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僵尸修仙 >39酒吞童子

  日本號稱百萬天神眾,各種妖怪的傳說數不勝數,富士山作為日本的圣山,在傳說中一直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鄧達曾經游覽過富士山,也感知到過一些飄散的妖氣,后來占據三殺谷一直以富士山的主人自居,幾萬半妖匯聚在一起,也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來觸霉頭。
  這一次鄧達鉆入山腹,中心開花四面輻射,整個富士山一草一木都要據為己有的行為,徹底超出了這些妖怪的底線。
  皚皚白雪中寒風呼嘯,一個身穿白衣赤著雙腳,黑發遮面的女子走了出來。
  女子懷里抱著一個嬰兒,凡是她走過的地方地面都會結出厚厚的冰層。
  “雪姬,你帶五百暗部對付雪女,速戰速決!”
  堂本真悟站在懸崖邊遠眺,越來越多的有名有姓的妖怪出現了。
  一頭十幾米高的黑熊引發了雪崩,攜天地之威一頭闖進半妖的防線里,普通的半妖只能夠到它的大腿,黑熊不斷咆哮,每揮動一次爪子都要擊飛幾頭半妖。
  堂本真悟正準備親自出手解決黑熊,山腳傳來咔咔的盔甲撞擊聲,兩只模樣怪異的妖怪走了過來。
  仿佛兩只活了過來的青銅盾牌一樣的臉,沒有身體,手和腳直接長在盾牌上,上面刻著猙獰的獸頭,一直長著兩只長角,手里拿著一柄長斧,一直獨角,手里拿著兩柄鋼刀。
  兩只妖怪極為壯碩,粗壯的大腿上長滿好似樹根一般的肌肉,每走一步都發出金屬的撞擊聲。
  “是前鬼后鬼,蛇姬你來指揮,我去解決它們。”
  堂本真悟拔出長刀,渾身燃起熊熊的烈焰,前鬼后鬼號稱不死之身,全身都是金屬,只能寄希望于朱雀圣火能對它們有效。
  鄧達坐在火焰蓮臺上,外面的戰況感知的一清二楚。
  想完全煉化富士山起碼要一天的時間,現在剛過了兩個小時戰線已經向后推了一百多米。
  戰況不利鄧達卻沒有出手的打算,自己聚集半妖組建軍團的初衷只是看他們可憐,想給他們一個安身之地。
  現在努爾哈已經死了,師師也死了,自己養了半妖幾十年,是時候讓他們還給自己了。
  鄧達不斷傳音給蛇姬,調整著防線,俯瞰整個富士山會發現富士山雖然到處都被鮮血浸染,卻極為有規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陣法。
  “數萬的半妖獻祭加上地火的淬煉,我不信還對付不了你。”
  鄧達掌心浮現出雷峰塔,一條金龍把雷峰塔緊緊的鎖住,塔內梵唱不斷不停的沖擊著金龍。
  東方泛起魚肚白,廝殺了一夜的半妖已經死傷了一多半,想要逃走的半妖都在半路上爆體而亡,富士山山頂的白雪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
  鮮血匯集在一起涓涓留下,好似一條條山泉。
  堂本真悟的刀已經斷了,前鬼撲倒在冰川上已經死去多時,后鬼的獨角折斷,尖端插在堂本真悟的胸口。
  蛇姬拿著寒蟬寶珠給雪姬療傷,雪女最后的自爆把戰場上上千的半妖都凍成了冰雕。
  后續趕來的妖怪越來越少,山腳已經有妖怪用木棍挑著包裹,拖家帶口的搬走了。
  木棍挑著包裹,是放棄家園的意思,表示自己愿意搬走,希望能放自己一條生路。
  一只翠綠色的老蛤蟆瘸著一條腿,一拐一拐的走在山路上,不時回頭看向鮮紅的富士山。
  它從出生開始就在山里,從來沒有出過山,沒想到老了居然會被人趕離家園,蛤蟆擦擦渾濁的眼睛,留下一滴不甘心的淚水。
  “呱!”
  老蛤蟆慘叫一聲,倒在地上,鮮血混著內臟順著破開的肚皮流了一地,它終究是沒能離開生養它的地方。
  一個赤裸著上身,穿著大紅色長褲的俊美少年邪笑著甩掉太刀上的血跡,赤裸的雙足上沒有一絲污跡。
  酒吞童子,日本的三大妖怪之首,喜食美酒和年輕女人的肉,常年混跡在人類酒館之中。
  酒吞童子一路上遇到的下山的妖怪都被他砍死,徑直來到堂本真悟面前才停下。
  “我才是這里的王,你們冒犯了我的威嚴!”
  酒吞童子用太刀指向堂本真悟,隨后對雪姬和蛇姬舔舔嘴角,對他們嬌嫩的肌膚非常滿意。
  “主人是這里的神,你現在跪下投誠,可以饒你不死!”
  蛇姬身上浮現出翠綠色的鱗片,一雙豎瞳盯著酒吞童子。
  周圍的半妖開始圍了過來,鄧達從都到尾一句話都沒對他們說過,可是山頂壓抑的氣氛讓他們知道,鄧達一直在盯著戰場。
  “我決定用你的血來釀酒!”
  酒吞童子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著太刀,額頭上密密麻麻出現了十五只眼睛,頭頂長出五只短角。
  太刀上出現一股旋風,旋風包裹著太刀迅速延長,最后形成一把十五米長的風刃。
  酒吞童子舞動太刀不停的橫斬,一道道風刃仿佛鐮刀一般飛舞,像收莊稼一樣不斷的割向周圍的半妖。
  蛇姬鼓起腮幫子大口大口的吐出墨綠色的濃煙,還沒有成型就被風刃吹散,只能抱起雪姬逃走。
  堂本真悟拔出胸口的斷角握在手里,舍棄后鬼迎戰酒吞童子。
  “風之傷!”
  酒吞童子太刀虛砍,一道旋風帶著金色的閃電脫離刀刃飛了出來,旋轉著飛向堂本真悟。
  堂本真悟手里的斷角不足一尺,只能閃避,找機會近身攻擊。
  “真悟,僵尸的力量在于憤怒、嗜血和瘋狂,你太冷靜了,發揮不出你原本的力量。”
  鄧達看堂本真悟上躥下跳,被酒吞童子逼的險象環生出聲指點,畢竟是自己的第一個血裔,也表現出了能力和忠誠。
  堂本真悟在山本一夫身邊的時候一直很壓抑,養成了謹小慎微的性格,處理事情滴水不漏,戰斗的時候也不敢過于放縱。
  鄧達一直以來也在壓抑自己嗜血的一面,極力避免被僵尸的本性迷失了本心,和堂本真悟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
  堂本真悟聽到鄧達傳音頓了頓,看了一眼拿在手里的斷角,嘴角露出一絲瘋狂的笑容。
  “吼!”
  堂本一把扯爛上衣,丟掉斷角赤裸著胸膛沖了上去,一口咬住斬來的太刀,不顧被切開的嘴角,漆黑的利爪刺向酒吞童子。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三国麻将无双java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下载 2012年足球直播 快乐扑克3任选走势图 分分彩一期一计划软件 安徽快3三不同号 福彩26选5开奖号码 中石化股票代码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一定牛 自由精神 福州麻将技巧顺口溜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线 西安沐足特殊服务 如何看股票涨跌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