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第239章攻守之爭求推薦
    孫策心中一動,欲言又止。

    董聿、郭暾不是本地人,他們可以只從勝負得失來評估戰事,趨利避害,可是婁圭不能這么想,他是本地人,做不到完全理性。黃忠、文聘可能也是這么想,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如果不是被秦牧刺激一下,婁圭大概也會點到為止,不會說得這么直白。

    “漢升,仲業,說說你們的意見吧。”

    黃文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轉身向孫策拱手施禮。黃忠說道:“將軍,身為武者,當除暴安民,身為將軍,守土有責。我們既是武者,又是將軍,守護南陽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身為將領,我們又不能擅行其事。將軍若戰,我與仲業愿為先鋒,死不旋踵。若將軍欲退,我們也能理解,唯將軍之命是從。”

    孫策看著文聘。“仲業?”

    文聘再拜。“黃漢升所言,即是文聘心聲。”

    “心聲?”外面傳來一聲冷笑,趙儼推帳而入,一股寒意撲面而來。他抖落肩頭雪花,如刀鋒一般的眼神掃過黃忠、文聘。“身為將士,聞鼓而進,聞金而退,令行禁止,這才是你們的天職。孫將軍既為南陽之主,難道不知道守土之責,還要你們來提醒?戰與不戰,只在于利與不利。敵弱我強,戰之可也。敵強我弱,知其不可而為之,豈不是自取死路?一旦戰敗,你們怎么守土,向徐榮投降嗎?”

    黃忠、文聘寒著臉,一聲不吭。

    趙儼背著手,緩緩走到孫策面前,沉聲道:“將軍,近日營中將士議論紛紛,軍心浮動,屢禁不止。儼以為黃漢升、文仲業治軍不嚴,必須嚴懲,以儆效尤。”

    孫策還沒說話,黃忠、文聘離席拜倒。“請將軍執行軍法。”

    婁圭僵在那里,愣了片刻,走到文聘身邊,也跪了下來,叩頭道:“婁圭昧死,敢為將軍進言。若將軍以為可,婁圭愿身持刀戟,為將軍前驅。若將軍以為不可,婁圭愿一死以謝黃漢升、文仲業。”

    趙儼厲聲道:“你這是要威脅將軍嗎?”

    婁圭大怒,抬起頭,大聲喝道:“趙伯然,你忘了徐榮是如何肆虐潁川,烹殺李旻的嗎?”

    趙儼眼神緊縮。他走到婁圭面前,盯著婁圭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婁圭,我從來沒有忘。我之所以反對將軍進兵,正是擔心將軍為人裹脅,輕敵冒進而致大敗,屆時徐榮橫行無阻,不僅順陽、析縣諸縣受害,整個南陽都會重蹈潁川復轍。為將者,當著眼于全局,不爭一城一池之得失,你熟讀兵書,難道這點道理都不懂?”

    “你怎么知道必敗無疑?”婁圭猛地站了起來,與趙儼怒目而視。“你才從軍幾日,見過幾次戰斗?我與將軍戰斗過,我見識過將軍的驍勇,我知道將軍的優勢在哪里,我敢說,只要部署得當,將軍至少有七成機會以弱勝強,擊敗徐榮。若延誤戰機,讓徐榮在南陽站穩腳根,那才是誤了將軍的大計。”

    “原來你還知道你是敗軍之將?”

    婁圭臉色數變,額頭青筋直跳,眼神變得凌厲起來,手按上了腰柄。“你再說一遍。”

    趙儼不屑一顧,搶先拔出腰間長刀。“想決斗嗎?我奉陪。”

    孫策暴汗。這些漢人脾氣這么暴啊,武將也就罷了,怎么書生也動不動就決斗?他連忙起身將趙儼和婁圭拉開。“伯然,把刀收起來,先聽聽他的意見再說不遲。婁子伯,你說說看,為什么我們可能延誤戰機。”

    “喏!”婁圭狠狠瞪了趙儼一眼,拱手道:“將軍,徐榮突入南陽,利在速戰,不利持久。他有明顯的兵力優勢,為什么不迅速前進?除了糧草不足,西涼兵善野戰不擅攻城之外還有別的原因。將軍初有南陽,人心未附,如果坐視徐榮行兇卻不能有所作為,則南陽人必以為將軍力弱膽怯,為利害計,只能屈服于徐榮以求茍安。徐榮進一城,則一城為將軍之敵,逮至宛城之下,圍而不攻,派兵掠取旁縣,則將軍舉目皆敵,所有者唯余宛城。將軍仁慈,不肯多殺無辜,徐榮卻不會這么做,如果他將城中將士的家屬押到城下,將軍還守得住宛城嗎?”

    孫策眉頭緊皺,覺得婁圭所說有理。他剛剛占有南***基未固,那些世家豪強對他也沒什么好印象,談不上什么擁護。再遇到殺人不眨眼的徐榮,兩害相權取其輕,他們大概率地也只有先低頭認慫,看兩虎相爭,以后再想辦法。

    趙儼也收起了怒容。“話雖如此,那也得以戰勝為目的,不能輕敵冒進。”

    婁圭不理他,接著說道:“將軍,西涼兵善戰,但軍紀渙散。古之名將用兵,令行禁止,這才能攻必克,戰必勝。徐榮固然善用兵,但他縱容西涼兵行劫潁川,可見其未必能做到令行禁止。這樣的軍隊占上風時人人爭先,一旦形勢不利,立刻作鳥獸散,之前將軍擊敗段煨即是明證。”

    孫策覺得有理,點了點頭。

    婁圭大受鼓勵,聲音也跟著洪亮起來。“我軍雖然只有一萬五千人,又缺騎兵,卻訓練有素,器械精良,將士們守土有責,人人爭先。如果能選擇合適的地形,盡可能的遏制騎兵的優勢,縱使不能大勝,也不至于大敗。西涼兵素以精銳著稱天下,將軍以弱擊強,只要不敗,便能扭轉世人印象,諸縣也能有勇氣堅守,不讓徐榮輕易得手。人心順逆,此消彼漲,屆時諸縣唯將軍之令是從,將軍越戰越強,徐榮越戰越弱,攻守皆操之于將軍之手,勝負不言自明。”

    婁圭停下來,喘了一口氣,有意無意地瞥了趙儼一眼。“將軍,我言已盡,取舍進退,唯在將軍定奪。”

    趙儼歪了歪嘴。“沒想到你統兵作戰一塌糊涂,出謀劃策倒是有些頭腦,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一心想統兵,看來你只有知人之智,卻無自知之明。”

    婁圭臉一僵,氣得直翻白眼。

    趙儼轉身看著孫策,拱拱手。“將軍,我以為婁子伯所言可取,只是要謀劃周全,不可浪戰。”

    孫策笑了,招招手。“士元,準備一些酒肉,我們一起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和徐榮較量一番。婁子伯,即日起,你來我這兒參贊軍事吧。”

    婁圭喜出望外,連忙躬身領命。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黑龙江6+1 可以赚钱的答题软件哪个好 河北11选5任选码走势图 456棋牌下载链接 永利娱乐棋牌 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捕鱼达人4支付内购破解 聚富彩票安卓 亚马逊海外购 赚钱吗 4肖八码大公开 电竞比分网 湖北体彩11选5开奖查 虚拟配资赚钱拿不出 查双色球投注技巧 女生说赚钱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