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國小霸王 >第711章遺命
    石城。

    陳溫倒在病榻上,臉色臘黃,氣息急促,帶著極重的喉音,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讓人擔心他這一口氣下去就上不來。

    陳登守在病榻旁,靠著病榻打盹,已經疲憊得顧不上形象。僅僅是幾天時間,他就被累垮了,比守舒城兩個月還要累。

    過江之后,他與樊能分兵,帶著一千人趕到阜陵,陳溫正與吳景交戰。雙方兵力差不多,陳溫有地利,但吳景麾下將士精銳,尤其是他的親衛營戰力極強,打得陳溫只有防守之功,沒有還手之力。陳登趕到后,本想包抄吳景后路,卻被吳景發現,反向沖殺。丹陽兵抵抗了一會兒,見對方兇猛,立刻就動搖了,他想喝令都喝止不住。不僅如此,這些潰兵還沖亂了陳溫的陣地,被吳景抓住了機會,一舉突破了陳溫的防線。

    形勢緊急,手中無兵可用,他能做的就是護著陳溫離開阜陵。他知道孫策有戰船,肯定會封鎖江面,所以他沿著長江向下走了五十六里,遇到被戰事阻滯的商船,這才征發商船,將他們送到了江南。上了岸之后,他又繞了一個大圈,取道湖熟、秣陵。有陳溫這個揚州刺史在,他們很容易得到了補給,又征發了一些新兵,總算恢復了一些元氣。

    有錢有兵,他這才追究阜陵戰事的責任,整頓軍紀,一口氣殺了一百余人,又獎賞了三百多有功將士。得知江岸有騎兵巡邏,他安排一千余人伏擊馬超,斬殺十七人,繳獲了十三匹戰馬,暫時肅清了石城以東。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擊破李術的阻擊,救出周昕。被伏擊馬超得手的勝利鼓舞,陳溫想一鼓作氣的發起攻擊,卻被他否決了。李術所領是孫策的親衛營,訓練有素,他們所領的這些郡兵遠遠不及,倉促攻擊,只會受挫,好容易積攢起來的士氣又會喪失殆盡。

    但陳溫很著急。他本來就有哮喘的舊疾,一到冬天就喘得厲害,這幾天連續征戰,身體疲憊,病情更加嚴重,已經到了危及性命的地步。陳登覺得很慚愧,守在病榻邊,親自服侍,有如子弟一般。折騰了一夜,好容易穩定了些,他也抓緊時間打個盹,同時等待孫策與祖郎交戰的消息。

    他昨天晚上才到石城,只知道祖郎來援,正在與孫策交戰,究竟戰況如何,他并不清楚,甚至連祖郎有多少兵力都不知道。石城外有孫策安排的人,石城里的守軍根本不敢出城,也不愿意出城,就想著看孫策和祖郎兩敗俱傷。

    聽到這個消息時,陳登也只能暗自嘆息。祖郎是周昕請來的援兵,情況如此危急,這些人居然還看不起祖郎,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事急從權,這時候不應該通力合作,先擊敗孫策再說嗎?

    門外傳來輕輕的腳步聲,部曲李巖走了過來。陳登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怎么樣,打聽到消息了?”

    李巖看看病榻上的陳溫。陳溫會意,扶著榻邊起身,準備和李巖出去說。手一動,卻被陳溫按住了。陳溫的手又濕又冷,讓陳登想起蛇皮,莫名的一陣不舒服。

    “怎……怎么樣了?”陳溫吃力地睜開眼睛,慢慢轉過頭。

    陳登無奈,只得示意李巖就在這兒說。李巖咽了口唾沫,再一次看了陳登一眼,見陳登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這才說道:“祖郎被孫策擊敗了,而且是大敗,城外到處都是潰兵,孫策去追祖郎了。”

    陳溫眼珠轉了轉。“元龍,我們……”

    陳登看看他。“使君是想招募祖郎潰敗的部下嗎?”

    陳溫用力的喘著氣,挺起身子,連連點頭。

    陳登搖搖頭。“暫時不行,這些人剛被孫策擊潰,士氣低落,就算招攬來也無法戰斗。況且祖郎生死未卜,萬一他被孫策擒住了,屆時登高一呼,這些人說不定還要回去投靠祖郎,我們白忙一場,空耗大量糧食。不如等等,如果確定祖郎戰死了,或者跑了,我們再收攏一些潰兵不遲。”

    陳溫想了想,覺得有理,又慢慢躺了回去。他想了想,手在被子里慢慢摸索了一會,費力的抽出一個革囊,他想舉起來,卻沒有力氣,只能用眼神看著陳登。陳登一看就知道這是陳溫的揚州刺史印綬,立刻明白了陳溫的意思,心情一陣激動,嘴上卻不說。

    陳溫喘了半天,終于透過一口氣。

    “元龍……”

    “使君,登在。”

    “天下……大亂,朝廷偏安關中,盟主遠在河北,皆無力顧及揚州,孫策狡黠,只有你能與他匹敵,我……老而體衰,命不久矣,當以揚州相托。”

    陳溫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拉住陳登,將革囊放在他手中,又慢慢將陳登的手指覆上。

    “努力!”

    陳登拜倒在床前。“使君錯愛,登感激不盡,只是能淺才薄,素無名望,怕是難以服眾。”

    陳溫喘了一會兒,又從懷里掏出一件東西,放在陳登手中。這是陳溫本人的私印。“去豫章,找許子將,他會幫你。”過了一會兒,他又說道:“如果可能,救出周昕,周氏乃會稽大族,姻親眾多,又與孫家有仇,他們也會幫你的。”

    陳登連連點頭。“多謝使君,登不才,一定竭盡全力,與孫策周旋。”

    陳溫長長地吁出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一陣陣冷汗從額頭沁出。陳登扶著他躺好,又讓醫匠來。醫匠搭了一會兒脈,起身道:“使君心力已竭,怕是撐不了幾天了。”

    陳登不禁垂淚。

    門外又傳來一陣腳步聲,陳登轉身示意來人輕一些,不要驚擾了陳溫。李巖迎了過去,耳語了幾句,回來的時候臉色更加難看,附在陳登耳邊,輕聲說道:“祖郎投降了孫策。”

    陳登握緊了手中的革囊和印信,臉色越發蒼白。過了好久,他才吁了一口氣。“傳令全軍將士,登城據守。李巖,你想辦法去一趟牛渚磯,與周府君見面,把這個消息告訴他,請他做好準備,隨時突圍。”
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hi分分彩计划 彩票中奖规则大乐透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漫画家能赚钱吗 中国体彩中心 富平县农村干什么赚钱 pk10免费计划app 什么是3d组三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4 赚钱棋牌游戏可提现金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7号 永恒娱乐苹果 手机棋牌游戏大厅 极速飞艇平台出租 刮刮乐图片大全