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30章亂點鴛鴦


  鄧達在日本時間久了,已經習慣了煞氣外放的樣子。
  日本不同于中國,罵人罵的越狠、越兇的人越受人尊敬。
  只有地位低下,沒有能力的人才會對誰都客客氣氣。
  何應求三人都表現出一副防備的姿態讓鄧達非常不爽,幾人不歡而散。
  阿平感覺平媽最近幾天很奇怪,雖然不咳嗽了,臉色卻非常差,而且脾氣越來越大。
  “媽,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了,我去樓下也沒有找到你。”
  阿平聽說之前找自己做衣服的小倩死了,非常害怕,總覺得這件事跟自己有關。
  “我的事你不用管,媽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平媽非常生氣,阿平性格太軟弱了。
  “媽,我聽說隔壁的小倩死了,就是前幾天找我做衣服的那個。”
  阿平見平媽生氣,趕緊跪在地上,揪住自己的耳朵。
  “那個沒教養的東西,偷東西不給錢,她該死。
  剛剛那個邪花是不是又找你了,你身上怎么會有香水味?”
  平媽問道阿平身上的味道,語氣陰森森的。
  “媽,PIPI聽說鱷魚肉湯對哮喘很有效,特意熬了想給你道歉。
  端的時候不小心灑了,我只是過去幫忙收拾了一下。”
  阿平知道平媽一直不喜歡PIPI趕緊解釋。
  “這個賤女人,她自己找死。”
  平媽話音剛落,屋里閃過一道黑影,平媽的躺椅已經空了。
  “媽,媽,你去哪,不要啊!”
  阿平意識到要出事,趕緊追出去,大門卻被人在外面反鎖了,怎么也打不開。
  第二天阿平一整天都不敢出門,怕聽到不好的消息,突然有人敲門,把他嚇了一跳。
  “是珍珍啊,你來取衣服。”
  阿平發現是珍珍,送了一口氣。
  “是啊平哥,真是麻煩你了。”
  珍珍從小就認識阿平,兩人已經很熟悉了,推門走了進來看著衣服非常滿意。
  “是珍珍來了,你怎么有空也不來找我聊天。”
  平媽打開房門,雙眼烏黑,臉色非常蒼白。
  “平媽好,你身體不舒服嗎,臉色好差。”
  珍珍禮貌的打個招呼,平媽的脾氣不好大廈的人都盡量不招惹她。
  “媽,珍珍那么忙哪有時間來找你聊天,你趕緊回屋去吧。”
  阿平怕珍珍發現問題,趕緊過來攔住平媽。
  “平哥謝謝你,我很喜歡,那我不打攪你了。”
  珍珍收起衣服,給了錢轉身出去了。
  阿平顧不得客套,拉著平媽不讓她出去追珍珍。
  “你不是喜歡珍珍嗎,干嘛不跟她說?
  珍珍這個孩子有文化又有禮貌,最重要的是沒有談過對象,我很喜歡。
  只有這樣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你。”
  平媽看著珍珍長大,對珍珍的家世非常清楚,覺得這樣的才配做自己的兒媳婦。
  “媽,是我配不上人家才對。”
  阿平也喜歡珍珍,只是從來沒有說出口。
  “我說配得上就配得上,這件事我會幫你,你不用管了。”
  平媽見阿平嘴上沒說,但是心里果然是喜歡珍珍的,很滿意。
  “媽,我去說還不行嗎。我都這么大的人了,讓你去說怪不好意思的。”
  阿平擔心平媽會對珍珍不利,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金正中自稱玄武童子,和母親一起靠幫人問米占卜維生,雖然兩人只是裝神騙鬼但是心腸還不錯。
  這一天金正中見小倩媽哭的傷心,決定免費幫她做一場法事安慰她。
  馬小玲剛好來看珍珍聽說之后警告金正中今天就是中元鬼節了,千萬不要開壇。
  金正中自己就是神棍,哪里肯聽馬小玲的話。
  當晚在嘉嘉大廈門口點香燭,燒元寶,嘴里胡亂嘟囔著準備假裝鬼上身安慰小倩媽兩句,順便刷一下聲望。
  “哇,好香啊,這里有人在燒元寶啊,兄弟們都過來。”
  金正中剛開壇,正好趕上鬼門關大開,餓鬼們感知到這里的香燭元寶全都趕了過來搶。
  “不好,這個混蛋小子我都告訴他不要開壇了,這下糟了。”
  馬小玲和況天佑一起調查小倩和PIPI死亡的案子,正懷疑是平媽做的準備過來找線索,剛到嘉嘉大廈就見群鬼狂歡,嘉嘉大廈的人還圍在旁邊觀看毫不知情。
  馬小玲拿出牛眼淚噴霧噴在眾人眼睛上,大家看到群鬼嚇的六神無主的大叫。
  “阿姨,珍珍呢?”
  馬小玲見整棟大廈的人基本都在,唯獨沒有見到珍珍有些擔心。
  “珍珍被阿平叫走了,可能去他家了。”
  嘉嘉覺得阿平人很老實,并沒有覺得有什么。
  “我應付這里,你上去救珍珍。”
  群鬼吃完了香燭元寶開始耍人取樂,馬小玲迅速分配任務,開始施法抓鬼。
  珍珍拒絕了阿平的求婚,阿平把珍珍捆起來強行拜堂,平媽正準備把祖傳的手鐲給珍珍戴上的時候,況天佑一腳踢開門,把平媽壓在門板下面。
  “珍珍,你沒事吧!”
  況天佑見珍珍被綁在椅子上,擔心她有沒有受傷。
  “況天佑,快放開我媽,別逼我,為了我媽我什么事都做的出來。”
  阿平見況天佑用踩在門板上壓著平媽,抓起桌子上的剪刀抵在珍珍的脖子上。
  “真沒用。”
  馬小玲把群鬼封印在樓下的汽車里,剛爬上樓就見到阿平抓著珍珍和平媽正往外走,況天佑在后面無奈的跟著,狠狠的瞪了況天佑一眼。
  “阿平,我們下去了一家團聚,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眾人來到樓頂,平媽已經知道自己死了,想拉著阿平和珍珍一起死,去地下辦**。
  “平媽,你胡亂殺人就是去了陰間也要下油鍋,恐怕喝不上珍珍的媳婦茶了。”
  馬小玲躲在門后,趁平媽不注意取出黑狗血噴霧噴在平媽臉上,破了神秘女子的法術。
  平媽的肉身迅速腐爛,靈魂離開肉身在大廈頂端飄來蕩去,忽然失去了肉身很不習慣。
  “媽,你怎么了媽!況天佑、馬小玲,你們害死我媽,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阿平丟下珍珍,抱著平媽的尸體從樓頂一躍而下剛好砸中了馬小玲封印群鬼的汽車。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北京麻将老版本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下载 哈灵麻将app下载 快三确定和值大小的方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旧版 极速11选5 cctv5国王vs篮网录象 基金配资条件 24码中特-精选24码 申城斗地主官方版 卷商类理财会亏本金吗 黑龙江11选5号码推荐 友博国际棋牌最新下载 吉林快3专家和值推荐 26选5一等奖一注多少钱 贵州快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