出了房間,在夫人的靈位前放聲大哭,然后老板突然發狂咬了小姐。
  老板不敢再承受失去親人的痛苦,可是小姐卻不能原諒老板。
  小姐認為夫人的死都是老板造成的,如果老板能早點咬夫人一口,或許結局會不一樣吧!
  我和小姐是青梅竹馬的戀人,聽說小姐生病了便過來探望,誰知剛好遇到小姐尸毒發作,吸了我的血。”
  堂本真悟掀開衣領,漏出脖子上的傷疤,語氣雖然平淡卻透露出一股凄涼。
  “小姐當時神志不清,我差點被吸干最后一滴血,還好老板及時發現打暈了小姐,我才能保證性命。
  不過我根基先天就虧損了,即便日后再努力,我也依然只是一個廢物!”
  堂本真悟用力的握著拳頭,指甲刺破手心,滲出一絲尸血。
  “你說山本一夫是在中國變成的僵尸?”
  鄧達聽著聽著覺得不對,如果是被中國僵尸咬了,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
  山本一夫和手下的碧加、堂本真悟表現的更像吸血鬼,鄧達一直以為是日本的僵尸和中國不同。
  如果山本一夫也是從中國變的僵尸,那造成這種不同的原因是什么?
  “不錯,老板雖然沒有說過,但是確實是從中國戰場上回來之后變成的這樣,當時老板是陸軍大佐,一直在第一線作戰。”
  堂本真悟非常肯定,這些事他很久以前就已經確認過了。
  “你是說山本一夫參加過侵華戰爭?大佐、山本一夫……莫非是將臣!”
  鄧達騰的一下站起來,他終于想起來了,怪不得一直覺得山本一夫的名字有些熟悉,原來是他。
  鄧達確實很多記憶都模糊了,以至于現在才反應過來,那這么說的話,眼前的堂本真悟還是一個很關鍵的人。
  “閣下,有什么問題嗎?”
  堂本真悟見鄧達這么大的反應,有點嚇到了,自己一時情緒失控,似乎說了不該說的。
  “沒什么。堂本君,我的話你好好考慮一下,等你老板回來可就來不及了。”
  鄧達緩緩的坐下,既然知道了現在的處境,之前的一些謀劃就要改改了。
  “閣下請恕真悟冒昧,我堂本真悟愿一生侍奉閣下,只求閣下能賜下一滴源血!”
  堂本真悟忽然跪在地下,以額觸地,久久不愿起身。
  堂本真悟年輕時一直是同代中的佼佼者,不管是學業,家世,劍道都是出類拔萃的人物。
  自從轉變成僵尸,因為先天不足只能做一些打雜的事,成為了人們口中的廢物。
  碧加不過是一個小太妹,就因為被醉酒的老板咬了,居然成了山本集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堂本真悟自認辦事能力在集團中絕對是第一人,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老板從不正眼看自己一眼。
  每當碧加叫自己廢物的時候,堂本真悟的心都在流血。
  鄧達是和老板同級甚至更高的僵尸,只要鄧達肯給自己一滴源血,自己就能浴火重生,從新變成那個人人欽佩的天才。
  “堂本真悟,你可知本王是大清皇族血脈,且生前并無子嗣。
  你要本王的源血,你可知道這意為著什么嗎?”
  鄧達沉默半晌,緩緩說道。
  “意味著從此以后,堂本真悟就是閣下的直系血親,永生永世都不能背叛!”
  堂本真悟抬起頭鄭重的說完,又深深的伏下去。
  “以你的資質,到也入得了本王的眼。只是你是東瀛扶桑之人,我皇族血脈豈可授予外族?”
  鄧達內心也在天人交戰,堂本真悟關系到后面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如果能收入麾下自己就占了很大的先機。
  只是鄧達打心眼里不愿意找一個日本后裔,太膈應。
  僵尸的源血是有數的,用一滴就少一滴,鄧達融合分身,已經用了一滴。
  如果收了堂本真悟,以后有了其它后裔怎么介紹?
  “這是你們的大哥,日本鬼子堂本真悟,來大家認識一下!”
  鄧達搖搖頭,趕緊把這個想法趕出腦海。
  “閣下,嚴格來說我應該算是中國人,我父親叫王大海,是一位福建商人,與我母親經商相識,意外有了我。
  只是后來發生了戰爭斷了聯系,沒來得及給我取名字。
  我一直在日本長大,隨的母親的姓氏。”
  堂本真悟突然換了一口流利的漢語,甚至還帶著點閩南一帶的口音。
  劇情變的太快鄧達一時有點轉不過來,看著堂本真悟激動的神態不像是撒謊。
  而且只要自己用系統驗一驗血,自然知道他有沒有說謊。
  堂本真悟見鄧達抽了自己一滴血,在指尖捻動,知道接下來就是決定自己命運的時刻,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江苏e球彩中奖表图 大发pk10六码图片 四人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吉祥棋牌游戏官网? 广西麻将打烂胡牌图片 宁夏11选5手机怎么买 贵州11选5开奖结 好运彩彩票官方网址 买平码中平码怎么算钱 北京幸运28下载 3d定胆公式计算 新疆25选7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三连码肖 江西优乐抚州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