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第422章高柔
    路粹剛過汳水,就聽說蔣干在陳留,不免意外。他稍一打聽,就知道了蔣干的住處,得知蔣干在此已經呆了不少天。他也住了下來。本想與蔣干住隔壁,驛長卻告訴他,蔣干帶的隨從不少,獨住一院,太守府關照過了,沒有太守府的允許,任何人不能打擾他。

    路粹羨慕不已,只得先找房間安頓下來,又派人在院子里等著。等到半夜,蔣干才回來。送他回來的人是太守府的掾吏,看起來很客氣。路粹聞訊趕出來時,正好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連忙從小門趕了過去,在墻角攔住了那人。

    “文惠,你怎么在這里?”

    高柔正趕路,被突然沖出來的路粹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按住了腰間的刀柄,一旁的衛恂搶上一步,護在了他身前,長刀出鞘,架在了路粹脖子上。路粹嚇得寒毛直豎,連忙說道:“文惠,是我啊。”

    高柔定睛一看,見是路粹,不禁啞然失笑,推開衛以卵擊石。“路文蔚,你怎么在這里,不是隨曹校尉鎮守襄邑的嗎?”

    路粹得意一笑。“我剛剛入了袁使君幕府。”

    高柔臉上的笑容瞬間一滯,隨即又恢復了正常。他看看四周,示意衛恂留神四周,將路粹拉到一旁,先拱手向路粹祝賀一番,然后才問起路粹的來意。路粹心中得意,正有心向往日好友羨慕一番,不等高柔細問,便將來龍去脈全告訴了高柔。

    高柔聽完,再次向路粹祝賀。“你是來找蔣子翼的?”

    “是啊,我與他見過面,還準備在袁使君面前推薦他呢。”

    “這么說,你還沒有推薦他?”

    路粹有點不好意思。“時間太緊,袁使君公務也多,還沒來得及說。”

    “那你是去潁川見孫討逆?”

    “正是。文惠,我向你打聽一件事,張府君向孫討逆買了多少刀,什么價?”

    高柔搖搖頭,輕聲笑道:“文蔚,我只是一個小吏,迎來送往,怎么可能知道這些事。你既與蔣子翼熟悉,何不去問他?你們關系那么好,他一定不會瞞你。你與孫討逆見過面,他不記恨你沒有應他的邀請嗎?我聽人說,他可派人專程來請過你,你卻不肯去。”

    路粹傲然一笑。“亂世不僅是君擇臣,臣亦擇君。孫討逆雖然善戰,卻只能牧守一方,難成大業。我豈能托身于他。不過孫討逆雖然年輕,倒有些氣量,對我不僅沒有怨言,反而很客氣。他還送了我一些新紙,可惜未曾帶在身邊,要不然一定分送些給你。”

    高柔贊嘆不已。“文蔚才華橫溢,真是讓人羨慕,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令人望塵莫及啊。”

    路粹笑出聲來,拍拍高柔的手臂。“當初就勸你不要學什么律法,你偏不聽,現在如何?文惠,亡羊補牢猶未晚,現在還來得及。天色不早了,我還有事,就不和你說了。下次回來,我們再聚。”

    “好,好。”高柔拱著手,恭送路粹離開。路粹揮揮手,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地走了,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衛恂唾了一口,雖然什么也沒說,不屑之意卻很明顯。高柔臉上謙恭的笑意漸漸散去,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向前走去。

    衛恂跟了上去。“文惠,你別聽他的。你從兄是袁盟主的外甥,你如果肯去,袁使君還能薄待你么,不比這朝秦暮楚的強?”

    高柔走了一會兒,輕聲說道:“衛兄,你有所不知,袁盟主是黨人領袖,黨人對文法吏一向沒什么好感。我去河北只是避禍,不是求富貴。陳留是四戰之地,各方勢力聚集在此,大戰一觸即發,不可久留啊。”

    衛恂同情地看看高柔,也嘆了一口氣。“若不是姓高,你去投孫討逆才是最好。我聽人說陽翟郭家的那個郭嘉現在就是他的親信,關中那個杜家子弟與他一見面就成了荊州刺史,榮遇過于他人。”

    “這是各人的命啊,不可強求。”高柔走了一會,又說道:“衛兄,你可以去。張府君雖然急公好義,但是名士習氣太重,很難注意到你。孫討逆不得名士歡心,反倒喜歡從行伍中提拔人才。你若是去投他,一定能有發揮的機會。”

    衛恂看看四周,輕笑道:“不瞞文惠,我正有此意。”

    ——

    路粹回到驛舍,來到蔣干的院子求見。看到路粹,蔣干又驚又喜,連忙將路粹迎到堂上,熱情招待。路粹也不客氣,直接問起了孫策和張邈的交易。

    蔣干眼珠一轉。“袁使君也想買?”

    “大戰在即,當然需要一些好的兵刃。”

    蔣干為難的咂咂嘴,卻不說話。路粹一看,心里便有些打鼓。他當然清楚這件任務并不好做。袁譚沒有明說,但他到陳留而不進城,明顯是和張邈有了隔閡。得知張邈和孫策交易,他也要和孫策交易,而且多多益善,自然是要與張邈爭奪孫策的支持。蔣干為難,他的任務就有可能無法完成。

    “子翼,有什么為難的地方嗎?”

    “文蔚,你錯過機會啦。”蔣干很惋惜地說道:“如果上次你開口,一點問題也沒有。現在嘛,別說一千口,兩千口,一口也沒有了。”

    路粹并不著急,他早料到了蔣干會坐地起價。他端起一杯水,淺淺地呷了一口,又慢慢地咽下,臉上浮出成竹在胸的笑容。“子翼,我想問你一句,是張孟卓強,還是袁使君強?”

    “這還用說,當然是袁使君更強。”

    “既然如此,你為什么寧愿與張孟卓交易,卻不肯與袁使君交易?”

    蔣干攤攤手,一臉苦笑。“非不愿,實不能也。文蔚,我不瞞你說,孫討逆現在缺糧,如果有刀可賣,他沒有不賣的道理。可是現在真沒有,一口也沒有。我跟你透個底吧,那一千口刀是南陽武庫的備用武器。這些刀一賣,一旦發生戰事,我們連補充的都沒有。”

    路粹仔細打量著蔣干,心中不安起來。蔣干看起來不像說謊,孫策可能真的沒有多余的刀可賣了。這可怎么辦,我在袁使君面前可是拍著胸脯打了包票的,總不能空著手回去吧。

    “子翼,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如果你要別的,我歡迎之至。刀,一口也沒有。”蔣干斬釘截鐵,一點討價還價的空間也沒有。

    路粹很撓頭,不得不說道:“那……你們還有什么可賣?”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美甲和美发哪个更赚钱 搜狐看新闻怎么赚钱app下载软件 天天电玩捕鱼下载免费版 刮刮乐在线购买 幸运飞艇是什么彩票 国彩项目合买 官方正规彩票网站 安徽快3遗漏 卡盟对接后如何赚钱 2019零投资最靠谱赚钱的方法 办中国移动厅怎么营业赚钱 摩尔快乐飞艇 古剑奇谭后期赚钱 梦幻西游打图和挖宝哪个更赚钱 五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麻将老虎机破解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