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第606章履霜堅冰至
    天子一個王佐的評價,讓伏完識相地閉上了嘴巴,荀彧得以暢所欲言。

    他為天子提了一個詳細的規劃。

    首先,追尊天子生母王美人為皇后,配孝靈皇帝文昭陵,召王美人的父兄入京,以昭告天下,當今天子乃是先帝血脈,解決名份上的問題。名不正則言不順,不解決這個問題,天下人就算想忠于朝廷也不知道真假,莫衰一是,難免產生混亂。

    其次,頒布詔書,赦免牛輔、董越等人,任命牛輔為并州刺史,安撫其心,為我所用。再封韓遂、馬騰為侯,征其子弟為郎,加以籠絡控制。從兩部西涼軍中征調一部分精銳加入禁軍,由車騎將軍皇甫嵩統一指揮。皇甫嵩也是涼州人,戰功卓著,威名赫赫,西涼軍不敢造次。牛輔等人和韓遂、馬騰互相牽制,再加上并州軍從中制衡,只要操作得當,不要故意刺激他們,應該能緩解局勢。

    最后,消除文武偏見,大力提攜年輕才俊,尤其是要提高武人的地位,其中最顯著地就是曹操、呂布、張遼等人,將他們安排到合適的崗位,加強訓練,提高禁軍的戰斗力,保證長安的安全。同時征辟、提拔忠于朝廷的才俊,分布關中郡縣,在長安周邊進行屯田,盡快解決糧食供給的問題。

    在穩定長安形勢的同時,對山東州郡展開連橫合縱:首先派使者出使關東,宣示詔書。但不能像上次一樣把重點放在袁紹身上。袁紹當然是重點,但不能是唯一的重點。這次的重點是仍然對朝廷保持尊崇的州郡,比如幽州刺史劉虞、徐州刺史陶謙、豫州牧孫堅、揚州刺史陳溫。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對朝廷忠心耿耿,絕無二心,但他們至少還沒有明的反對朝廷,有的還堅持進貢,不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朝廷的財政危機,而且可以利用他們牽制袁紹,讓他不敢輕舉妄動,至少不能威脅關中。

    眼下最危險的就是袁紹,只要他不敢明言造反,朝廷就保留著一絲尊嚴,就還有機會。

    劉虞、陶謙等人都好說,孫家父子不太好處理。孫堅是豫州刺史,但孫策還占著南陽,最近有消息傳來,他正計劃南下奪取江夏、南郡,有意并取豫荊二州。這肯定是不行的,如果不阻止他,不僅會讓其他人看到朝廷的虛弱,還會讓孫家父子實力膨脹,就連袁紹都要略遜一籌,山東的平衡會被打破。

    這個問題很棘手,讓孫策讓出豫州或者荊州,孫策肯定不會答應,但朝廷又必須讓他們放棄一州,否則無法服眾。荀彧提出了一個建議,改任孫策為會稽太守,由袁術之子袁耀出任荊州刺史。孫策名義上是繼承袁術遺命,他不會明著反對袁耀接管荊州。如果這個計劃能夠實現,再由朝廷派一個合適的人選輔佐袁耀,先從名義上將荊州從孫家父子手中分離出去。如果這個計劃不能實現,那就動用武力,由皇甫嵩率領由并涼精銳組成的大軍出武關,迫使孫策放棄。

    這個計劃是荀彧整個方案中的重點,如果能降伏孫策,山東就沒有獨大的勢力,朝廷就能從中斡旋,集結幽州、青州、徐州、豫州的人力物力圍攻袁紹。如果不能降伏孫策,那就趁他羽翼未豐的時候鏟除他。為了能讓這個目標能夠順利實現,就必須先安撫涼州人,使朝廷有可用之兵。如果不先解決涼州人的危險,草率出兵,最后的結果必然和上次一樣半途而廢。

    這個計劃和王允當初的兩路夾擊南陽相似,但荀彧的計劃更扎實,步步為營,沒有奢望畢全功于一役。

    荀彧的計劃很合天子的心意,雖然算不上什么萬全之策,至少有成功的希望。

    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司徒王允如果不同意,怎么辦?

    荀彧最后提出一個建議:進王允為太傅,尊其爵位,讓他養老。由楊彪任司徒。楊彪是袁術的姻親,他出面操辦此事,更方便與孫策協商,相信孫策不會一口拒絕。楊彪雖然只比王允小五歲,但他不像王允那么偏激,做事更有手段。弘農楊家也是唯一能與袁氏相抗衡的世家,他主政比王允更合適。

    天子和伏完反復討論,覺得可行,最后同意了。

    ——

    王允抱著被子,斜倚在床上,耷拉著眼皮,一動不動,如泥胎木偶,只有花白的眉毛不時的抖動一下。

    長子王蓋、次子王景、三子王定和從子王晨、王凌五人跪在病榻前,已經跪了近半個時辰。

    王蓋在宮里為侍中,荀彧找到他,向他曉明利害,讓他回家說服王允,接受朝廷的安排,免得鬧得大家不愉快。王蓋一個人沒底氣,拉著兩個弟弟和從弟王晨、王凌一起來勸,但王允就是不肯松口,他們也是逼得沒辦法,只好長跪不起。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都很清楚這不是和王允商量,而是決定,不管王允同意不同意,天子都將要放棄王允,他有了一個更年輕的王佐之才——荀彧。雖然不知道荀彧究竟為天子出了什么主意,天子對荀彧的信任卻是有目共睹。

    更何況他們也清楚王允因為固執犯了多少錯誤。短短幾個月,他就從力挽狂瀾的功臣變成了面目可憎的獨夫,別說呂布、曹操對他敬而遠之,就連士孫瑞、宣璠等人都和他鬧得不愉快,被罷免是遲早的事,只是缺一個人站出來發言,缺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

    畢竟鏟除董卓,王允是首功,誰也不想落下罵名。現在荀彧建議升王允為太傅,王景等人都可以因此入仕,已經是最好的結局。王允不答應,要死撐到底,不僅是拿自己的名聲和生命做賭注,更是拿子侄的仕途做賭注,他們豈能沒有怨言。跪了這么久,他們已經有些不耐煩,不時的挪一下身子。

    外面傳來一聲輕咳,久不登門的士孫瑞緩緩走進來,見王蓋五人跪了一圈,他嘆了一口氣,擺擺手,示意王蓋五人退下。王蓋五人如逢大赦,連連向士孫瑞拱手,魚貫退了出去。

    王允眉毛微顫,猛然睜開雙眼,眼神凌厲。他哼了一聲:“君榮久不登門,也來做說客?”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为什股市赚钱这么难 自动看文章赚钱 IS语音真的能赚钱吗 什么叫上证指数 工作室多张手机卡如何赚钱 pk10免费计划软件 买竞彩赚钱 981棋牌游戏官网 真人街机金蟾捕鱼 天天棋牌飞禽走兽技巧 做蚂蚁金融能赚钱吗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最新安卓手机赚钱app排行榜 神话彩票首页 怎么靠广告联盟赚钱 马耳他幸运飞艇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